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兩百零四章 胖胖的小枕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零四章 胖胖的小枕頭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送走了他們,白玉拉拉有點蔫蔫的小傢伙的小手,「這幾天玩的太開心了?捨不得?」他鬱悶的點點頭,真的好喜歡這樣有人陪著玩啊,姐姐什麼都好,就是有點悶的說。

「還會再見到的。」白玉轉移他的注意力,「你要不要去整理東西了?我們下午就要回下林村了,明天要上山給爸媽掃墓的。」

提起這個,白子安總算是想到了正事。搗騰著小胖腿,奔回陳文傑和他的房間,給自己清出兩套衣服、書本、紙筆,還用另外的一個包裝了胖胖和嘟嘟的玩具骨頭、皮球,愛吃的餅乾。胖胖見他只裝了這個,著急了,跑到自己的窩那裡,叼了自己睡覺的小枕頭就往包袱里塞。嘟嘟還蠢蠢的看著自己的哥哥,汪汪兩聲,你這是做什麼?

胖胖王之藐視的看了它一眼,邁著優雅的腳步走了,理都沒理嘟嘟。蠢嘟嘟,都習慣了小枕頭了不知道嗎?在京都和D市醫院裡怎麼睡都不舒服,不知道嗎?

白子安看著兩隻狗,也不懂。不過想著胖胖帶了小枕頭,不給嘟嘟帶不好,就跑到胖胖和嘟嘟睡覺的地方,把嘟嘟的枕頭也裝了進去。

「好啦,胖胖比較聰明,既然它要帶,你也帶吧。」白子安拍拍懵逼的嘟嘟,回房間繼續整理東西,把要帶的都先拿出來放在炕上擺整齊,然後再裝進包袱里。

小傢伙想了想,蹬掉鞋子,爬上炕,從炕櫃里哼哧哼哧的把自己跟著白玉上早晚自慣用的小鴨子被子撈出來,翹著屁股想要把它疊的小小的,待會兒好放。白玉進來看他這樣,輕笑一聲,「好了,這個不放在包袱里,待會兒放在筐子的最上面好了。」

「那好吧。」白子安假意好累似的,抹了把頭上不存在的汗,一屁股坐在炕上,扯了扯自己下滑了一些的小襪子,露出來一節小胖腿,可愛的讓人想要咬一口。

看他這樣,白玉放心了許多,許是年紀小,他雖然還記得父母,但是那種傷心已經忘得差不多了。要不然說著回去掃墓,他也不會這樣興滴滴的整理東西了,看他這樣,白玉放心很多。

「安安,你還難過爸爸媽媽不在了嗎?」白玉蹲在他面前,低頭幫他穿鞋子。

白子安看著白玉的發頂,抬手捧了捧自己的胖臉蛋,嘟了嘟嘴,嘆口氣才晃了晃小腳丫說,「姐姐我好像不難過了。」

「好像啊,那就是還是有點不高興了。因為別人的爸爸媽媽都在身邊,而安安的不在嗎?」白玉穿好鞋子,看著白子安嫩生生的臉問他。

「我不知道哦,就是提起爸爸媽媽,這裡空空的。」他兩隻手用力的按了按自己的胸口,好似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一般。

白玉揉了揉他軟軟的頭髮,看著他水潤潤的大眼睛,安慰他,「沒關係,安安想他們的時候,用力想他們就可以了。平常時候開心的時候,也用力開心,這樣就很好。」

說完把他抱下炕,「好啦,我把你這些東西放進背簍里,就可以回家了。文傑已經等了很久了。」

中堂正在看書的陳文傑聽見了,大聲說,「阿玉姐,我沒有關係,你不了,這次白玉給他買的書裡面有幾本武俠小說,陳文傑簡直愛不釋手,喜歡的入了迷。因為在學校都是跟白玉同桌,因為自己文科方面很差,白玉並不許他在教室里看這些書,管得很嚴。好容易休息,他不抓緊看怎麼行?

三孩子帶著兩條狗晃晃悠悠的回了下林村,以前的時候陳二虎還趕著牛車來接,但是現在秧田還有水田正忙的時候。孩子們也早就熟悉路線了,陳二虎這次就沒來接。

王菜花圍著圍裙就在村口張望呢,看到他們,上前把白子安抱起來,「阿玉怎麼回來這麼晚,現在飯都要涼了,不是上完上午的課就放假了嗎?」

「今天霍二哥和他發小回京都,我和安安送了送,所以這時候才到的。」白玉一邊往前走,一邊說。

「是啊,媽,阿玉姐做事你還不放心嗎?肯定是有事情耽擱了的嘛1陳文傑笑呵呵的,他還問,「文禮那小子呢,他又跑哪兒瘋去了?」

「不知道,總不是他經常玩的那幾家?待會兒經過的時候,喊一嗓子就行了。」王菜花顧不上跟兒子說話,風風火火的往家走,還得趕緊回去把菜熱一熱,安安小人兒家家,可不能吃冷盤,要是涼了肚子,可不好。

陳文傑看著媽媽遠去的背影,又一次感到了這世界對他森森的惡意。爹不親娘不愛,到底怎麼會發生在他身上的?我是親兒子,啊喂。

看著他這不可置信的樣子,白玉勾起嘴角,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知道是安慰還是插刀的說,「嗯,等安安長大了,說不定,你受寵的日子就會回來了。」

這叫什麼話?等安安長大了,自己都二十了,難道還能拉著媽媽的手撒嬌嗎?想一想那個畫面,就一個哆嗦,陳文傑撇嘴,「還是算了吧,我想了想,我媽對子女那黏糊糊的樣子,還是讓她疼愛安安去吧,我絕對不爭寵不吃醋。」

說完就大踏步的回家了,白玉笑笑,也不辯駁就跟在後面。她覺得好在她把安安帶在身邊上學,要是安安在上林村小學上學的話,文禮的醋估計得天天喝一大缸。日子長了,不利於家庭和平。

晚飯的時候,王菜花和陳二虎還跟白玉說,最近奇怪的很,白家人都老實的不得了。不說不找白玉的麻煩,陳二虎的麻煩,就連村裡其他人的小便宜也不找了,就跟撞了邪似的。

白玉笑笑不說話,想著是那次說的話嚇著他們了。她心裡好笑,竟然這樣貪生怕死。那他們肯定是害怕了唄,當然要夾緊尾巴做人了。她想那幾個肯定希望他們能淡化的沒有存在感,讓自己都想不到看不見他們才好。

早知道這樣有用,早點動手就好了,也免得跟他們磨磨唧唧搞這麼多次,好煩的。

白玉想的沒錯,白家人聽說上周末都沒回來的白玉帶著白子安回來過清明了。嚇得天還沒黑透就關緊了院門,所有人洗了洗,就躲在被子里,怕的要死。想到白玉手上有醫院都查不出來的毒藥,所有人都戰戰兢兢的,生怕白玉想起他們的不好來。要是往家裡的水缸里撒一把葯,誰能知道啊,死了就是白死。

估計這一夜,這家裡也只有被父母警告不能再去找白玉,但是並不真的明白其中利害的白子平,和根本不害怕白玉也不害怕死亡的白丫睡了一個好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