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九十七章 送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七章 送花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什麼?」因為他的聲音太過尖細,白玉忍不住皺眉,看他指的都是花草,白玉無賴,難道不是真花草,還把塑料花種在盆子里嗎?

「不是,你這裡種的都是極品牡丹花、蘭草、梅花,槽這小水缸里養的竟然是睡火蓮,這什麼七色玫瑰嗎?」侯俊彥好似又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一般,湊著腦袋看過去。白玉見他這樣,有些無奈,其實她把這些花苗從山上挖下來的時候,雖然都很不錯,但是用靈泉水澆灌過一次,它們就慢慢變得不普通了,所以這裡是很有幾株名貴花種的,白家小院里就更多了。她發現了之後,所有的花草從山上挖下來,她都沒有再用靈泉水澆灌過,都是一點一點自己再養活的。

雖然有名貴的花木,但是這種小地方認識的人真的很少,她也就沒有擔心過什麼。霍雲霆雖然家裡的人懂,但是他是略知道一些,就算看出有的花木不一般,他也不能肯定,總不能因為覺得白玉這裡有很珍貴的花,他就跑回去查資料吧?他可沒這麼閑。

侯俊彥看著這些珍品,好像都搬回京都啊,隔一段時間進貢給老爺子一盆,和家裡的母親太座大人一盆,日子就會好過很多啊,肯定會看他哪哪兒都滿意,再也不嘮叨他了,想想就美。

突然發現未來的日子很有盼頭的侯俊彥,那兩眼泡子,就跟電燈泡一樣的,還是特么特亮500瓦的。他跟哈巴狗一樣,連一向畏懼的霍二哥都顧不上了,一伸手把本來在白玉跟前的霍雲霆的輪椅推開,自己,母前流哈喇子,要是有尾巴肯定早就搖的歡快了,「白玉,白玉,你可是我救苦救難的觀音菩薩,你看你把你的這些珍品中的珍品都給我好不好?」

想著自己這樣太不要臉了,侯俊彥立馬補充道,「我不白拿,我給你錢,肯定按市價給。」現在都不是錢的問題,是有錢也很難買到,或者買不到的問題。

「不。」白玉神情不變,但是開口就是拒絕。這讓侯俊彥很受傷,不過自己也知道自己這要求無恥,白玉既然能種出這麼好的花,肯定是愛花的人,自己一張口就把人的心頭好全要走,也太不地道了。他舔著臉再次懇求,「那你就讓給我幾盆?我不全要,求你了,拜託你了。」看白玉的表情根本沒有鬆動的意思,侯俊彥覺得舔著臉既然不行,那就乾脆不要臉了,他哭唧唧的裝可憐,「哎喲,我爺我媽要是知道,我曾經看到過這麼多他們夢寐以求的花,竟然一株也沒給他們帶回去,肯定會把我趕出家門的,說我是不肖子孫。5555555……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我前途無亮啊,我好慘吶……」

這個二貨,霍雲霆看他把臉捂在他自己的手心裡,哇哇嗚嗚的亂嚷一通,好似聽不到白玉的回答就不停下來一樣,都顧不上繼續醞釀,怎麼暗地裡把,侯俊彥這小子竟然敢把自己從白玉面前推開的事,找補回來。只是森森的覺得,有這樣的發小,在阿玉面前簡直丟盡了臉面。

或許是霍雲霆身上的冷氣真的太強大了,哪怕神經再遲鈍的侯俊彥也感受到了,假哭的聲音驟停,他捂著胸口,怕怕的抬起臉悄悄的看了霍雲霆一眼,嚇的渾身一哆嗦,趕緊把臉轉回來不敢再看。心裡的小人是真的要哭了,這可怎麼辦,怎麼就忘了霍二哥還在這兒呢,這下子小命保不住了。他感受到白玉落在自己身上的視線,僵硬的對她扯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那,那個……」

「好,我給你三盆,睡火蓮的種子等秋天過了,再給你三棵。你挑吧。」白玉其實是覺得這傢伙一番唱念做打和因為害怕霍雲霆的這一連串小動作,蠻好笑的,有點小可愛的說。看在他讓自己蠻開心的份兒上,給點花讓他也開心開心好了。

剛準備說「那個既然你捨不得,我不要了」的侯俊彥,被這摸不著頭腦的完全翻轉的變化,給驚呆了,嘴巴都張得可以塞個雞蛋了。好一會兒,才發現自己不知道為什麼好像走了狗屎運,開心的跳了起來,「真的嗎,真的嗎?」這驚喜來的太快,我簡直不能相信,怎麼辦?

「嗯。」白玉點頭。侯俊彥就開心的原地轉了一圈,才跟打了雞血一樣,哼著歌興滴滴的去選花了。霍雲霆有些奇怪,他知道白玉一般是不會改變自己的決定的,所以才開口問,「為什麼一開始不給,後來又答應了?」

「他和他們家裡人很可能養不好或者養不活,這些名貴的花都很嬌貴。」白玉微笑看侯俊彥動作誇張的在幾個架子中間來回,嘴巴里各種「槽,槽,這個好。」「哎呀,這個更好。」「天吶,這個也不錯。」「怎麼辦,怎麼辦,怎麼選?」……

兩人看了一會兒,白玉才接著說,「我覺得他有點可愛,所以才答應送的。」本來也因為侯二貨的小猴戲,棺材臉好容易露出一絲笑容的霍雲霆,立馬收起了臉上的笑容,心裡給小猴子記了一筆小黑賬。

好啊,你小子,我還沒給阿玉留下什麼好印象呢?你小子就可愛上了。你個傻貨、傻帽兒、傻瓜、傻子,哪裡可愛了?霍雲霆心裡醋海翻湧,阿玉還一次都沒誇過我呢?他想了想,認識這麼久,別的時候他不知道,在他看到的時候,白玉除了誇獎白子安還真的沒認真的誇過別人。發現侯俊彥竟然佔了這第一次誇獎,霍雲霆更氣了。但凡第一次總是很特別的嘛!

這不小黑賬又添加了重重的一筆,後來侯俊彥被霍雲霆各種虐、各種奴役的時候,怎麼也想不通,這到底是什麼時候得罪霍二哥的。但是怎麼辦呢,自己選的偶像,虐著也要偶下去啊!

「怎麼了?」白玉覺得霍雲霆的不僅臉黑,簡直都要快冒黑氣了,不問不行,這在自己院子里,把人給憋出好歹來,還不是她負責?

雖然霍雲霆也很想哭唧唧一把自己的委屈,但是男子漢流血不流淚。滾,才不是,該流淚還是流淚的,他眼睛濕潤潤的,也不說話,就用寫滿委屈的俊臉看著白玉。

他這表情變化,把白玉嚇的不輕,差點噴了口水,心裡竟然跟侯俊彥這會兒的口頭禪一樣有個大寫加粗的「槽」。這是怎麼回事嘛,這男人怎麼變成這樣?白玉很想用手拍拍胸口壓壓驚,但是一貫的高冷裝逼范兒,讓她做不出來這事兒,所以她只能緩緩的略帶僵硬的,試探著將手上的杯子,放到桌面上。一放下,立刻站起來,故作淡定的輕咳一聲,「咳,我去幫忙二嬸做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