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兩百零一章 我又不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零一章 我又不傻!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白玉不能理解,白老大這人並不是個瘋子,也不是個傻子,他怎麼就能有這麼奇葩的腦迴路?

你都這麼害我了,我能管你家人打沒被打嗎?能管你們被打的多重嗎?我又不找虐。我能管你們家有沒有錢,有沒有糧,有沒有碗,有沒有筷子嗎?我又不找抽。再說,我就算自己藏起了玉佛,賣了錢,那我也不會分給你錢啊!我又不傻。

這人在這裡嘰嘰歪歪個啥,這不傻帽兒嗎?

白家人其實是真的有點害怕白玉,這樣連番對她動手,竟然連點皮都沒有傷到她。家裡人真的很怵白玉,可是極品的想法就是不一樣。他們轉念一想,白玉再怎麼牛,只要她姓白,是白家的姑娘,她就要孝敬爺奶、尊敬叔伯嬸娘、愛護堂兄弟姐妹。她厲害好啊,有錢好啊,不必再繼續努力從別處得到了,再怎麼也要從她那裡弄到錢。她白玉既不能打死白家人,也不能看著白家人餓死,到時候如果她有,但是卻不肯拿出來,村裡人絕對不會放過白玉的。

白老大等了一會兒也沒等到白玉說話,他瞪著銅鈴眼看白玉,發現她只是很好奇的看自己,像在看什麼不認識的東西一般。他不明白,這時候,不是應該跳起來對罵嗎?難不成學會和白家人作對的白玉,這會兒竟然服軟了?

「你在看什麼?」因為沒有發脾氣,他聲音小了很多。

「在看你是不是傻?」白玉可沒有不能把他氣到,這樣高等的覺悟。

這可把白老大氣的差點爆血管,腦子因為生氣充血,整張臉黑紅黑紅的。這個小賤人,簡直是無法無天了。白老大跳起來把白家人那套你不能打死我也不能看著我餓死,所以一定會拿出錢來的理論說出來給白玉聽了。

「呵」,白玉嘴角微翹,眼睛微眯,不復以往的清冷,一副邪魅模樣,輕痴一聲,「你不奇怪你們家那麼精神的老太太,最近為什麼老嚷嚷著四肢無力嗎?」那樣邪魅似妖的樣子,或許**熏心的人看了,會被迷惑,可在白老大的眼裡,似乎身墜地獄一般,眼前這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姑娘,好像第一次向他張開了獠牙,露出了她猙獰的模樣。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他發現自己好似控制不了自己,全身的肌肉都顫抖起來。

「你覺得我是什麼意思就是什麼意思。」白玉抬手看了看自己的纖纖玉手,輕輕彈了彈,好似彈掉什麼髒東西一般。白老大的眼睛不受控制的看著她如玉的手指,隨著她彈指的動作,一抖一抖的,覺得好像只要她這樣輕輕一彈就能取走自己的性命一般。

顧不上細想,因為害怕,他推開白玉,打開門,像被鬼追一般的跑了出去。一路直奔出鎮子口,才停了下來。呼哧呼哧的直喘氣,這丫頭有古怪,白老大的腦子總算是從混沌中,透出一點清醒來。

本來這次來鎮里,他是想要開口要錢的。他知道很難,只是現在村裡所有人都知道白家損失慘重,人人帶傷,只有白玉姐弟安然無恙。而且這時候正好是青黃不接的時候,地里沒有糧食要收,還要買鞋肥料準備耕種。所有人都知道現在的白家,只有白玉有收入。

他去要錢,要是要不到也沒有關係,但是可以回村裡跟村裡人講一講白玉。家裡現在困難成這副模樣,白玉竟然能見死不救,不用等到村裡的長輩們去勸說白玉,跟白玉姐弟倆走的最近的陳二虎就坐不祝他肯定會主動勸白玉拿出一些錢,不管多少,有第一次就能有第二次。這才是白老大這次來鎮上的目的,他又不是真的傻,要是真的是想向白玉求情拿一些錢周轉。他肯定會把姿態放低的,哪裡會張口說出真的心裡話?

既然他知道了白玉肯定不會痛快的把錢拿出來,那乾乾脆脆的罵個痛快,又有什麼要緊呢?重要的不是說了什麼,而是他求上門了,但是白玉卻狠心拒絕了。

只是還不等他說出讓白玉拿錢的話來,他就被白玉嚇的魂飛魄散一般。

說不得,在歪門邪道這些事上,還真的挺有天分的。要是真的普通點的姑娘,肯定會被他們這樣的招術拿祝要不然這小姑娘還要帶著弟弟在村裡過兩年,說不得因為沒有本事把弟弟帶到上大學的地方上學,還要把弟弟放在村裡好幾年。要是不拿錢,肯定天天被指指點點,各種指摘謾罵。

在這樣的環境下,姑娘肯定會屈服的,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弟弟,她都得屈服。可是白玉不一樣,她有著神不知鬼不覺的處理掉這些蛀蟲的能力,所以她完全不害怕這些小人伎倆。

回村子的路上,他不禁雙臂抱緊自己往家裡趕,腦子裡一直在想,白玉的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媽最近說好累,渾身沒力,是真的?

他和他媳婦兒一直以為這是老娘裝的,因為挨了打,不想再起來幹家務活兒,所以趁機躺床上,不動彈,好指揮兒媳婦。但是大家現在都身體上有傷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就沒人跟她爭這個,不願意幹活就不幹活吧。家裡安安靜靜的就極好。

只是現在他知道了,自家老娘說的肯定是真的。家裡人都不知道不相信,白玉卻知道,這難道是白玉做的?這個賤人,六親不認啊,竟然對自己親奶奶下手?

回家之後,白老大把白老頭和白老三叫到院子里的豬圈前面小聲商量,白老大把自己說的話,白玉的反應一一告訴了他們。

「爸,三弟,我覺得媽說的她的身子沒勁兒應該是真的。既然我們還沒有確定,白玉剛從外面回來就知道,說不得就是她做的。」白老大傾身說。

「TNND,這賤人竟然敢對媽她下手?真特么喪盡天良了是吧?」在白老三也是在白家幾個男人的眼裡,自己怎麼對白玉都是可以的,白玉只能接受,要是稍微有些反抗,就是不尊長輩。何況現在竟然是直接對親奶奶的身體動手腳了,這簡直是沒心肝,冷血無情!

白老大和白老三雖然心眼壞,但是知道自己親媽被人對付了,還是很著急的。所以跟白老頭商量還是帶著親媽上醫院看看。白老大雖然在白玉面前說的慘,但是這些年家裡積蓄還是有一點的。上醫院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要是真的是查出來中毒了什麼的,那真是太好了,不說讓白玉下毒,手裡捏住了證據,還不讓白玉幹什麼,她就得幹什麼?

果然是不諳世事的小姑娘,以為會認個草藥,看不慣的人,喂把毒藥就完了。哪有這樣簡單,查出來了,那可是滅頂之災。三人都興緻勃勃的,想著美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