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兩百零二章 美夢破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零二章 美夢破碎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可不美么?拿著證據在手上,先把白玉手上的錢全扣過來,再讓白玉收拾書包回家,白子安那個小兔崽子也別上學了。姐弟倆,大的那個上山捉個野雞野兔野子、采采草藥山貨賣賣錢,小的那個在家養雞養鴨,再大點還可以喂個豬什麼的。這一下子就能多不少收入。

商量之後,就進了老兩口的房間,跟老太婆說明天一大早去C市做檢查。白老太其實也很害怕,雖然她每天不少吃飯,但是還是很明顯的感覺到自己身體里的力氣一天比一天少一點。她這樣膽小怕死的人,因為身體的這點變化,害怕的一天一天睡不著覺。她不想死,她還沒有活夠。她還沒抱到重孫子,也還沒吵夠架,還沒有罵夠人,她不願意就這樣去死。

白老太聽老伴兒和兒子說了之後,拍著被子就要跳起來大罵白玉,可是胸悶氣短、體力不足,拍了一半兒她又摔回了枕頭上。哪怕病弱的伏在床上,白老大那張嘴也沒閑著,「這個小短命鬼的,也不怕天打雷劈,竟然連親奶奶都害。她不是人,賤貨……」

之後就罵的更是不堪入目了,把所有不便於出口的器官都帶著罵了一遍還不夠,車轆似的,一遍又一遍的罵,直到累得昏睡過去。這下子家裡的人都知道了,原來不是老太婆在撒謊,她是真的身體不舒服了。這下白家簡直炸了鍋,人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盤,白玉住的院子到底給福、祿、平哪個住,白玉院子里陳二虎幫忙打理的菜也可以賣,滿院子的花怎麼也能賣點錢,大概存了多少錢,認士剎豢梢園鎦白子福得個好點的工作……腦子簡直不要轉的太快。

只有白丫,因為她是女孩子而且看起來就很瘦弱,高群帶的人看到他這樣,都沒怎麼打她,畢竟他們是來出氣的。也知道自己馬上要進局子了,根本不想在這時候鬧出什麼亂子來。至於說為什麼不逃跑,他們這些人都犯的不是什麼大罪,高群肯定是要判最久的也不過六七年就能出來,何況是其他人。要是因為這點事,就要背井離鄉,東躲西藏,一輩子不能出頭,也太不划算了。

因此白丫只是被人推到在地,磕破了手臂和腿上的皮而已,第二天起來照樣打豬草、洗衣服、做飯……她在院子里洗衣服,聽見屋子裡的人說白玉的話,心臟跳的飛快。天吶,阿玉姐真厲害,她不願意被欺負,都敢直接給惡毒的老太婆下毒了。她懊惱的把手上的衣裳扔進水盆里,自己真是太沒用了。每天忍飢挨餓,害怕的不得了,什麼都不敢做。

可是懦弱的人就是這樣,哪怕她再知道自己應該反抗,但是聽到有人走出來的腳步聲,立馬低頭,拿起衣服哼哧哼哧的搓了起來,儘管她心裡唾棄自己一千遍。

出來的是白三嬸,她嫌棄的看了白丫一眼,跟白大伯母爭白玉的小院爭輸了,心裡氣兒不順,伸手就掐了一把白丫的胳膊,「你個賠錢貨,是不是想學白玉那個賤人造反啊?才幾件衣裳,洗到現在還沒洗完?你是不是找揍呢?啊?」

掐的白丫眼淚汪汪,不停的小小聲的說,「媽,媽,我沒有,我真沒有。」她可以解釋自己從早上起來,燒水給一大家子人洗漱,做早飯,打豬草、餵豬,餵雞餵鴨,真的到現在還沒休息過,家裡人連中飯都沒有給她吃,早上只有一碗飄著幾粒米的白粥,她肚子早就餓的發痛了。

