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兩百一十章 發現屍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一十章 發現屍體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選好了院子,白玉就先陪著他們一起掃了揚塵。因為前房主搬家的時候,把能搬的東西都搬走了,所以院子里什麼都沒有,雪洞似的。也只是擦了門窗,掃了地就沒什麼乾的了。

白玉就說,「我們先找地方吃飯吧,然後再去買東西。」

沒有別的辦法,都點頭同意。這到了大城市,陳文傑和陳文禮都覺得自己眼睛不夠用了,他倆看什麼都驚奇,活脫脫鄉下人進城的土包子模樣。

咋呼了好一會兒,各種問白玉,白玉也不惱他們,也不覺得丟人,問什麼,只要知道的都告訴他們。找了家小飯館,幾人美美的搓了一頓,填飽了肚皮。

白玉再問他們,「我也不知道哪裡買傢具這些,我和安安來京都都是逛吃玩,生活區這方面知道的很少的。」

陳文傑兩兄弟也搖頭,他們手上從來沒過過超過10塊錢,哪知道怎麼置辦一個家?小包子立刻張嘴,「找霍二哥幫忙埃」霍雲霆可是在小傢伙耳朵邊上不知道念叨多少遍了,只要姐姐和他有困難,一定要去找他,他肯定會幫忙的。

聽他提到霍雲霆,白玉想到之前有說他發小是做房地產的,她就說,「霍二哥在部隊,找他沒用,我們找小猴子。」因為侯俊彥子在霍雲霆腿還沒好之前,老是跟在他身邊照顧他,所以白玉也跟侯俊彥熟悉了,跟著霍雲霆喊他小猴子,就連白子安都喊他小猴子哥哥了。

說干就干,白玉就拿出了侯俊彥之前給她的名片,之前都是扔在幻境裡面的,方便的很。

早就說了侯俊彥長得妖嬈,女的還好看,但是是性格有些跳脫的人,真的讓他在辦公室里看文件簽文件,那比殺了他還難。所以他在明達地產公司裡面就負責和人喝酒拿項目,說起來這件事還這沒有人能超過他。他的合伙人於志楠雖然看起來有些大大咧咧、陽光小伙的樣子,那是跟朋友相處,在生意場上,那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主。要不然侯家和於家到了什麼時候,都不能同意讓這兩孩子,自己闖蕩,不然明擺著被騙嘛。

雖然兩人做了才兩年多,但是家裡資本雄厚,一般二般的人還真的干不過他們,發展的很不錯。當初兩人要合夥做生意,誰都信不過他們,家裡還多番阻攔,就只有霍雲霆二話不說,把自己這些年從股市還有投資給別人賺的錢給了他們。兩人摸著石頭過橋,遇到大難關的時候請教霍雲霆,總算是把公司辦了起來。

這不今天侯俊彥又不在公司,跟政府相關部門的人喝酒去了,這個大項目拿到手,做的好能凈賺五千萬呢。所以白玉打電話到他辦公室的時候,是秘書接的,「您好,這裡是明達地產公司,侯總經理辦公室,請問你是?」

「小猴子他不在嗎?」

辦公室里的美女秘書聽到電話里好聽的女聲,心裡一陣不得勁,這是誰啊,跟總經理這麼親密,竟然叫他的綽號。因為她是侯俊彥的秘書,跟侯俊彥處的久了,就聽過侯俊彥的長輩、發小,就是親近的人全都是這麼叫他的。不過這兩年,她還真沒聽過年輕女孩這麼叫過他,暗戀上司許久的美女秘書,心裡翻滾難過,聲音都變得惡聲惡氣起來,「你是誰?怎麼能在辦公室這樣的場景叫我們總經理的綽號,這樣要是別人聽見了,我們總經理多沒面子?」

正好於志楠經過侯俊彥辦公室門口,聽見美女秘書這麼罵,一想就知道這是有人打電話喊了小猴子了,也不能說秘書說錯了,但是要是是好兄弟,且輪不上一個秘書發狠呢!

