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九十章 找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章 找來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本來白玉以為他就是這些小抱怨,聽著還挺可愛的,只是他好似想到什麼一般,氣哼哼的站起來,鼓著腮幫子說,「對了,他們家人還故意讓自己的狗咬傷了胖胖和嘟嘟。」

太可氣了,小傢伙蹲下,摸摸這個,拍拍那個,心痛的不得了。只是沒來回搗騰三次,他就想起來,姐姐為了給胖胖和嘟嘟報仇,殺掉了人家的大狼狗。他抿抿嘴唇,嘟囔著,「好吧,那隻大狼狗都死掉了,我就大人不計小人過,宰相肚裡能撐船,不計較他們傷害了胖胖嘟嘟吧。」

哎喲,最近新學的高級詞語,用在這裡,很不錯喲。白子安想著這個,心情瞬間明媚陽光起來,嗯,真是棒棒噠。

照顧他這麼久,看他眯著眼睛陶醉的不得了的小模樣,白玉哪能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怎麼能這麼可愛呢?

「詞語用的不錯。」果然聽到白玉的肯定,那小臉蛋喜氣洋洋都能發光了。

「既然你不喜歡待在這裡,我們就走吧?」雖然我本來是打算在這裡,呆到想好到底要怎麼辦的,不過你要走就走吧。

小傢伙立刻直挺挺的站起來,頗有大將之風的一揮手,「胖胖嘟嘟,走了。」

客廳出口那裡,就有兩個保鏢看門,看到白玉牽著白子安要走,立刻伸手攔住,臉上硬邦邦的,到真的似有點本事的打手一般,敬業的很。

白玉捻著針剛要出手,突然聽到遠處山路上的動靜,她又慢吞吞的收回了手。低頭跟白子安商量,「安安,還是等一會兒吧。」

興滴滴要離開的白子安,仰起懵懵的小臉問,「為什麼?等什麼?」

「嗯,大概是有人來救我們了,既然能不費吹灰之力離開,我們就不自己動手了,不好嗎?」很多事情,白玉是都不會瞞著白子安的,哪怕現在白玉當著唐家保鏢的面說,已經有人來救了,會讓唐家有應對的時間,給營救的人加大一些難度,白玉也照實說了。

只是白玉高估了這唐家保鏢的職業素質,他倆根本就不相信白玉的話,因為這姑娘一直沒離開過自己這些人的視線,一路上也沒留下什麼記號,到這裡也沒有機會給她打電話。根本就沒人會知道她被綁架了,又哪裡會有人來救他們呢,這就是姐姐哄弟弟玩兒呢吧?最起碼可以不讓這麼小的小孩子感覺到害怕嗎?兩個保鏢覺得這小姑娘有哄弟弟的心,還是很不錯的,就是有點蠢,要是過一會兒,沒有人來,這孩子該哭不還得哭么?有什麼意思?

只是很快,這兩個心理活動非常豐富的年輕保鏢,就被打臉了,還是啪啪啪啪的。

因為還沒有歪歪完,外面就的,都是那種揍人身上的那種悶響。兩個保鏢心裡都很著急,但是因為命令,他們不能讓白玉離開自己的視線,所以著急也不能出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過看到從樓梯下來的唐立,兩個保鏢都暗暗鬆了一口氣,幸好,大少爺還在這裡。自從當了唐家的保鏢之後,他們都是親眼見識過唐家大少爺唐立的本事的,就他們知道的唐立要做的事,就沒有做不成的。現在哪怕外面情況再混亂,兩個保鏢也堅信自家大少爺,能夠輕鬆解決。

只是兩個保鏢還是太年輕,很快又被打臉啪啪響。

沒多節,大門就被推開了,兩個保鏢也沒過幾招,就被人拿下了。侯俊彥推著霍雲霆的輪椅,慢慢的從帶來的打手中間穿過,進入了客廳。每個人都能感受到霍雲霆周身湧起的黑色風暴,他臉色陰的都能滴出水來。

