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九十五章 (不知道取什麼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不知道取什麼名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當然南宮家怎麼處理這些事,白玉是一點也不關心的,只要不找到青山鎮去,那些人就算來到她面前,也奈何不了她,所以她帶著白子安日子還是過得很舒服的。

不過對白玉的本事隱隱約約知道一些,又不是全不知道,根本不了解白玉到底能耐到何種地步的霍雲霆,對這件事還是十分關注的。他就是擔心,要是一不小心,白玉被這些人給傷害到了,哪怕是白子安或者胖胖嘟嘟都不行。因為他知道白玉是個重情義的孩子,只要被她放進心裡,不管是人還是動物,只要受到一點點傷痛,在她眼裡都會被放大許多倍。

有時候霍雲霆會想,或許正是因為阿玉太過重情,所以才不得不用冷漠包裝自己,因為要是放任自己關心每一個遇到的好人,這樣最後受傷最重的肯定是如此重視親人、朋友的阿玉她自己,所以冷漠會不會就是阿玉給自己的保護殼呢?越想,霍雲霆越發覺得自己想的是對的,無論本事高地,人的一顆心就這麼大,傷一次兩次還能恢復過來,那要是傷的多了呢?

因此霍雲霆愈發心疼起白玉來,他想或許阿玉受傷最重的那一次,便是父母去世的時候吧?所以才會把自己包裹起來,畢竟他調查到的資料顯示,白父白母去世之前,白玉還是個性格軟糯,性格有點內向,但是天真,對人雖然不熱情,但是也不冷淡的孩子。

哪怕他想的再多,也不會想到此白玉非彼白玉。他分析的白玉很大一部分的確是對的,白玉最傷心的時候其實是絮絮沒有了的時候,那是她第一次覺得傷心的不能自已,之後就是她因為孤獨,給自己在周圍的山上找的小夥伴。那些山上所有的生命都應該以她的意志生活,只是一開始是小,不知道怎麼治理,隨意讓它們自己鬥爭自己的,後來她長大了,知道物競天擇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則,她不該改變它們的生活命運。最主要的也是白玉那時候也不知道她還能從幻境中走出來,她不知道統治管理好整個幻境的意義是什麼,就選擇了最簡單的方法,那就是完全不管,只讓它們不能進入聖地就行了。

雖然很偷懶,之後她身邊也只剩下虎娘了,所以她慢慢的習慣孤獨、習慣寂寞,也習慣冷漠。她都沒發覺自己的這些冷漠是為了保護自己,她認為這就是自己的性格。那些慢慢變成這樣的事情,早就被她放在了記憶的角落裡。

霍雲霆看白玉這樣不關心,也不害怕,帶著白子安每天出門,還是有一點生氣的,覺得小姑娘一點也沒有危險的警覺性。不過想著自己是男人,遇到事情,應該不是讓自己的心上人害怕,而是要保護她,給她安全感,所以他也沒勸說她,只是讓侯俊彥找了他那個侯魁的人,跟在白玉身後。白玉發現了之後也沒說什麼,幾個人的視線也不能影響她的心情。

京都南宮家調查之後,把消息反饋過來之後,霍雲霆找到白玉跟她仔細說了前因後果。白玉覺得有些奇怪,「就因為從小兩人比到大?」

霍雲霆也覺得這施浦澤的心,恐怕是比針眼還要校一般的小孩子的確是會討厭,拿自己和那些優秀的孩子比,但是長大了之後誰還會真的計較這些事呢?這人真不像個男人。他點點頭說,「嗯,據調查是這樣的,施浦澤已經去警察局自首了,他自己也是這麼說的,那些不滿意和小小的嫉妒一直一直折磨他,所以才這麼做。」說著他自己都撇嘴,這小氣勁兒,爺從小到大都是別人家的孩子,整個大院的孩子要是都跟施浦澤這個不是東西的一樣,那他不是連回家都要防著明蝶很自信自己一定不會像南宮離這麼蠢,中招這麼久都沒發現,但是一直防著有人暗箭傷人、背後出陰招,日子要不要過了,累都要累死了。

「真的人比書上寫的還要複雜。」白玉感嘆完這句話,這件事在她心裡也就過去了。

這天都已經星期四了,這周都過去大半了,霍雲霆問她,「阿玉,今天星期四,明天就星期五了,你這周還要回去嗎?」

「嗯,安安你也想要回去嗎?」白玉問在旁邊跟胖胖嘟嘟玩的正熱鬧,聽到她的問話,他一臉懵逼的看過來,一臉都是你想在跟我說什麼?白玉無奈重複了一遍,小傢伙立馬往白玉身邊一蹦,「哇,我要回去。姐姐我們回家吧,我都想家了。」

這段時間兩人一出門就離開好幾天,小孩子還是喜歡自己的家,覺得待在自己家裡更開心。這會兒一聽到回家就很開心,白玉看他這樣,就想著還是回去的好,轉頭跟霍雲霆說,「安安這麼想回去,那我們還是回去好了。」

白子安開心的很,跑過來拉著白玉的手,興緻勃勃的,一副立馬就走的架勢。白玉也不逗他就說,「這麼急?那我們回房間拿了東西就走……」

看他們這一秒鐘都不等的樣子,霍雲霆很想打自己一巴掌,叫你嘴賤。只是再懊惱,也不能不讓人回家啊,「阿玉,我和小猴子跟你一起回青山鎮,我不放心。」

因為見他用的陳述句,並不是問白玉同不同意。白玉這個人不是那種喜歡被人安排和安排別人的人,既然他要去,腿在他身上,當然是隨他去哪裡了。

根本沒人想著要不要跟南宮離打個招呼,那邊南宮離總算通過電話,工作和家裡的事,還有警察局那邊都安排好之後,想來跟白玉聊一下妻子的治療問題,發現幾人早就離開了住宿的酒店。

這時候白玉一行人都回到了青山鎮了,下午四五點的時候,白玉一推門,發現門竟然沒鎖。屋內的人聽到院子里動靜,出門查看,就見到白玉牽著白子安進門了。放下手上的簸箕,抓住白玉一隻胳膊就拍她的肩膀,「你跟我說說,你這幾天不聲不響的又去哪了,去做什麼了?為什麼說好的星期天回來,偏偏又沒有回來,知不知道人會擔心?」

「我和你二叔這幾天就沒睡過一個囫圇覺,每天下了田就跑到鎮上來守在家裡。一天、兩天的總是不回來,你這孩子,到底是在外面做什麼?」

「你今天不跟我說清楚,以後就不要出門了。」一向脾氣軟和的王菜花這次是真的氣大發了,這孩子,就跟斷了線的風箏似的。她這沒出過門的人,見識少,總覺得外面的人會欺負自家孩子。時時刻刻的提著心,這一連好幾天,再沒有孩子的消息,她都急得要跳河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