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兩百零三章 美夢破碎(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零三章 美夢破碎(二)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三弟」,白大伯母站起來給他使眼色,讓他閉嘴,然後轉頭看著臉色難看的大夫一臉溫和的說,「大夫,你別介意埃我三弟就是個炮仗脾氣,容易衝動。他這是為我媽身體著急的。」

「本來我們也是沒想著來醫院檢查的,這不是都是山旮沓的,條件不好。只是跟我們家鬧得特別不愉快的一個小侄女跟我丈夫吵架的時候說,好不好奇為什麼我媽最近一直喊累。這簡直要嚇壞我們這些後人了。不怕你笑話,我們自己還以為我媽是不想起來幹活,故意裝的身體累,都不相信呢。這不跟我們住在一起的小侄女都知道了,我們想來想去,這肯定是她做了什麼手腳了。」

「哦,我們那侄女認識藥材,靠在山上採藥材賣錢。我們想著她是不是把什麼有毒性的藥材,偷偷餵給我媽吃了,所以才來檢查的。麻煩你再給我媽仔細看看。」

這不白大伯母一貫能裝好人,一溜話,說出來,氣的要死的大夫心裡舒服多了。他仔細看了看血檢和肝臟檢查報告,然後搖了搖頭,「這肯定是你們都誤會你家侄女了。你看這血液檢查,所有指標都在正常範圍內,那個肝臟雖然有些小毛病但是肯定不是有人下毒了的樣子。你們肯定誤會了,說不定是你家小侄女無意中發現的。」

看幾個人臉上還是很不甘心的樣子,大夫接著說,「這看病,肯定是要按事實說話的。你家老太太肯定不是中毒了。要是是真的感覺到累,那也是別的地方出現了問題。我猜測也許是腦子裡長了什麼東西,壓迫到了神經,你們可以再去做做腦部方面的檢查。」

幾個人灰溜溜的回了青山鎮,即使白老太迫切的想做檢查,想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想要把自己治好,再次得到健康,她是真的怕死。只是手上沒錢,想了也是白想。在車上的時候,看到白大伯母抱在懷裡的布料,忍了又忍,還是忍不住發脾氣,「老大媳婦兒,你啥時候變得這麼敗家了?這跟老人出來看病,還興花錢買這麼多布回去做衣裳的?你也不怕別人講究你,哦,這買布做衣裳就有錢,給婆婆治病就沒錢?」

沒有拿到想要的結果的幾人本來就心情不好,白大伯母的情緒也好不到哪兒去,看到懷裡抱的布料,還稍微能平穩一點,想著給兩個兒子還有兒媳婦各做一件衣服,另外的做幾件小衣裳備著,說不得今年就能抱上孫子呢。聽到白老太當著,滿車的人說這不好聽的話,她也來氣,「媽,不是我說你。我和孩子他爹怎麼沒給你檢查了,人醫生都說了,你這個沒問題,你還想怎麼辦?總不能沒病偏找著醫院看病吧?」

「哼,大夫不是說了,可能是腦子裡長東西了,要我們檢查檢查,你怎麼不帶我去檢查,給自己買衣裳了呢。」

個老不死的,買布明明是血液檢查結果還沒出來的時候,就買了的,現在好像是說大夫說了可能是腦子裡長東西之後,我不願意花錢給你看玻卻拿著錢去買東西了似的。

「媽,你也不想想,我們家是什麼條件。我們可住在青山鎮最窮的下林村,就算真的是你腦子裡長東西了,我們哪裡有錢給你治病,那是做手術還是吃藥啊,手術一下子不得上萬啊,吃藥一個月也得一百、兩百吧。我去偷去搶,我也弄不到這麼老些錢埃」

白大伯母可不願意受她的氣,這幾天老太婆因為身體不舒服,難得老實,沒有在家裡指天罵地,就沒有她不罵的。

過了幾天清凈日子,白大伯母還是很喜歡的,想想這老不死的乾脆病死了還好些。再說現在老太婆因為沒力氣,病病歪歪的,根本鬧不起來,白大伯母也不願意再慣她,乾脆的當面鑼對面鼓的說道起來。

白老大和白老三都在心裡可惜從手裡飛了的好處,也顧不上老娘生不生氣,還覺得自己老娘煩人呢。本來就心煩,還不老老實實的坐車,瞎叨咕什麼,也不嫌煩?兩人雙手抱胸,閉著眼睛算自己可能損失的利益,越算越生氣。

回家之後當然又是另一番鬧騰,特別是白三嬸。當天鬧完之後,過了幾天那股火越燒越旺,她都抄起菜刀準備殺到鎮上去找白玉了。白老大一句話,就解決了她,「還鬧什麼,她連親奶奶都能動手,你還敢跟她鬧?嫌命長了是吧?」

一開始,白老大還想著是不是老娘真的生病了。可是越回憶當天白玉跟他說話的樣子,他越肯定,老娘現在這樣衰弱肯定是白玉搞的鬼。肯定了之後,他才愈發害怕,連醫生都查不出來的毒藥,那白玉要是要害自己,那不是輕而易舉,還不用背責任?

他害怕的晚上都在被子里打哆嗦,把老婆和大兒子、大兒媳都叮囑了一遍,不要再想著從白玉那裡怎麼怎麼得到好處了,還是老老實實的過自己的日子要緊。要想活命,離白玉那個怪物越遠越好。

因為擔心三房再鬧白玉,把白玉惹惱了,連大房也怪上,他才不得不開口點醒撒潑的白三嬸。這句話一落,三房夫妻跟點了穴似的,一動不能動。兩人對望一眼,都發現大哥說的好對。白三嬸嚇得把手上的菜刀用力往院子角落一扔,拉著丈夫就回了房間。

媽呀,這都敢殺人的侄女,誰還敢惹?

不管白家眾人怎麼鬧騰害怕,這時候的白玉已經給曲小苑和南宮圓做完第二次治療了。這周都進入四月,到了清明了。霍雲霆哪怕再不捨得也還是要離開回京都去一次。畢竟要是在部隊不回家還情有可原,這都是在養病修病假了,清明也不回家掃墓,就很說不過去了。

倒是侯俊彥歡歡喜喜的回家了,因為他帶上了一盆魏紫、一盆二喬,打算家裡兩座大山一人進獻一盆。另外他還拿了一盆頂級蘭花「素冠荷鼎」,他打算把這個留在手裡,讓家裡兩個人看的著摸不著,一定要好好的學一學怎麼溫油的對待孫子和兒子,看誰做的好,再送給誰。他也不害怕把花養死了,白玉都把養的方法詳詳細細的寫了下來,溫度、陽光、水、肥料、蟲害等等,就沒有她沒說的,所以侯俊彥放心的很。

說好了等下次再過來的時候,給白玉一張存摺,算是花錢。兩人就離開了。

白子安還很不捨得呢,侯俊彥愛鬧愛笑,是個很好交往的大朋友。他這近十天除了上學,跟侯俊彥一起玩耍的時間比胖胖和嘟嘟還要多。雖然侯俊彥每次在他寫毛筆字、畫畫、練功還有看書的時候騷擾他,但是小傢伙還是很喜歡跟他做朋友的。因為侯俊彥在玩耍上總是有用不完的新想法,每次都讓小傢伙超級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