可是她知道解釋了也不會有用的,只會惹來更重的打罵,因為媽媽不喜歡她,爸爸不在乎她。他們覺得大伯家受爺爺奶奶偏愛是因為大伯母生了兩個兒子,但是她偏偏是個賠錢貨,所以在爭東西的時候,爺爺奶奶總是偏幫大伯家。

這些在一日又一日的打罵里,白丫早就聽過許許多多遍,她知道哭泣沒有用、求饒沒有用,說自己會更聽話、會幹更過活也沒有用。所以她每次都只會說我沒有,因為不出聲,會被認為她在消極抵抗,這樣會被打的更厲害。

果然,因為她這受氣包的模樣,白三嬸狠狠的掐了幾下之後,就走回房間了,「快點給我洗1

白丫很喜歡、很羨慕白玉。

計劃很美好,現實卻是很殘酷。第二天一大早白老大和白老三還有白大伯母帶著白老太去了C市醫院做了好幾項檢查,心臟、肝臟和血液這三方面都檢查了一遍。因為白老太現在精力明顯沒有以前好,白大伯母想著既然來了一趟,還是買點小鎮上買不到的好布料回去,想出去逛。所以最後只有白老三就醫院陪著白老太婆等在醫院裡。

可是因為手上現金不多,出門也不可能把家底全部帶來。他們只付了一張病床的錢,老太太睡得倒是很好,其他三個人坐在椅子上煎熬了一夜。脖子痛、腰痛,哪裡都痛,好容易拿到報告,大夫看了看說,「看著都很正常,按照你說的癥狀,應該是最近太勞累了,好好休息就行了。」

大夫是個年紀老大的老頭,六十歲左右,慈眉善目的,讓人見了就覺得親切。只是他說的這些話就讓滿懷期望的白老大不怎麼親切高興了。他著急的說,「這怎麼可能呢?我媽她以前精力十足的很。這才過年沒多久,春耕也沒開始,什麼體力活都沒做,她怎麼會累成這樣?」

「是啊,是啊,大夫你仔細看看,我大兒子說的沒錯。我的身體一向特別特別好,一年到頭傷風感冒都是很少的。可是一個月前,突然的就老是覺得累,每一天比前一天還累。」白老太怕大夫是敷衍了事的,沒有仔細看,忙忙的跟在白老大後面解釋。

因為他們不相信,大夫沒辦法,仔細的又看了一遍報告,他又說真的沒什麼問題。這下白老大可摁不住白老三這個炮仗了,他跳起來指著醫生就罵,「你是不是不會看啊,我媽都說了自己一天比一天累了。你還說她沒事沒事,身體沒問題,能這樣嗎?都跟你說了,我媽是中毒了。你聽不懂?」

這不中毒哪兒行呢,要是不中毒還能把白玉重新捏在手上嗎?那白玉的那些錢,白玉以後賺的錢,不都一點都弄不到自己手上了嗎?不中毒絕對不行。

所以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想過,要是真的中毒了,老太太到底還有沒有的救?這些人腦子裡壓根就沒有想過白玉有毒藥,那她有沒有解藥的事兒。

後來,老太婆身體一天天的更虛弱了,她一開始鬧兒子、兒媳、大孫子,讓他們去求白玉,讓他們想辦法救救她。一日兩日的,他們還哄著她,煩了以後完全是鳥都不鳥了。指望不上白玉的錢,當然要種田養活自己了,每天累的跟狗一樣,哪裡顧得上哄老太婆。最後連白老頭都煩了,這老太婆啥啥幹不了,天天白吃飯,躺床上還要人伺候,這讓自私慣了的白老頭怎麼受的了?

也只有白丫記得一天給她端一碗飯,摻著她上廁所,畢竟她只是力氣小,不是癱了,白老頭絕對不許她在炕上吃喝拉撒。

後來的後來,白老太婆真覺得自己要死了,她開始想自己的一生,發現她失敗透了,用盡全力去愛的幾個人,太像她了。所以也最快的拋棄了她。她把最不像自己,卻最孝順的二兒子給趕出了家門,卻悔的現在死也不能瞑目……

當然這都是以後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