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九十九章 被罰站的小包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九章 被罰站的小包子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外面的兩人也是莫名其妙,根本不知道為什麼,說了會給錢,還是得到了這樣的待遇。侯俊彥更氣了,這叫怎麼回事兒嗎?白玉這個嬸嬸是不是腦子有什麼問題,神神叨叨的。

等霍雲霆聽到王菜花說的「被揍」之後,他有些明白了,但是心裡很無語。他回頭看了看侯俊彥,決定不能讓自己一個人無語,「二嬸說你生氣了,像是要打人,所以……」

「什麼?1侯俊彥氣的跳腳,他抬起食指指著自己的鼻子,「我,我,侯家少爺,爺看起來會打女人嗎?會嗎?」

氣的叉著腰轉了好幾圈,他還是氣不過,「不行,不能就這麼算了,這傳出去有損小爺的完美形象,我要好好和這個嬸嬸掰扯掰扯。」說著就要上去拍門。

「行了,還嫌不夠丟人。人家一個長輩,還是個女長輩,你好意思這麼計較嗎?你還要不要買花,回去討好你爺爺和媽媽了?」說完就讓侯俊彥給他推輪椅,他們去招待所。

雖然不情不願的,但是侯俊彥自己也知道,這沒有要繼續掰扯的必要。要不然弄得自己好不講道理的樣子,還更有損形象,他也只好憋著氣,推著霍雲霆走了,嘴巴里還嘟嘟囔囔的抱怨。

到了招待所,還特意找了個小鏡子,仔細照了照,怎麼看怎麼覺得自己盛世美顏還在,怎麼看起來就像是會打女人的了呢?簡直沒天理。想他侯俊彥因為這張臉,上到八十歲的老太太下到三歲的小女娃,就沒有不喜歡他的。今天見到王菜花開始,侯俊彥就覺得自己被討厭了,現在竟然被討厭到這個份兒上?他哀怨著哀怨著,想到這王菜花又不認識他,貌似最開始見面的時候,第一句話質問的事霍雲霆霍二哥才對。

哎喲喲,他該不會是被英明神武的霍二哥給連累的吧?侯俊彥越想越覺得對,一拍大腿,笑哈哈的說,「二哥,你是不是什麼時候得罪白玉的二嬸了?我今天這樣,明明是被你連累的。」

閉著眼睛在想明天白玉要上課,到底要不要去找她的霍雲霆,被侯俊彥這麼一嗓子給喚回了心神。他自己想了想,的確是這樣,剛一進門,王菜花就不像以前見到自己那樣歡迎他了。他仔細想了想,還是覺得自己並沒有做什麼得罪她的事。這老爺們兒哪能想到,你嫂子惹了阿玉,就是你們家惹了阿玉,惹了阿玉就是惹了我,這樣九轉十八彎的事?

霍雲霆心裡再疑惑,也不可能跟侯二貨分享自己的心情啊,乾脆閉口不言,讓那個傻缺嘲笑了幾句,這件事就放下了。

這邊王菜花等了一會兒,從門縫裡看了看,確定兩人走了,才抽掉門栓。待會兒下午放學,陳文傑還要回來吃飯呢。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傻孩子。我給你們燒點水,洗洗,休息休息吧。這幾天肯定沒睡好。我等文傑放學回來給他熱點飯吃就行。」王菜花因為兩孩子站在門口,傻傻的看著對方的樣子,覺得好笑。

等白玉和白子安洗一半,陳文傑就放學了。王菜花又照顧他吃飯,吃完飯兩人都洗好了。他倆窩在中堂的大炕上,一人翻一本書,偶爾還討論一番。

陳文傑跟白玉說,「阿玉姐,你這次這樣沒打招呼的又請了一個星期的假,柴老師好像很生氣。安安的老師倒是沒說什麼,只是因為安安年紀小,成績又一向不錯,所以老師大方的表示沒事。」

聽了這個話,白玉沒什麼表情,就是點點頭,把給陳文傑買的幾本書推到他面前。而有點緊張的白子安稍稍的鬆了一口氣,繼續看小人書了。

等陳文傑上完晚自習回來,白玉和王菜花一炕,一人一個被窩,白子安也挺著小肚皮在自己的被窩裡睡的香甜的很了。他輕手輕腳的洗漱了,也爬上了床睡覺。

待第二天早上,因為王菜花在這裡,昨天就說好了,白子安今天不用跟著白玉上早自習。所以早上的時候白玉很輕鬆的就到了班主任柴老師的辦公室,跟他解釋了下,因為她會中醫,這個星期是給人看病去了。

要是別的學生說自己會中醫還給別人看病,柴老師肯定會一臉嗤笑的問,「是不是晚上做夢,夢過頭了。」但是看著白玉一本正經的說這樣的話,他不知怎麼回事就相信了,只讓白玉好好的把這星期的課程和作業補回來,就讓她回教室了,什麼教育課都沒上。

陳文傑還擔心的問白玉老師有沒有很生氣,白玉只是奇怪,「我有正當理由,他為什麼生氣?」搞得聽見他們說話的幾個學生包括陳文傑本人,都有點懷疑,白玉今天到辦公室去見的老師,不會不是柴老師本人吧?

一早上沒什麼特別的事,高珊珊和王蘭這兩個,不論心裡多麼恨白玉,但是見到白玉都老鼠見了貓似的,躲的飛快,所以白玉的學習生活恢復了平靜。

只是中午接了小傢伙回家,白子安看到陳文傑就撲過去,一臉控訴,「文傑哥哥,你幹嘛騙我?」

把陳文傑都弄懵了,「我騙你什麼了?」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你不是說我老師,因為我成績好,年紀小,沒生氣嗎?可是我今天整個早上,都被罰站在教室後面聽課。這就是沒生氣嗎?」

「你這還不是騙人?」白子安的小臉更委屈了,雖然他蹲過馬步,在教室後面站一個早上根本不是事兒。但是小人家現在也有點愛面子了,覺得這樣罰站被同學笑話了,所以很不高興。

「我不知道啊,我去給你請假的時候,你們老師確實什麼都沒說啊,每次都笑呵呵的說好埃」白子安的班主任雷老師要是在這兒的話,肯定還是呵他一臉,學生、學生不在這兒,學生家長、學生家長也不在這兒,她對著你這一外八路的不知道什麼哥哥發脾氣,有必要嗎?

陳文傑哪知道雷老師是這樣的,他覺得自己比竇娥還冤,還要彎著腰好好的哄委屈巴巴的小傢伙。誰叫人家是真的小呢?

「對不起,對不起,安安,這次是我不對。我沒看清楚你們老實原來是敷衍我的,早知道她這麼生氣,今天早上應該讓阿玉姐送你去學校,再跟雷老師解釋一遍的。對不起,對不起,你別生氣了。我真不是故意騙你的。」尼瑪,這他原本覺得很生氣的柴老師什麼話都沒有,原本認為根本沒生氣的雷老師,卻把自家孩子給罰教室後邊兒站了一上午。這是個什麼事兒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