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九十八章 會挨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八章 會挨揍?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她又略帶僵硬的轉過身,一步、兩步、三步……然後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最後似乎是小跑著進了廚房。天吶,這世界的凡人真是好難懂,白玉森森的覺得,霍雲霆這樣變臉,比見鬼還恐怖。

留在原地的霍雲霆看她哪怕再裝鎮定,也透露出些慌張的背影,露出了個春花般的笑容。讓剛好端著一盆花,準備問白玉這個品相完美的魏紫能不能選的侯俊彥,看到霍雲霆這個笑容。侯俊彥的臉上看起來就好像被雷劈了一樣,天天臉的跟被有個人一直扯著一樣的霍二哥竟然笑的跟個陽光小伙一樣,突然有一種我是誰,我在哪兒的感覺。

只是不管他怎麼瞪,霍雲霆的心情還是好的不得了,這還是阿玉第一次因為他露出淡定以外的神態呢。多麼有紀念意義的一天!他覺得白玉表露的情緒太少,那以後跟白玉相處,他應該學著盡量表現出自己的所有心情。要不然自己一直著臉,不表露什麼,阿玉肯定會比自己的更緊,一點不利於自己進攻阿玉的心。

看著不知道在想什麼,一直笑的暖融融的霍雲霆,侯俊彥猛力的搖了搖頭,他心裡是拒絕的。我沒看到,我沒看到,一直催眠自己。這世界變化太快,他這樣智商不足的,是跟不上的,還是好好選花吧。他用力點點頭,的確,還是選花吧,要不然遲早被霍二哥給弄成真傻子。可是這些花,每一盆都想搬走可怎麼辦呢?

不論霍雲霆心裡多麼蕩漾,侯俊彥多麼糾結,幾人還是安生的吃了一頓飯。坐著休息了一會兒,霍雲霆和侯俊彥打算去招待所那邊定房間。出了門,侯俊彥回頭,笑的跟朵喇叭花兒似的,「白玉,花還是先放在你這裡哈,我現在弄走,也沒地方安置。」

「什麼花?」王菜花飯後採取一直緊迫盯人政策,這兩人才不好繼續賴在這裡,提出說去招待所的。這會兒又聽見這個姓侯的後生說花的事,她就問出來了。在她心裡,阿玉這孩子有點傻大方,只要自己有的,對她稍微好點,真是哪家都送。外公李家那邊,小安安的小夥伴程程家裡,何四哥家裡,還有自己家,不知道得了阿玉多少糖果點心,野雞野兔野豬肉。因為她覺得霍家人看不起白玉,那跟霍雲霆交好的這個後生,笑的再好看,那也不是什麼好人,說不得是哄阿玉什麼東西呢。

「沒什麼,他的爺爺和媽媽很喜歡種花,我答應給他三盆。」白玉還以為王菜花隨口問問,沒什麼深層的意思,只是她對親近的人從來不撒謊。她問了,不管是不是隨口的,根本不在意答案的,白玉還是認真回答了。

王菜花不知道什麼名貴品種,她知道這些花苗都是白玉在大青山上挖回來種的,不是花錢買的。但是她還是覺得不高興,「白送?你這從山上挖下來的危不危險?不是因為喜歡你才挖的嗎?別人張口要,你就給啊?你這個花盆子也是你冒著險在山上採藥賺回來的錢買的呢。」她說這個話的時候,看都沒看白玉,就緊緊的看著侯俊彥,因為她根本不是在氣白玉,她把自己放在媽媽的位置上,覺得自己的姑娘哪哪兒都好,這些大城市來的人就是厚臉皮,就這麼空口白牙的想哄自己閨女的東西,知不知道阿玉從挖回來,到養的這麼漂亮,花開的這麼美,花費多少精力?

本來就沒打算不給錢的侯俊彥被王菜花看的不好意思,心裡又很生氣,他從小到大什麼時候被人這麼看過。雖然沒有明說,但是意思就是自己想白拿不給錢唄。他再怎麼也是侯家少爺,什麼時候做出這樣沒品的事過。再說了,多少人捧著好東西想巴結他還巴結不上?

侯俊彥雖然平常看起來沒什麼少爺脾氣,那也要看是對什麼人?因為霍雲霆看重白玉,再加上白玉確實有本事,救了他二哥不說,這次八成還能救了南宮家的大兒媳和小孫女,他是很尊重白玉的。自然也很尊重王菜花,但是這會兒他可忍不住了,爺是什麼人,還能被這山旮沓角的農村婦女看不起?

聽著他急促的呼吸,霍雲霆就知道這小子是生氣了。他知道這是小猴子從來沒受過這樣的對待,當然生氣。不過這是白玉當做親人對待的王菜花,小猴子要是在這裡鬧起來可不太好,別花沒弄到手,還惹阿玉生氣了,得不償失。所以他反手拍拍扶著輪椅的侯俊彥的手,解釋道,「二嬸,誤會了。之前小猴子就說了,會按照市價給錢阿玉的。您在廚房裡,沒聽見。」

生氣的侯俊彥,那種妖嬈的臉,變得有些邪魅起來。一直看著他的王菜花,心裡還有些害怕。這院子里可就自己和阿玉這兩個女的加上安安一個小孩子,這霍雲霆和他朋友可是兩個大男人,雖然霍雲霆坐著輪椅,但是他是當兵的,打架肯定厲害。她當長輩的肯定要保護孩子,所以她偷偷的用眼睛在院子里找趁手的武器呢,覺得大笤帚,和之前阿玉為了掛燈籠現在正堆在牆邊的木棍很不錯。

看的正用心呢,猛不丁的聽到霍雲霆解釋的聲音嚇了一跳。她拍拍胸口,冷靜下來,來理解霍雲霆話里的意思。抬頭看看他那個朋友也沒生氣的樣子,就是有點不高興的撇嘴。哎喲,能不打架,還是不打架的好。她覺得自己剛剛太衝動了,孩子他爸不在,還是冷靜點好。自己是無所謂,傷到兩個孩子,再拚命也還是虧了。所以她收斂神情,笑著說,「是這樣啊,那真是不好意思。你們快去招待所吧。」

說完也不再等霍雲霆說什麼,王菜花的一下把院門給關上,還立刻給插上門栓。白子安有些奇怪,萌萌的問,「二嬸,你怎麼了?」

「你個小傻蛋」,王菜花拍拍白子安的頭說,「沒見著那個姓侯的好像生氣了嗎?他要是動手了,那霍雲霆能不幫他。到時候我們娘仨兒,不擎等著被揍?」

「啊?」白子安張著小嘴,根本不懂王菜花為什麼說兩邊人會打架。他覺得霍雲霆和侯俊彥對他和姐姐非常好,怎麼會打他們呢?小腦瓜想不通,他就看白玉。

白玉也是納悶,她看出來侯俊彥因為王菜花的話,不高興了,但是沒看出來要動手的事。侯俊彥沒有要動手的徵兆埃所以她朝著白子安搖了搖頭,表示她也不知道。

她當然看不出來了,侯俊彥再怎麼生氣,他也不可能因為這點事就打女人,還是中年婦女。哪怕他深深的覺得,白玉的這個嬸嬸傷害到他侯家少爺的自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