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一十三章 跟霍成邦對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三章 跟霍成邦對話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他立刻把這個消息報告給了軍部,當時紅鷹計劃的負責人就是於志楠的父親於明德。於明德比霍雲霆的爸爸年紀小一點,是z軍區的師長。

正好這次搜查隊伍是霍雲霆讓去的,也是部隊里的人。也正好調查人里有紅鷹計劃的行動人員,因為他不是高層領導人員,不能完全看懂這密碼,但是隱隱的紅鷹計劃這四個字,卻不能讓他不動容。因此這個遲來了三年的消息,輾轉還是回到了於明德的手裡

三年前,失去了底的消息,但是紅鷹的身份很重要還有運送進來的毒品量也真的太多了,所以於明德還是按照先前部署的計劃,咬著牙實施了抓捕行動。只是以慘白告終,他們沒有緝獲毒品,連紅鷹的臉都沒見到,卻失去了二十一名特種兵的生命,32人受傷。最後這32人中有9個因重傷退伍,告別了他們最心愛的部隊。

這些全部都是紅鷹計劃的損失,於明德也受到了軍部的嚴厲處分。現在於明德緊緊的盯著這字條,他牙幫子咬的死緊,原來這一切的一切,這些鮮血,全部都是因為內鬼。

紙條的反面以特殊的形式,標誌著這個底的身份,凌亂的線條,摺疊幾下之後,就是一個川字。於明德好像還能通過這張沉在水中三年的紙條,看到那張曬的黑的發光的,在陽光下,笑的比陽光還要絢爛的陽光男孩。那是於明德第一次見到這個孩子,他背著家裡偷偷參軍,入伍之後,他們家也拿他沒辦法。

只是家人還是不放心,畢竟滿門柔弱書生,哪能上戰場殺敵呢。他爺爺找上於家,親自跟他說,要是能的話,幫他多多照看那個孩子。那時候啊,他才入伍沒多久,在訓練場上看到他,和戰友們打鬧,笑的像個孩子。

要他做底的時候,這孩子從軍也已經20年了。腥風血雨,他早笑不出那樣純粹的模樣了。站在他辦公室里,決心去執行這個任務的時候,那孩子鋼板一樣的身軀,如電一樣的目光,都顯示著他已經成了這個國家堅實的守護著中剛強的一員。

於明德能想象到危急的時候,為了不暴露這次行動,他把要傳出來的消息,用塑料包住吞進肚子里的緊急情況。那時候肯定就是生死一線的時候了吧,

於明德虎目含淚,手下的每一個士兵都是他的孩子,一下子沒了這幾十個,那些日子,他真真是夜不安枕,食難下咽。煎熬了好些時候,他才挺過來。雖然他知道這孩子肯定是凶多吉少了,可是一直沒見到他的屍體,整個行動地,方圓十里,y國那邊也是細細打聽許久,也沒有他的消息,所以於明德還是暗暗期盼這孩子還活著的。

年年接到他家的電話,於明德還忍著難過說,孩子是執行任務去了,這是高級機密,不能說的,讓他們放心。

他握緊拳頭,眼珠因為憤怒,出鮮紅的血絲來,他一定要揪出這個內鬼,還有紅鷹那幫人,他一定要這些人血債血償。

因此他顧不上霍雲霆的囑託,讓他們別去找白玉,直接跟霍成邦說了。霍成邦可是整個陸軍總司令,這些事沒他不能知道的。

霍成邦跟白玉提到院子的事,白玉就知道這是有事要問自己了,她不喜歡拐彎抹角,「霍伯伯,你直接問。」

「好,你跟我來書房吧。」霍成邦也不習慣跟小女娃柔聲細語,領頭就上了二樓書房。

他坐到自己的書桌後面,看著跟進來的白玉說,「原本以為只是普通的殺人案子,這明顯是跟你沒關係的,自然麻煩不到你。」

「可是現在死的這個人不一般,我想要你告訴我,把你從這個宅子開始扯上關係到現在的一點一滴都告訴我。」霍成邦說到正事的時候,腰板筆直,軍人形象可見一斑。

原本白玉是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怎麼買房子的,才喬裝打扮賣的藥材,但是現在很明顯不得不說。她知道霍成邦不是一般人,連他都親自出面了解這件事了,肯定不是什麼小事。

她也就和盤托出,直接說了自己怎麼看中的房子,怎麼賣的藥材,在誰手裡買的宅子。「那個原來的房主,五十多歲,他說他的兒子在國外發展的不錯,全家打算移民。一家人再也不回來了,他這樣的老宅院如果不住人,久了也就敗了。要是租出去,要租好多人家,那樣房子也就會被弄的不像樣子,他就想賣給看起來能好好養護這宅子的人家。」

「我想著,他是看我能一下子拿出這麼多錢來,覺得我不差錢。而且我是女孩子,穿的還是手繡的衣裳,知道我肯定欣賞這樣的古四合院,能愛護這宅子,才賣給我的。」

「之後我就一直沒經過宅子,因為我並不想讓別人知道我現在就能買房子,不想讓別人知道我有很珍貴的藥材,這是件很麻煩的事。」

「這次我也沒打算要住進去的,只是安安想要陳家兄弟跟他一起來玩,我想著帶了這麼多孩子,還是有個房子住比較好。整理的時候,我仔細看了看房子,才知道有這個屍體的。」

聽她說了這麼多,霍成邦終於要問最主要的問題了,「你怎麼能一看就知道水裡有屍體的?」

這一刻白玉生平第一次感覺到後悔,她就不應該把湖底有屍體這件事給爆出來。哪知道這人好死不死的好像還是什麼重要人物,煩死了。她抿抿唇,心裡生出一股厭氣,皺眉說,「霍伯伯,具體的我說了你不會相信的,我也不想具體說,也不願意說假話,但是我的確是一看就知道。」

霍成邦覺得她肯定是學會了什麼古武秘籍,心裡熱乎乎的就問,「阿玉,是不是什麼內功心法,練會了就能隔水看東西。」

他這樣一說,白玉還想起來的確是有種功夫,練了之後視力能得到強化,要是水不太深,也不是很渾濁,看看東西很正常的,黑夜如晝都是有可能的。她捏捏自己的手指說,「有一門內功心法叫七木心,它有七層功法,每一層都能強化人體的身體結構,練到第五層院子里那個湖運轉功法去看,很容易的。」不過我可沒說,我是運轉功法去看的啊,誤會了不怪我。

霍成邦眼睛都亮了,不過身為高層領導人,他一向威嚴慣了,做不出眼巴巴的樣子,但是渴望的眸光還是遮不住的,「只能強化視力嗎?」

「不是,既然是內功心法,看東西,肯定是附屬功能,最主要的還是增強內力,提升戰鬥力的。」白族可是以武入道啊,生來就是為打架而生的,怎麼可能收藏這麼雞肋的內功心法?這不是搞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