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兩百零七章 有點害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零七章 有點害怕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經過霍雲霆提醒,白玉才發現經過來往的人,都或多或少的要看她一眼。之前她知道有人在看她,但是人家走過這裡,看到人看一眼、兩眼都是很正常的,總不能讓人閉上眼睛走路吧,所以她也就沒有多想。

只是特意觀察之後,這些人看過來,可不是一眼、兩眼,特別是男的。她立刻放下了袖子和褲管,皺了皺眉,她一直是很想低調的在這村子里等到高考完了再說的。

不由自主的,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在想要不要弄點藥水,遮掩一下臉。

這時候她就聽到了白子安嫩嫩的小嗓子,「姐姐,姐姐,我來了。」她就放棄了這念頭,不說別人,要是自己的臉色變得不好看,第一個急得要哭鼻子的就是小傢伙了。她捨不得讓他傷心。

白玉繞過霍雲霆去接白子安和胖胖嘟嘟,白玉伸手捏了捏他的臉,「怎麼弄的髒兮兮的?」

小傢伙豪邁的一揮手,眼睛笑成一彎月,「沒事,在路上碰到白子平了,他要找我打架,我把他打的直哭,所以衣服有點臟。」白子安也穿了跟白玉一樣的寬鬆的麻布衣裳,只不過他的事薑黃色的,襯的小傢伙越發顯得白嫩可愛。因為天氣熱,又要幹活,這是白玉特意做的衣服,涼快又吸汗。

其實是老屋那邊的人怕白玉怕的要命,但是白子平根本不能理解為什麼要害怕白玉,他就更生氣了,覺得白玉肯定背後使壞了。這段時間哪怕他是家裡最受寵的人,也被派了送水的夥計。這不看到白子安穿的一身清爽好看,關鍵是他都不用自己提籃子,而是他的兩隻狗給他拉裝滿水的罐子、被子的小木車。這一切把白子平嫉妒的眼睛都紅了,撲上來就要找白子安的茬,白子平早就忘記了,早在過年那會兒他就打不過白子安了。

所以結果當然是白子安把他打的鼻子都流血了,哭爹喊娘的,好不可憐。

「你以後再欺負我姐姐和我,我還會揍你的,我肯定會保護我姐姐的。」白子安留下這句話,也不管他,揮揮小手,就讓胖胖和嘟嘟跟上了。

「衣服髒了沒事,下次跟白子平打架,也不要害怕,他現在肯定打不過你。」白玉一邊給胖胖和嘟嘟把小木車解開,一邊跟白子安講。霍雲霆看著聽了這話洋洋得意的白子安,有些吃驚,這教孩子能這麼教嗎?不是應該告訴他不能隨便打架嗎?

不過看看白子安肉肉的包子臉,霍雲霆點點頭,嗯,安安看著就不像隨便找人打架的樣子。

所以這兩人真的適合當家長嗎?還真的有待考察。

這時候白玉抱了一罐子水,要拿到田邊。霍雲霆忙接過來,白玉只好拿著幾隻竹杯子,是之前在山上特意砍了根大籃竹做的水杯。家裡人人一隻專用,因為都刻上了大家的樣子,一看就知道。

胖胖和嘟嘟追著田埂上飛舞的幾隻蝴蝶,忙的很,白子安也就讓它們撒歡去了,只喊,「胖胖嘟嘟,你們不要跑遠了。」得到汪汪兩聲當做回應,他就拉著白玉的衣擺跟在白玉旁邊往秧田那邊去了。

「姐姐,你怎麼正好在這裡,我還以為你在田裡呢,準備喊你過來拿水,我只能拿動杯子,抱不動這麼大的罐子。」他興滴滴的拉著白玉的衣服,另一隻手扯著路邊的草,開心的很。

「安安,我跟你講,這田裡有種饒黑色的蟲,吸血的,我之前沒見過,有點害怕。」白玉對著白子安和對著霍雲霆那是完全不一樣的,她從一開始就讓自己什麼都對小傢伙說,所以跟他說有點害怕,她也不覺得彆扭。