他上前就拿過了秘書手上的電話,放在耳邊說話,「喂?哪位?」

那邊白玉一聽就知道,這個還是不是侯俊彥,但是這個人還挺禮貌,再說她也急需人幫忙,不然房子還不能住呢。「我是白玉,找小猴子有事。」

於志楠一聽竟然是白玉,那看著美女秘書的眼睛就變得銳利起來,好似能剜下一塊肉一般。他當然生氣了,你一個秘書,搞不清楚是誰,就能這麼說話了?這可是我們二嫂,我們二哥有救命之恩的姑娘,還是二哥放在心尖上的姑娘,討好膜拜且來不及,怎麼能惡聲惡氣。

他握緊話筒,聲音柔和,沒了董事長的威嚴沉穩,又變成了在兄弟面前的陽光男孩,「白玉啊,我是於志楠。你記得我吧,二哥的發小,我們一起吃過飯的。在醫院也見過,只是你那時候為了二哥累得很,就沒說上話。」

「嗯,我記得。」這邊白玉不知道怎麼他一下子就熱絡起來,感覺天都聊不下去了,我找侯俊彥呢,你把侯俊彥找來不就行了,瞎嘮什麼嗑埃

「記得啊,記得就好。你找小猴子什麼事啊?他今天出去談事情去了,你有什麼事,直接跟我說,可以嗎?」於志楠是很想能幫得上白玉的,巴結好了未來二嫂,以後得罪了二哥,二哥收拾起人來,不還得考慮考慮嗎?再說就不說二哥對她的感情,就說她救了二哥,就是他於志楠的恩人,有恩報恩,沒毛玻

「也行,我記得你跟他一樣是做房地產的。我在京都買了一處三進的四合院,這次帶著弟弟們準備住一段時間,裡面太空了,什麼都沒有。想著你做這行的,有沒有認識家裝這方面的人,我想儘快住進去。」

「哦哦,這個簡單。二……」準備喊二嫂的,突然想起來病床上霍雲霆面對大家調侃二嫂的時候,陰著臉叮囑不許在白玉面前放肆,不然要他們好看的樣子。於志楠嚇得,差點咬到舌頭,他頓了頓才接著說,「白玉,你把地址告訴我,我帶著人來看看,你們在家等著就行了。」

「好。」白玉也不客氣,反正她又不是不給錢。以後給他一顆養身丹藥,當做回報就行了。

後來侯俊彥知道自己漏接了一通電話,就沒了一顆極品好丹藥的時候,那是咬死於志楠的心都有了。恨不得抱著白玉撒潑打滾,求撫摸、求愛護,撒嬌耍賴,不回家好些天,才讓白玉也給了他一顆一樣的丹藥。回去送給侯老爺子,讓他沒病美痛的過了晚年最平順的三年,才離世而去。

這也是后話,暫且不提。

打完電話,白玉就無事一身輕了,帶著孩子們,溜達溜達的回了院子。三男孩都很興奮,院子里到處走走看看,白玉用精神力探查的時候,還發現主院的閣樓上有個小夾層裝的是貴重的玉鐲、翡翠和金首飾,書房裡有一個小密室有一些古籍古畫瓷器之類的,還有金銀首飾。前院書房前面養魚的大水缸底下,埋了一個大箱子,也是書籍字畫絹帛之類的。今天看中咬住的玲瓏苑的樓的三層地板上也有個夾層。三個側院里樹底下埋東西的更是有五六處,有害人的藥渣子、藏得金銀、仿古咒術制的布娃娃。哎喲簡直五花八門,這都住過什麼人家啊?

因為發現這房子可能是真的很久了,有百年歷史了,藏污納垢的。畢竟安安命格輕,白玉怕有什麼不好,後來檢查的更仔細了,整個院子里最大的湖泊里竟好似有屍體一般,還有七八個木箱子,裡面竟然都是金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