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兩百一十一章 求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一十一章 求助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天吶,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當時買的時候,只圖它大,而且院子古風建築,合她的口味。可是現在這樣子,白玉真的很想退換貨。現在這情況,只找侯俊彥、於志楠沒用埃她把檢查到的箱子還有密室、夾層里的東西,還有湖底一些別的東西,全都收到了幻境裡面,要不然待會兒撈出屍體的時候,發現湖裡有箱子。裡面還是這麼多金子,那還不得引著人把她這院子給掘地三尺埃除了湖水裡的屍體,這收進去,白玉要嘔死了。

她不放心孩子們待在裡面,帶上行李,讓他們趕緊出來,找了公園,讓他們在自己眼前玩。雖然幾人有些疑惑,但是還是聽她的話,她找了公用電話打電話。這次先直接找了於志楠,說她現在有點急事,沒辦法見他帶來的人,請他尋摸一下,專門修復古建築還有賣配合古建築傢具的人。

然後給部隊的霍雲霆打電話,她慢吞吞的告訴霍雲霆,「霍二哥,我在京都買了一間院子。原本三進的院子很大,我很喜歡。這個暑假帶著安安還有陳家兄弟倆來京都玩耍的,打算住進去的。只是今天我第一次仔細逛院子,發現湖水裡有具屍體。我怎麼辦?」

「報警的話,我也不能說,我為什麼知道裡面有屍體啊?」白玉說著有點鬱悶起來,這次是不是出門沒看黃曆,不該出門的,這麼糟心?

部隊的霍雲霆還來不及高興,小姑娘終於想起來主動給他打電話了,就被她這一棒子給敲的暈乎乎的。這都是什麼路數,買個房子,還買到屍體了?

他揪了揪眉心問,「你就隔著水一看就知道裡面有屍體了?」

當然不是了,精神力看的,隔著水看,當然還是看到水了。精神力比眼睛還厲害好么,湖裡不僅有屍體和那些箱子,還有一隻金釵、兩隻玉佩、三隻不成對的耳環、一個玉扳指呢。當然我是不能讓別人在這院子里發現金銀的,要不然傳出去了,還能住嗎?

「沒具體看,不知道死了多久,也不知道男女。」白玉還是避重就輕,當然沒仔細看了,看到是個屍體,就繞過了好么,這麼噁心的玩意,看那麼仔細幹啥?

霍雲霆也發現了,其實白玉沒回答他的問題,但是她不想說,他也不願意逼問,就開口說,「這件事我會讓人辦的。你先住到家裡去,等清理整理好了,能住人的時候,我再告訴你搬家。」他也知道小姑娘不願意住到別人家裡,不想勉強她一直住在自己家,畢竟在哪兒都不如在自己的地盤上自在。

「我……」

聽出來白玉要反駁,霍雲霆溫聲說,「阿玉,聽話,嗯?你要是自己一個就算了,現在安安在,胖胖和嘟嘟愈發大了。這次陳文傑、陳文禮都跟來,你要是全打算自己看顧,要是出了意外多不好。爺爺奶奶很喜歡安安的,你知道的,對不對?」

看她好一會兒不做聲,霍雲霆知道白玉在考慮,他就幫忙做了決定,「好了,就這麼定了,你們就在公園等著吧,我打電話,讓家裡司機去接你們。」

這時候路上的小汽車不那麼多,所以四十多分鐘,陳軍子就開著車來了。他是個溫和的性子,白子安很喜歡他,上前抱他的腿,「軍子叔,你來接我嗎?姐姐說我們家裡現在還不能住,要住到大院去。」

白玉大概解釋了一下,院子近段時間要請人,好好整理一番,工人吵吵鬧鬧的,住在那裡也不安靜,還是先住到朋友家裡,等弄好了,立馬搬回來。

雖然陳文傑和陳文禮有點到大戶人家做客的怯生生的感覺,但是白玉拍了拍他們的肩膀,告訴他們,沒關係,都是一樣的。讓他們害怕擔憂的時候想想,他們也不缺錢,就行了。

到了霍家,霍長安、程秀雲和蕭紀瀾在院子里接他們。看到白子安都忍不住往前走的,要抱他。小傢伙樂顛顛的先撲了霍長安,然後笑哈哈的撲程秀雲,最後又轉到蕭紀瀾懷裡。各種問,你有沒有想我,我好想你埃

他一個就把三個人哄高興了,胖胖和嘟嘟也不幹示弱,跑來跑去的汪汪,尾巴搖的都要看不清了,小諂媚的樣子,不忍直視。

白玉站在他們面前,先是問好,「霍爺爺霍奶奶霍伯母好。」然後轉身招呼陳文傑他倆,「文傑、文禮來。這是霍二哥的爺爺奶奶和媽媽,你們問好。」

兩人在白玉手上已經被隱隱教導了一年,這時候還是能拿的出手的,兩人板板正正的站在那裡,跟兩棵小白楊似的,「霍爺爺、霍奶奶、霍伯母好,我是陳文傑。」

一行人這才進了客廳,坐了下來,霍長安對有本事的人一向尊敬,而且小寶貝蛋孫子喜歡人家,老人家也不願意在拿捏著身段。蘇酥別的說的可能不對,但有一句是對的,霍小二常年在部隊裡面,家裡人給他的加分就顯得很重要了。當爺爺的可不能拖後腿,所以他主動說,「阿玉啊,上次南宮家的事,是爺爺不對。明明知道你不太想這樣到處救人出風頭,但是南宮家求上來,我還是給你打了電話,讓你難做了。」

「沒事,我以後要多多看病人,為了安安積福報。」她不能人人都告訴是為了給白子安改命格,但是說到做姐姐的做好事給弟弟積陰德,也是很正常的,大家雖然會奇怪,但是好人有好報,做好事總是沒錯噠。也沒誰究根問底的非要知道,為什麼一個冷情冷性的姑娘,轉了性子,要行醫治病救人了。

她說著這句話,看著一旁跟陳嫂撒嬌的白子安,眼裡溫柔的可以滴出水來,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改變安安的命軌。白玉轉頭看過來繼續說,「大家可以介紹病人給我,但是我會選擇的,為惡之人我不治,必死之人我也不治,不是難治之症我也不治。」

為惡和必死的人救了都會有損福報的,太過簡單的病治了,起不到聚集功德的作用。治這些小病小痛的時間,可以用來尋摸著收幾個徒弟,以後徒弟治好病人,當師傅的也可以收到一些功德,雖然同樣一個病人得到的功德沒有自己親手治療得到的多,但是積少成多,還是比自己一個一個去看,要好很多。

只要耐心投資,肯定會得到高回報的。

因為白玉剛剛醫好了,整個京都上流社會都覺得必死的曲小苑和南宮圓,所以在場的三個霍家人也沒覺得白玉說的這個話狂妄自大。只是蕭紀瀾覺得奇怪,「阿玉,你的意思是南宮夫人病成那樣,還不算是必死之人?」

「不算的,霍二哥沒說嗎?她的確是身體不好,病的馬上要死了,但是是人下毒害她。也不能這樣說,有的人就算是被下毒,也算是必死之人。這麼說吧,南宮家沒壞人,做了許多好事,所以給她們遇到貴人的機會。」總不能說她倆命格上就是得遇貴人,能遇難成祥吧。

「不論好人壞人,就是要死了不一定就是必死的,好人的使命沒完成,會有貴人。但是壞人也有壞人的使命,沒完成的時候,都會允許有轉機的。但是沒抓住,死了也就死了。」這是個玄之又玄的東西,白玉也解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