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兩百零八章 農忙 秀孩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零八章 農忙 秀孩子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三個女人一台戲,更不要說三個中年婦女了,一向不愛在村裡東家逛了西家躥的王菜花也跟他們說了好一會兒。總之,就是各種炫耀,炫耀完手巧,炫耀孩子有本事會賺錢,炫耀孩子成績好,炫耀孩子懂事,炫耀的幾個說話的人臉都青了。

直到陳二虎轉回來給擔子裝秧苗的時候,王菜花才殷勤的照顧丈夫喝完水,繼續回田裡忙了。霍雲霆也不好一直在邊上休息,那頭牛怕霍雲霆怕的要死,他不在也不敢跑遠了,一直在旁邊的田埂上吃草,所以霍雲霆三下兩下就繼續耕田了。

他還是很擔心白玉,總是用餘光看著白玉,發現那個傻姑娘真的用稻草紮緊了褲腳和袖口就這樣下田了。他皺了皺眉,名不正言不順的,他的確不能開口跟陳家人說,我幫阿玉幹活,你們別讓阿玉幹了。

這樣一說,給人感覺就好像陳家人在逼著白玉幹活一樣,的確會讓他們很難堪。所以哪怕他很心疼,也忍住了。

白子安也很心疼姐姐白玉,只是他挽著褲子露出一截胖乎乎的小腿,偷偷在田邊試了下,真箇小腿進去了,還沒探到底部。他就知道自己幫不上忙,鬱悶的蹲在樹蔭底下,小胖手捧著肉臉蛋,看著白玉在水田裡忙的背影,一忽兒一忽兒的嘆氣。沒長大真不好。

十一點半,白玉回家做了一大家子人的飯菜,用大籃子裝了提到田邊,讓大家來吃飯。又引來一波紅眼病,因為白玉做的都是肉菜,紅燒鯽魚、麻辣雞腿、爆炒豬肝、老鴨湯、土豆燉牛肉、紅燒肉,攤的金黃的雞蛋餅,蒸的香噴噴的米飯,還有一壺解暑的酸梅湯。

這比一般人家過年吃的還要好,一起吃飯的人哪能不眼紅。王菜花也嗔怪白玉做的太好了,白玉卻淡淡的說,「這麼累,不吃好了,生了病,花的錢,比這個還多。」就這一句,把陳二虎一家什麼嘮叨都堵回去了。

到了下午大家都到三畝半插秧,白玉讓小傢伙回家睡午覺,他不幹,就蹲在樹蔭里守著白玉。她只好下田,她沒插過秧。仔細觀察了下,做的最好最快的竟然不是王菜花,而是陳二虎。她仔細看了看陳二虎的動作,然後完全複製了陳二虎的動作,成了整個勞動隊伍里做的第二好、第二塊的人。而且她體力不知道比陳二虎好多少,所以時間長了之後,反而是她做的最好最快。

霍雲霆雖然在部隊鍛煉的多,他學習能力超強,插秧難不倒他,但是難不倒不等於他做的特別好,跟已經干過幾年這個活的陳文傑差不多吧。所以水田裡最差的就是小搗蛋陳文禮了,他今年進了十一歲,做事本來就耐心不足,腰酸背痛的就站起來,扭屁股扭腰的。

做熟了之後,白玉的動作更快了,那撥秧苗和插秧苗的動作,就跟有了虛影一樣,快的都讓人看不清了。王菜花怕累著孩子,喊她慢一點沒關係。白玉揮了揮手說,「二嬸,沒事,我有武功的。」其實是她想早點幹完農活,讓白子安少受點罪。這大中午的他哪怕躲在樹蔭里,對於他先天虛弱的身體來說,也是考驗。雖然她讓白子安回家,但是她自己心裡也是不放心的。

說到底這世界不是她三百年學習中熟悉到的世界,她對這裡充滿了戒備,所以她常常不放心白玉離開她的視線。今天早上實在是出門太早了,這又是田地里,也不能把小傢伙抱來這裡睡覺,她勸自己都勸了半天,才施了個保護陣,再出的門。

白玉插秧跟開了掛一樣,所以三畝半,王菜花以為今天絕對弄不完的,到天剛剛擦黑的時候,就弄完了。她拍著酸痛的肩膀,拎著秧馬往家裡走,還操心抱著昏昏欲睡的白子安的白玉,「阿玉,你今天這麼干,有沒有哪裡痛?千萬別瞞著二嬸。」

「沒有,我哪裡都好。你肩膀痛嗎?我回去之後送瓶藥酒給你,回去揉一揉,明早就好了。」白玉拍拍打瞌睡打的腦袋一點一點的小傢伙,心疼壞了。

然後她回頭看沉默的霍雲霆,「霍二哥,你習不習慣?你要是不習慣,就回部隊。」她想她是很不習慣的,要是能不做這些事的話,她肯定不做。霍雲霆也算是這世界高層次的人物了,肯定也不能習慣。

