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九十四章 真相(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四章 真相(二)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何月暴露的當天,施浦澤沒有接到何月的電話,他就知道出事了,所以立刻給唐家這邊打電話,讓他們緊緊的盯著醫院這邊,一定要想辦法阻止這大夫給南宮離的老婆孩子治療。

這才有了唐穎和唐立的先後出手。

京都南宮家,施浦澤被請到了這裡做客,他還以為這一次,一如往常的只是很正常的吃頓飯敘敘舊情。自從施和宏這個父親去世之後,南宮老爺子待他是更好了,三不五時的就讓他來南宮家聚聚。許多老夥伴、老交情也都介紹給他認識,雖然肯定不是讓這些人脈竭盡全力提拔他,但是也讓他在這些大佬面前,多多少少有些面子情。

遇到事情的時候,不說幫忙,提醒一句半句的還是能夠的。有許多時候,施浦澤是很感激南宮老爺子的,這個老人給予他的幫助,是比父親還要多的。只是這些感激並不能讓他放下對南宮離的芥蒂,下定決心對付南宮離之後,他有想過,他覺得南宮老爺子又不止南宮離一個兒子,還有一兒一女,肯定能撐過白髮人送黑髮人這一關的。就算南宮離那個慫貨因為老婆孩子死了,也跟著去見閻王了,他施浦澤肯定也會把南宮老爺子當做親生父親來孝順的。

自私偏執的人從來都是這樣的,他也不想想,人南宮老爺子稀罕不稀罕他的孝順。他有好好的事業有成、孝順有加的長子不要,難道會在乎他這個外八路的孝敬之心嗎?如果他施浦澤是個好的,真的感激老爺子對他的幫助,就不會想著要在背地裡對從來沒有對他做過什麼壞事的南宮離一家,做出這麼陰險毒辣的事情了。

施浦澤坐在南宮家客廳里,淡定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一點也沒注意到,家裡的管家看他那種奇異的、噁心的眼神。南宮家的管家在想,這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呢?他一輩子為南宮家服務,也算是看著施浦澤從一點點大,變成如今的中年模樣的。在他記憶中,他一直是個性格有些沉悶,雖然聰明不及自家大少爺,但是也比一般人聰明,而且努力勤奮,他是很看好施浦澤的。可是這個人竟然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變成了一條毒蛇,果然是人心隔肚皮么?

南宮老爺子在書房裡一直在看自己和老朋友唯一的一張合照,他答應過老夥計要照顧好他唯一的兒子,最後他喃喃道,「老夥計,我也不想的……」

出了書房,他邁著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的到了客廳里,坐在了施浦澤的對面。施浦澤恭敬的站了起來,一臉笑容的說,「伯父剛剛在書房?今天家裡就我們倆吃飯嗎?南宮智一家和南宮芷一家,不回來一起吃嗎?」

「伯父你也別總擔心他們工作忙,現在南宮離帶著嫂子和侄女去求醫不在,你要是想孩子們了,就給他們打電話。再忙,陪你吃飯,那不也是應該的?」

「哦,對了,南宮離那邊怎麼樣啊?這次找的大夫真的有用嗎?」施浦澤端著杯子,輕輕喝了一口,自然文雅,沒有任何不同,好似他連著說的這一大段話真的是關心南宮老爺子和南宮離一般。

實在是他給曲小苑和南宮圓下毒的時間太長了,差不多都有一年半了,何月第一次下毒成功之後,他知道了,來南宮家或者去醫院看望曲小苑她們,心裡其實緊張的不得了,只是根本就沒有人懷疑到什麼。一次、兩次、三次……許許多多次之後,他自己都把給曲小苑和南宮圓下毒這件事,當做吃飯喝水一樣是必須要做的事。所以到現在,他出現在南宮家,提起這兩個人,早已經能面不改色,好像下毒這件事真的完全不存在一般。

看著這樣的施浦澤,南宮老爺子心裡是很疼痛的,他也是真心的疼愛這個孩子的,只是施浦澤竟然這樣喪心病狂,完全沒有想過要留活路給自己大兒子南宮離。他長長的呼出胸口的一口濁氣,「嗯,小苑和圓圓這次十之**是能痊癒的。」他不想再看這個孩子,所以低頭吹茶葉,沒看到施浦澤一瞬間繃緊的手指,關節泛白,顯見用力。管家倒是看見了,但是他知道這個人今天之後,再也不能出現在南宮家了,他也沒必要出聲提醒。

不等南宮離假模假樣的恭喜,南宮老爺子接著說,「孩子,你去自首吧……」老人長長的嘆息聲,迴響在這寬敞的客廳里。施浦澤整個身體瞬間僵硬,他抬頭的動作僵硬而緩慢,臉色瞬間青白。不過他也是優秀的玩政治的人才,很快就收斂了情緒,保持穩定的口氣說,「伯父,你在說什麼?自首什麼?」

看他還是這樣執迷不悟,施浦澤偏頭對管家點點頭,管家立刻上前把手中這次調查所得的資料,放到了施浦澤面前的茶几上。施浦澤雖然臉色難看,但是還是故作鎮定的拿起資料翻看,一開始還能鎮定,後來他的手開始顫抖,再後來他整個人都開始輕顫起來。等不到看完,他激動站起來,一把要撕掉這些資料,臉上的表情猙獰難看,「伯父,這不是真的,是有人在誣陷我。這不是真的。」

「我跟南宮離是從小一起玩到大的好兄弟,我怎麼會這麼對嫂子和小侄女?我不會的,你相信我。」

南宮老爺子不知這孩子心腸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狠毒,看著他把資料一遍一遍撕成廢紙,扔的到處都是。對他的失望更是濃厚了,有狠心,竟然沒有擔當,到這個份兒上了,竟然還要狡辯?

「你也是搞政治的人,你以為你撕了有什麼用嗎?我現在一句話都不想跟你說,孩子,成王敗寇,你既然下了狠心,就要有心理準備,陰謀敗露的這一天。你輸了,回去吧……」說完,他就轉身,蹣跚著慢慢的回了自己的書房,他相信施浦澤回去之後會知道怎麼做的,因為他還有兒子。

南宮離這邊接到了管家的電話,他其實是很不滿意父親只要施浦澤自首就放過他的,畢竟這是殺妻殺女之恨,任何有點骨氣的男人都不能這麼簡單的翻過對方。只是老父親蒼老的聲音就說了一句話,「他是老施唯一的兒子……」聽到父親隱隱的祈求,他不得不退步,不過到了監獄里,有的是那個混蛋受的,這些年妻子、女兒、自己和南宮家因為他受到的苦難,他要一點一點都還給這個陰險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