推著輪椅的侯俊彥心裡哀嚎,二哥,不是我惹你啊,也不是我好朋友的手下的兄弟惹你啊,你怎麼能根本不分敵我就釋放冷氣呢,這是不對的。

他心裡的小人凄凄慘慘各種嚎哭,因為給霍雲霆推輪椅,離他最近,侯俊彥覺得自己兩腿發顫,小心肝加速240每分鐘的跳,就跟要從喉嚨口跳出來一般。

他這個氣啊,誰特么這麼不長眼,什麼人都敢綁?這霍家二少爺的心上人也是能隨便綁架的嗎?連累爺也跟著心驚膽顫的,麻蛋。抓到你小子,不踹的你吐三口血不算完,要不然他就跟,就跟霍二哥姓。哈哈,這也很不錯噠。

也不知道侯家知道自己養了這麼個臭小子,是後悔呢還是後悔呢還是後悔呢?

原本侯俊彥是嘻嘻哈哈的推著霍雲霆去火車站買票,要去C市,然後到青山鎮找白玉噠。因為霍雲霆知道白玉的火車票時間,就跟她買了一樣的車次。結果時間到了,兩人在進站口,左等右等,等不來白玉。要說為什麼那麼確定是白玉沒來,而不是他倆錯過了白玉。

那不是白玉長得漂亮嗎?這樣罕見的小姑娘,除非是眼瞎,不可能看不到的。再說霍雲霆那還是做過偵察兵的呢,在人群里找個把人,那都不叫事兒。關鍵是白玉帶著弟弟白子安,還有兩隻胖胖的白狗,顯眼的很。兩人都確定,白玉是根本沒來火車站。

侯俊彥跟白玉接觸的少,所以就勸霍雲霆,「二哥,說不定白玉是來的早,所以改簽了早一點的火車,已經坐上車走了呢?我們這車已經差不多要開了,我們自己去青山鎮不就好了嗎?」

可是心情沉重的霍雲霆卻握緊拳頭說,「不對,阿玉一定是出事了。她是做什麼事情都很有計劃的姑娘,既然是下午兩點的火車,而且提前那麼多出門,肯定是有要去的地方。」

「現在卻沒趕上火車,阿玉肯定是出事了。」

侯俊彥有點不相信,他覺得應該是霍二哥第一次喜歡一個姑娘,太看重她了,所以稍微有點不正常的事情,都會按照誇張了的去想,這大馬路上這麼多人,還大白天的,哪那麼容易出事?所以他還是勸,「二哥,肯定是你想多了,這大白天的……」

可是他英明神武的霍二哥就跟沒聽到他的話一般的,自己轉著輪椅就往進站口的反方向推,侯俊彥那也是沒辦法,誰叫整個大院,他誰都不服就服他霍二哥呢。這是個比白子安還要資深的迷弟,從穿開襠褲到現在,已經二十多年了,早就病入膏肓,無法治療了。因此他還是屁顛屁顛跟上去,扶住輪椅把手往前推,「二哥,你要去哪兒?」

「打電話。」

「找誰啊?」侯俊彥雖然因為霍雲霆那烏雲密布的臉,小心肝亂跳,還是忍不住嘴賤的問。

「當然是找人去找阿玉了。」

也真是夠了,不就是有個心上人嗎?就跟誰沒有似的,侯俊彥心底哀呼,不過誰叫這是自己認定的偶像呢,跪著也要繼續偶下去埃他舔舔嘴巴,無奈的說,「二哥,我有個認識的人在這裡混的還不錯,在D市人面廣的很。你認識的那些,不是軍隊的就是政府的,那些做壞事的,往往都是那些看場子的小混混們更先知道。再說有的事,也不適合,你認識的那些人出面。我先讓他找人找找看吧,到時候再看,要不要找你認識的那些人吧?」

霍雲霆雖然心裡擔憂焦急,但是智商還是在的,就讓侯俊彥打電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