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八十六章 狗狗打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六章 狗狗打架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那邊霍雲霆三言兩語、含含糊糊的給侯俊彥解釋了下這邊的事。這邊白玉帶著白子安一路溜溜噠噠的往火車站坐火車,來的時候就買了回程票了,下午兩點的火車票。

「二哥,那你就不去青山鎮了么?」侯俊彥推著霍雲霆在醫院散步,極力的忍著要笑話他的衝動,真是太好笑了,嗎?這世上竟然也有二哥做不成的事,竟然也有二哥喜歡而不得的女孩,真是太有意思了。

他憋住笑,在霍雲霆身後忍的直抽抽,霍雲霆咬咬牙,回頭,眼睛跟刀子似的直刮侯俊彥的臉,「很好笑嗎?」

吃過很多次虧的侯俊彥,忙忙的背過身,深呼吸好幾次,才面無表情轉過身說,「二哥,你們當兵做任務的時候,肯定不能因為有困難就放棄埃這白玉不帶你去青山鎮,我陪你去啊?」只是眼睛里閃動的笑意是怎麼也忍不住的。

「你等著。」霍雲霆甩下這句話,就繼續目視前方,看半天輪椅不動,呵斥,「還不推?去火車站買票。」兩個人打了個車,順利的趕到了火車站。

只是白玉和白子安卻沒有那麼順利,白玉想著還有時間,打算帶著白子安去找個大書店,買點書。買書之後去火車站的路上,碰到了一點意外。

因為到了吃飯的時候,白玉帶著白子安和兩隻狗找吃飯的地方,在包子鋪買了幾個包子給胖胖和嘟嘟當做午飯。所以他們繼續找飯館的時候,兩狗是各叼了一個肉包子在嘴裡的,這年頭給狗吃新鮮肉包的人家還真是很少的,所以白玉低頭給白子安說話的功夫,一隻齊白玉腰間的大狼狗猛的一下子把胖胖撲倒在地,張開口就要咬胖胖的脖子。嘟嘟哪裡能容,甩掉嘴裡的包子,就一下子跳到這狼狗的背上,一口下去。麻蛋,我兄弟是你能動口的嗎?

白子安一開始有些蒙了,醒過神來以後,一直在外圈撿石頭見縫插針的砸狼狗,想給戰鬥的寵物們幫忙。只是兩隻狗畢竟年幼,很快就不是狼狗的對手,哪怕有白子安的小幫助也不行。周圍的人都發出一陣一陣的尖叫聲,這狗實在是太嚇人了。

為了看看胖胖和嘟嘟實力的白玉一開始並沒有出手,見它們真的要受傷了,才緩步上前,伸出一隻纖纖玉手。一個老人健步上前,扯住白玉背包的帶子,「小姑娘,這狗咬人可不是玩的,你可別上去。」

「是啊,是啊,這兩隻白狗就算是你養的,但是什麼也沒有人重要埃」

……

巴拉巴拉,路人一陣猛勸。

白玉輕輕淺笑,「不用了。」那個老人也不知,她怎麼動作的,只是輕輕一動,手上握緊的書包帶子就從自己手上脫手了。她好似在自己花園子里散步一樣,漫步就走到了三隻狗的站圈,也不知她怎麼的,每一步都很平常,但是每一步恰恰都可以避開戰鬥的狗。所以很順利的,她又一次伸手,好似完全不費力一般,輕輕彎一下腰,就按住了狼狗的脖子。另一隻手再往那狼狗背上一按,這高大威猛的狼狗就一下子給撲倒在地了。

逃過一劫的胖胖嘟嘟立刻回到白子安身邊,嗚嗚的求安慰。白子安趕緊抱住兩隻狗頭,心疼的不得了。這時候白玉就鬆手了,這狗一下子躥起來,張開嘴就要咬白玉。她的胳膊對它來說真是近在咫尺,只是鋒利的鋼牙要碰到她的時候,不知道為何感受到一陣從腳底升起的寒意。它縮回脖子,合上嘴,就看到眼前這個人類冰凌凌的眸子,一種想要臣服之意壓的它恨不得下跪匍匐在她腳下。

