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九十三章 真相(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三章 真相(一)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這個施和宏不像南宮老爺子有兩兒一女,他只得了獨生子施浦澤。

因為兩家走的近,施浦澤跟南宮離年紀又相差的不大,所以從小到大經常被兩家長輩放在一起比較。偏偏南宮離生的比施浦澤好看,說話比他早,走路比他穩,連跑步都比他快。更不要說上學的時候,施浦澤的成績老是比南宮離差一點。長期這樣比較,施浦澤少年時候是很討厭南宮離的。只是他天性性格沉穩,想什麼都不說。這樣的事,一般的男孩子打一架,不管輸贏,打了就算了,頂多少來往。

可是施浦澤不是這樣的,他一點也沒有表現出來對南宮離的討厭,還和南宮離很親近,兩人就跟好兄弟一般相處。後來兩

人走的路不一樣,南宮離進了部隊,施浦澤則選擇從政。總算是沒有什麼可比的,施浦澤心裡是很鬆了一口氣的。

讓施浦澤真的開始恨上南宮離的事是曲小苑,在一次小聚會上,兩人同時認識了年輕貌美、溫柔善良的曲小苑,都是一見鍾情。可是南宮離有軍人的硬朗,胸懷開闊,性子疏朗,在這樣的魅力逼人下,曲小苑很快就跟南宮離確定了關係。而施浦澤還在沉默的暗戀之中,他只覺得南宮離生來就跟他不對付,什麼都要勝過他,連他喜歡的女孩都要跟他爭。只是他從來沒想過,他自己不去爭取,難道就能讓曲小苑自動自發的投入他的懷抱嗎?

正是因為這件事,施浦澤真的是恨上了南宮離,只是他也沒想過要做什麼,很快就在父親的安排下,結婚生子,生活也算美滿,那些怨憤也就不知被他放在什麼角落去了。偏偏命運讓曲小苑在四十歲這一年懷孕生女,並且孱弱不堪。偏偏南宮離就因為這個從部隊轉業開始從政。偏偏南宮離就是聰明有智謀,南宮家底蘊又深厚,短短四年,他就走到了比施浦澤潛心奮鬥二十年還要高的位置上。他是部長,施浦澤只是個副部長,而且是三個副部長之一。

這讓施浦澤再也不能平靜下來,那些過往的點點滴滴累積的不滿,全部都從心底湧現出來,讓他充斥著報復的**。儘管他沒什麼可報復南宮離的,可是偏執的人,腦子總是容易不清醒的。

施和宏已經不在了,施浦澤的妻子跟他是聯姻的,雖然兩人有子有女,日子看著很過的去,但是並沒有很深的感情。所以根本沒有誰發現他已經黑化了。施浦澤覺得他這樣鬱郁的生活都是南宮離和曲小苑給他的,南宮離什麼都要跟他爭,而曲小苑眼瞎看中南宮離就算了,生不了孩子也算了,偏偏弄得半死不活的,把南宮離從部隊弄出來,又開始跟他爭。

他下定決心要對付這對夫妻,要他們生不如死。因為跟南宮離和南宮離家裡走的近,所以他也是經常去看望曲小苑和南宮圓的。南宮離根本就對他不設防,所以曲小苑和南宮圓的病情他知道的是很清楚的。

每次看到病床上瘦弱不堪的曲小苑,施浦澤就暗恨,這個有眼無珠的女人,有今天,都是她的報應。只是他從來不想,他一次也沒有表現過他喜歡她,就算表現過,喜歡誰不喜歡誰,感情都是不受控制的。

他恨曲小苑和南宮離,只是南宮離工作認真,根本抓不到什麼錯誤,所以他決定先對付病床上的曲小苑,一點也沒有因為她在病床上辛苦的呼吸著,而產生一絲絲的憐憫。

施浦澤這人雖然心胸狹窄,但是最開始在地方任職的時候,倒是是真的勤謹用心。所以那時候也是真的幫助過許許多多的人,交往到的這些朋友都很記他的情。只是後來來慢慢的變得不擇手段了而已。

他那些年認識的人中就有一個喜歡搞旁門左道的中醫大夫,年紀老大,不知道從哪裡學到的醫術,治病的本事不大,製藥的功夫倒是很不錯。

這時候施浦澤起心要對曲小苑下手,想來想去不知道怎麼做,正好這老頭上京來有人命關天的大事,找上了施浦澤的門。他這一生無兒無女,就收了一個女徒弟。這次徒弟獨自上京來遊玩,因為長的漂亮,被京都稍稍有點錢的少爺欺負了,這丫頭氣不過,一把毒藥把人給毒死了,他想請施浦澤給他幫幫忙,因為施浦澤是他認識的人當中,官位最高的了。雖然他小徒弟的確是害了人命,但是看在她也是受害者的份兒上,能不能幫幫忙。

正當口的機會哪能錯過,施浦澤知道老頭也不是什麼真實意義上的好人,把自己的心思告訴他,他哪怕不幫忙,也沒那個心思去告發他。所以施浦澤就跟老頭合謀,他給老頭幫忙,老頭就以曲小苑和南宮圓的事情作為回報。他把曲小苑和南宮圓的病情轉述給了老頭,醫生的用藥和治療方案,他也用心記下來說給了老頭聽。他告訴老頭,他不想要什麼激進的葯,一下子就把人給毒死了,只想要靜悄悄的讓她們娘倆沒了呼吸就行,誰也察覺不到的這種方法。

就說這老頭製藥方面是個奇才,想了幾天就想到了一種毒藥,協同曲小苑和南宮圓治療這幾年身體里殘留的葯毒,來讓她們一點點走向死亡。

既然知道老頭有了辦法,施浦澤也不拖拉,找了自己的得力班底,沒廢什麼功夫就讓老頭的女徒弟洗脫了嫌疑,這個女孩子就是何月,施浦澤幫助她抹掉了殺人嫌疑這一段,就讓她真的身份去應聘陪南宮圓玩耍的工作,因為她本身出身來歷真的很清白。

她6歲失去父母,被老頭收養,教給她醫術,知道老頭和施浦澤救了自己,很用心的幫助施浦澤做事。小姑娘從小被個怪脾氣的老頭教養,多少三觀不正,根本沒有想過,曲小苑和南宮圓是不是無辜的,她只知道施浦澤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那救命恩人想殺的人當然要幫忙他給除掉了。

每次下藥的時候,何月真的一點也沒有心存不忍、猶豫不定,就跟每天吃飯喝水一樣自然,表現的坦蕩無畏極了,因此南宮離找來的照顧妻女的人從來沒有覺得何月哪裡表現的不正常過,也就沒有人懷疑她是不是有哪裡表現的不正常了。

當她知道南宮離找了大夫要給妻子和女兒治病的時候,她也以為他是在做困獸之鬥、垂死掙扎。可是在飛機上聽到霍雲霆之前那樣嚴重的傷勢都被正要去找的大夫給治好了的時候,她覺得不得不慎重考慮一下了。也正是因為她謹慎的盯著病房裡的一舉一動,才能有機會給南宮離秘書找回來的藥材做手腳,她以為再怎麼厲害,也不會有人一眼就能看出來南宮離的妻女中毒了的。畢竟她們經過那麼長時間的治療,身體早就衰敗了,一般的人根本不會想到她們還中了別的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