「真噠?這蟲子真壞,姐姐你別怕,我保護你。」白子安立刻豪氣萬丈,丟掉手裡的野草,小胸脯拍的啪啪作響,雄赳赳氣昂昂很有決心的樣子。

「霍二哥說這蟲子叫螞蟥,待會兒讓他捉一個你認一認,免得你以後見了,跟我一樣不認得。」「白玉」以前被父母寵愛,也是從來沒下過水田的,所以白玉真真的不知道這東西。

「多小?跟蒼蠅一樣小嗎?那不好捉吧?」白子安想了想,歪頭問白玉。

「不是,沒有那麼小,有你的指頭那麼長。」想到那個螞蟥的樣子,白玉又有點噁心的感覺了,「所以安安,我決定了,我待會兒要把褲腳和袖口紮緊,不管衣服臟不臟,就那樣下田去幹活。」

白子安是很會心疼姐姐的,他扯了陳白玉的衣擺,「姐姐你害怕就不做了吧,我去就好了,我不怕蟲子。」他知道二叔二嬸,還幫忙種了自己和姐姐的田,要是他們一點活也不幹,這樣不好。

「可是那個水加泥巴的,你一下去估計得到你大腿那麼高,還是我去,我把褲子綁緊了,它咬不到我。」白玉搖頭,這還是小包子呢,哪能下田幹活?

一直聽著他們說話的霍雲霆心裡有點不是滋味,阿玉還是把自己當外人,當著自己的面,只會僵硬著胳膊腿,可是白子安這個小不點跟前就能這麼大方的說害怕。不過等到兩人商量幹活的事,霍雲霆抿了抿唇,不高興的說,「阿玉、安安,你們是不是忘了我,我給陳家幹活又不是因為跟陳家交好,我是因為你們才幹活的。這樣怎麼就不能算阿玉和安安幹活了,所以你們別爭了,我多做點就行了。你們送了水,回家做飯也是一樣。」

「不要這麼算,二叔二嬸會不高興的,我沒關係,之前就是因為沒見過。」白玉想了想那個蟲子,吸了自己的血未必是好事,補過頭了,不僅會死人,也會死蟲的。這樣想,她也能稍微克服一點噁心。

正好到了田邊,白子安喊,「二嬸、文傑哥哥、文禮哥哥,來喝水了。」找了個有些清水的水窪,幾人洗了手,人人拿著自己的杯子接水喝。霍雲霆在白家待久了之後,也有了專屬自己的杯子了,刻著他穿軍裝的樣子,他很喜歡,央著白玉多做了一個,打算帶到部隊去用。

幾人在樹蔭底下喝水,這個點,送水來田裡的人家還是很獠揮辛餃家的人也在這邊喝水,他們都是全家共用一個粗瓷碗,一個人喝完了另一個人接著接水喝,農村人也沒那些講究。這見著白玉他們這邊一人捧著一隻竹杯子,就很羨慕。

「哎喲,陳家嫂子,你們這過的跟在家裡一樣愜意啊,送水還一人帶一隻水杯來。」一個嬸子就笑嘻嘻的調侃,只是眼睛偏偏緊緊的盯著霍雲霆,覺得這小夥子長得真高真壯,要是能說給娘家侄女,多好。

「呵呵,我們安安和安安的狗送來的水,我們安安可懂事了。」王菜花像任何一個慈愛的母親一樣,誇獎自己的孩子,總是笑的溫柔又美麗。

「喲,安安這麼小點,就能搬動這麼大一罐水啊?還有這杯子,狗怎麼能幫上忙?」另外一個大娘笑呵呵的接話。

「這不安安非要幫忙做事,阿玉一向慣她弟弟,就自己動手做了個小木車,把裝了水的罐子和杯子放小車裡,兩隻狗一起拉車就給我們送過來了。」王菜花臉上的得意不要太明顯,我的孩子就是這麼聰明,嫉妒也沒有用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