要知道在這幾年的狗生涯里是完全不可能會出現這樣的事的,它除了主人,什麼也不害怕。

只是它最後還是沒有堅持過來,渾身顫抖的趴在了白玉的腳邊。

這時候白玉才回頭,慢慢的走到人群中一個二十歲左右,留著長發,穿著皮毛大衣的女孩子面前,「你是它的主人?」

一開始在旁邊雙手環胸看戲看的津津有味的唐穎,後來看到那個女孩子就這樣輕輕的兩下就解決了自家的大狼,就蒙了,這怎麼可能?要知道大狼可威風了,在家裡附近幾個小區那是打遍所有的狗,從來沒有吃過虧的。怎麼就被這個看起來嬌滴滴的女孩子給制服了。

她一直沉浸在驚訝之中,被白玉問到臉上,她才醒過來。周圍人的指指點點,讓她漲紅了臉,不過很快她又收拾好心情變得理直氣壯起來,「狗跟狗打架不是很正常的嗎?我們家大狼又沒有咬到人。」

自從家裡養了狗之後,白玉就收斂了自己對動物的威壓,所以今天那隻大狼狗才能順利的撲倒胖胖。剛剛嚇唬那隻狼狗的時候,她也不是釋放的威壓,要不然現在胖胖嘟嘟也得跪趴在地,只是用精神力稍微壓迫了一下它。

「看來是你養的了。」白玉淡淡的說,「我是想告訴你,你這隻狗的命我要了。」

「憑什麼?你以為你是誰啊?誰家的狗不到外面去打架啊,難不成打贏了的都要丟命不成?」唐穎簡直要氣瘋了,就我家狗咬傷了你家狗,你就要我家狗的命,你以為你是天皇老子啊,簡直不能忍。

白玉皺眉退後了一步,這女孩激動起來,手不停的往前伸,而她並不想讓這個陌生的女孩碰到自己。白子安帶著胖胖嘟嘟站在一旁,大眼睛發亮的看著白玉,我家姐姐就是這麼威武霸氣,不解釋。

「你解開繩子,故意讓它衝過來的。所以我才說要它的命,不是因為它贏了,而是它有你這樣的主人。」白玉說完,意有所指的看了看女孩子手上的狗繩。她不能原諒有人故意要害她和她身邊的人,狗也不行。既然存了這樣的心思,並且付出了行動,白玉就必定要好好的讓她銘記在心,有些人並不是能隨便招惹的。

圍觀的吃瓜群眾,也直直的盯著她的手。唐穎第一反應就是把手背到身後,殊不知,這樣的行為反而顯示她心虛,也就是白玉說的是對的。大家都開始七嘴八舌起來,「哦喲,難不成是真的?真是這大姑娘故意把繩子解開,讓這狗衝到小姑娘這邊的?」

「看她那樣子,七八成吧?哎呀,這麼漂亮的女孩心怎麼這麼壞?」

……

唐穎漲紅著臉,大罵,「關你們這些人什麼事?要你們多嘴?這繩子就是本姑娘解開的怎麼了?不能嗎?我家狗不喜歡經常被繩子拉著,我解開給它透透氣不行嗎?你們管得著嗎?」

「你年紀小小的心怎麼這麼狠,我們家大狼,我們養了好些年了,感情不知道多好。不就是咬了幾口你的蠢狗嗎?要不要這樣不依不饒的,一開口就是我家狗的命。」

「看來,你聽不懂話。」白玉懶得跟她廢話,指尖的銀針銀光一閃就射入了一直趴著發抖的大狼狗的頭顱里,它那雙烏溜溜的大眼睛慢慢的闔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