他當然習慣不了了,但是誰叫這中間有個詞語叫愛情呢?讓心上的小姑娘苦哈哈的干農活,自己跑到部隊去躲清靜,這種事霍雲霆再投一次胎他也做不出來。

「沒事,瞎想什麼。」霍雲霆耐不住手癢,揉了揉白玉的發頂。這動作讓白玉瞪大眼睛看霍雲霆,一副你爪子放錯地方的模樣。

偏偏霍雲霆看著她這樣隱隱要炸毛的樣子,覺得可愛極了,他冷硬的臉上笑得柔和,還手賤的又揉了一下,「怎麼了?」

能怎麼,總不能人家剛辛辛苦苦的幫你幹活了,就把人揍一頓,所以白玉偏頭躲開,走到離霍雲霆遠的另外一邊。

王菜花急著回家給孩子們做飯,陳二虎則牽著水牛,找地方喝水了,再回家。所以看到這一切的,只有陳文傑和陳文禮兩個傻小子,他們覺得這很正常,大家喜歡小孩子的時候都喜歡摸摸頭。他們覺得白玉也跟他們差不多大,都還是孩子。最最最關鍵的是,這兩人也是沒開竅的人,根本想不到霍雲霆在撩白玉那地方去。

總不能把人惹急了,霍雲霆就一手插在褲子口袋裡,往前走。而這邊白玉努力忽略燒紅的耳朵,抱緊白子安,招呼胖胖嘟嘟,快步往家裡走。這人有毛病吧,手癢就該剁了,哪能往自己頭上放。這動作太親密了,白子安不是沒做過,但是他是嫩嫩的小孩子,完全不一樣好么。他離得這麼近,他身上屬於他的濃烈的男性氣息,全都撲進了自己的鼻子,實在是太親密了,這不好。

白玉皺皺眉,回家就燒水洗澡,讓自己忙碌起來,把那點**辣的感覺都沉默在心底深處,才算收拾好,去陳家吃晚飯。

經過四天的忙碌,一些大的水田總算都弄完了,陳二虎心疼孩子,就說讓他們在家裡休息,剩下的這些小的水田,他和王菜花自己種就好了。白子安因為這幾天陪著熬了幾天,好像縮水了一圈,白玉因為心疼,也就答應了。

因為天天曬太陽,小傢伙苦夏的厲害,吃不下什麼東西,只能喝點粥水。白玉一大早帶著白子安還有霍雲霆、陳文傑、陳文禮,往山上走去,還背了不少吃的。

走了很久,到了一個山谷,氣溫皺降了十度。白玉拿出給小傢伙準備的薄外套,讓他穿好,讓他跟胖胖和嘟嘟在山谷里的小溪邊好好的跑跑玩耍了一會兒。她用弓箭射到幾隻來這裡喝水的鳥,讓陳文傑去撿回來烤肉吃。

等差不多了,擺了家裡帶出來的飯菜,水果點心,白玉才叫過白子安,「安安,來,看你還吃不吃的下?」

在這陰涼的環境里,跑動了一個多小時,白子安果然餓了,自己一個人就吃了一整隻鳥肉,小半碗飯,還吃了不少水果。白玉看他吃的香甜,總算放心,自己才吃了點東西。

陳家兄弟倆,也因為陰涼,吃的不少,肚子撐了。

休息了一會兒,霍雲霆主動背著背過來的背簍,「阿玉,回吧,再不回,陳家叔嬸要擔心了。」出門的時候,就說是要帶著安安到涼快的地方,好讓他多吃一點飯。霍雲霆覺得,陳家叔嬸肯定以為,他們最多到山腰才同意的。

可是白玉這明顯都翻過了一整座山,他一直很奇怪,為什麼這一路上,根本沒碰到什麼大型動物,也沒有有毒的蛇和蟲。想了想,他覺得這肯定跟白玉有關,但是關係沒到那個份兒上,白玉應該不會說,他就把這事記在心裡,打算以後再問。

「那我們慢慢走出去,我怕安安還沒消化,一出去,又難受,要是噁心反胃,反而會更難受了。」白玉也知道陳家叔嬸肯定沒想著自己能翻過山頭。

白子安知道今天來這裡都是因為自己,他依偎到白玉身邊,抱著她的腿,「姐姐,我明天肯定好好吃飯,不用你再帶我出來吃飯。」

「不用覺得對不起,這是因為安安在我們插秧的時候,一直陪了好幾天,才會這麼難過的,因為你年紀還校等緩過這幾天,肯定就會好的。」白玉看他小可憐的樣子,認真的告訴他,這不是他的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