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八十八章 到唐家做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八章 到唐家做客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嗯?」等不到回到,發現唐穎只會發愣,白玉沉聲警告。

她這才回過神,縮了縮肩膀,吞吞吐吐的說,「,我,我家想,想請你回去做客。」

「這就是你們請客的方式?」白玉眼尾輕揚,粉紅的唇瓣輕啟,還是那麼好看,只是唐穎卻覺得這樣的美麗好似化作了白玉i利劍刺入了自己的腦海,眼睛還是覺得這個姑娘一舉一動都自帶光芒、吸人眼球,但是這美麗在這一刻全是侵略性。

也不等唐穎梳理清楚,白玉卻也對她的回答不感興趣,拉著白子安走出了人群,胖胖和嘟嘟自然歡快的跟了上去,只留下一句,「不許再跟著我。」和漸漸走遠的背影。

唐穎:要我跟,我也不敢埃怕被揍的人,不解釋。

唐穎連父兄眼中這樣的小事都沒有做好,擔心回去之後會挨罵。只是她心裡也很害怕白玉的手段,要知道她從小到大連只雞都沒殺過,而白玉就一甩手就殺了一條大狼狗,這在唐穎的心裡就跟電視劇里的那女魔頭差不多了,即使白玉殺的不是人。

她等不及回家,找到公用電話,就打回了家裡。唐立通過傭人的轉達,到客廳接起電話就呵斥,「你怎麼還不回來?我不是跟你說了嗎?就是一對姐弟,你接了他們馬上就帶回來。」

「大哥,大哥,是一對姐弟沒錯。」唐穎握著話筒跺腳,「可是你沒說那個大夫身手特別厲害啊,我帶來的人根本奈何不了她。」最後她嗚咽出聲,「就連,大狼,它都被哪個白大夫離得老遠的,就不知道怎麼弄死了。你還叫我來請人,我怎麼請嘛?」

唐立知道自己妹妹根本沒有抓住白玉和白子安,立馬帶了另外一撥人到火車站去找白玉。醫院畢竟是個人流混亂的地方,南宮離為了安全是帶了人來,但是也沒帶足夠多的人,就算是想要秘密就醫,但是醫院的醫生、護士、病人還有家屬們,這些人總有看到了什麼的。而這世界只要有錢而且肯花錢,想要打聽點什麼,真的不難。

所以唐立雖然打聽出來,給南宮離的老婆孩子治療的醫術很好的大夫,竟然只是個年約十五六的小姑娘。她帶著自己五、六歲的弟弟,還有家裡養的兩條白狗。這些簡直太有標誌性了,所以找到她真的不難。

唐立在家裡等著消息,坐立難安。這邊白玉在火車站,果然遇到了攔截的保鏢們。她有點煩,總是有些人想要來擾亂她的生活,好煩的。她駐足,輕輕蹙眉問,「你們跟之前那個帶著大狼狗的姑娘是同一撥的?」

「我們小姐邀請你,可是你敬酒不吃,非要吃罰酒,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帶頭保鏢說。不等他們動手,白玉就抬手阻止了,「帶路吧。」她想的很清楚,這些人既然一撥接一撥的來,一點也沒有想過放棄,要是她不去解決掉根源,他們還會找到青山鎮去。到時候他們要是抓住陳家人威脅她就不好了,要趁著現在他們還沒有把自己調查清楚,去把後患解除掉。

等白玉抱著白子安到達唐家山上的別墅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多小時之後了,她親親白子安的頭髮,「安安我們錯過了火車,可能要明天再回去了。」

小孩子都有點敬畏老師的情緒,他有點擔心的問,「那我沒有跟老師請假哦,她會不會生氣?」

白玉輕笑了一下,伸出手指戳戳他鼓鼓的臉蛋,「到時候我去跟你們老師解釋一下吧,我們這是出了意外情況了。不過很可能你還是會被罰抄作業,因為之前請過長假了。」

「那我不害怕,反正每天每天都要練字的。」小傢伙笑的不在意,他只是從心底里尊敬自己的老師,但是並不害怕她,既然姐姐說會一起去解釋,這就行了。再說了,自從養了狗之後,在家裡被白玉懲罰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他並不害怕懲罰。

兩人正靠在一起說話,胖胖和嘟嘟因為身上有傷口,雖然在來的路上,白玉給它們上了葯,但是還是怏怏的趴在白玉的腳邊。按照唐家的人來說,這姐弟倆應該害怕的發抖才對,只是偏偏兩人兩狗依偎在一起,透露出來的卻是溫馨幸福。

從他們身後過來的唐立聽到白玉的話,他冷笑一聲才說,「哼,恐怕白大夫想錯了,你明天也回不去了。」

雖然自家妹妹說這白玉身手特別好,但是唐立並不相信,女孩都是一點小事就會覺得害怕的。說的離那狗還有幾步遠就讓死了的,他也覺得這女孩子既然是厲害的大夫,那用點毒藥什麼的,也不是什麼難事。所以他很有信心,這別墅一定能留住白玉。

「哦?」白玉輕挑長眉,桃花眸里碎的全是冷冽。這個人口氣倒不小呢,有意思。

「怎麼,白大夫難道不相信?我是知道中醫都會一點捏住或打中穴道,讓人痛苦放大的功夫。只是你以為憑你這點小手段,能逃過我這層層守衛的別墅。」唐立翹著二郎對,雙手十指交叉放在自己的膝蓋上,一派盡在掌握的樣子。

這要是真是個這世界的普通十五歲少女,肯定會覺得這人就這麼淡淡這樣一坐,就盡顯王霸之氣,好似有君臨天下的王者氣概一般。只是白玉也只不過淡淡看一眼,就牽著白子安坐在了唐立對面的沙發上。她這樣淡定,唐立挑眉有些奇怪,他是知道自己的魅力的。這大姑娘小媳婦兒的見著他,就沒有不想多看兩眼的。但是眼前這個小姑娘,他很確定,她就是淡淡的掃了自己一眼,真的一點欣賞之意都沒見著。

她這樣弄的他都想趕緊去找個鏡子照一照,難道是今天的穿著不對,或者臉沒有平時那樣帥氣了?

只是白玉輕緩的聲音打斷他繼續歪歪,「你只說你這樣找我有什麼事吧?」白玉還是很好奇的,她覺得自己肯定沒有得罪過這個人,但是這人偏偏一副非要囚禁自己不可的樣子,但是自己身上也沒有帶玻難道是為別人求醫?那採用囚禁威逼的方式,就好似腦子有坑一樣一樣的。肯定不是這樣,白玉想不到什麼,就直接問。

他看了看一件著水墨荷花的薄夾襖,下穿一條白色挑線裙子,微微露出著小荷、蜻蜓繡鞋的鞋尖,淡淡的坐在那裡,面目美艷,表情安然,比古代仕女一般,比他想象的那些穠烈的花妖還要好看。哪怕他這樣緊緊的看著她,她也沒有像普通的小姑娘一樣害羞的低頭、心頭砰砰亂跳,仍然一派嫻淡的樣子,好似真的是來做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