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一十四章 武功秘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四章 武功秘籍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這話一出,霍成邦就更心動了,可是他覺得這肯定不是輕易就能讓人拿出來的東西。可是讓他放著這麼好的機會不去抓,他真覺得自己會遭雷劈的,「阿玉,你這功法能拿出來嗎?」

白玉這才認真看霍成邦,明白過來,這後面幾句根本就是對這門功夫動心了。她仔細看了看霍成邦才說,「霍伯伯雖然你在軍部位置這麼高了,身手肯定很好,但是你不能練,骨頭都老了。」

這耿直的話,把霍成邦給噎的不輕,什麼叫骨頭都老了,老子現在還能上戰場好不好?深呼吸一口氣,不能對軟軟糯糯的小閨女發脾氣,不能對軟軟糯糯的小閨女發脾氣,不能對軟軟糯糯的小閨女發脾氣,連說了三遍才壓下心中那口氣。他跟白玉說,「不是,不是我學,我拿到部隊讓那些好苗子學學。你願意拿出來嗎?」

白玉納悶,難道自己表現的一向很摳門,想也知道有一整棟樓的武功秘籍,這七木心薄薄的一小本,自己也不會在意埃可是白玉忘記了,別人可不知道她有一棟樓,這時間,大家都在猜有古武世家,也不知真假。就算是真的有,那些武功心法,誰還不是藏著掖著,哪會這樣大大方方的拿出來共享埃

雖然是覺得沒什麼,但是也不能輕易就給吧。要是太容易了,會不會覺得自己還有好多,一直要一直要,這麻煩無窮無盡了還。不過懷璧其罪,她不拿出來也不行。

「我可以拿出來」,不過不等霍成邦高興,白玉小手一抬,「我有條件。」

「什麼條件,你說。」只要能拿出來,霍成邦覺得不太過分的,都能滿足。

「第一、不能讓別人知道是我拿出來的。第二,練不會不能找我。第三,練錯了走火入魔自己負責。這是我的條件,答應了我就給你。」還是提幾個條件好,要是人人都到她這兒求武功秘籍,好煩的。

霍成邦這會兒有點麻爪了,對呀,他還沒聽說過有誰練過內功的,氣功倒是有,但這不是一個路數的吧?這要到手了,練不會有個啥子用?真要是練錯了,走火入魔,那還完蛋些。「難不難練?」

「不知道,有天分的吧。安安就是小傻蛋,一套劍法,和配套的內功心法,練了這麼久,才微微有點樣子。」

這下子霍成邦心裡就咯一下了,這還是白玉教的呢,白玉就說白子安笨,學的慢,那其他人還能學嗎?可是這是霍成邦不了解白玉,至於白玉,她沒有真的在擎天大陸生活過,沒有戰鬥過,也不了解自己。像她這樣,練完了一整個白族的武功秘籍的白族人其實是沒有的。一般都是專練一項,比如輕功、劍法、槍法、刀法、鞭法等等。然後在戰鬥中去提升自己,一直練出鬥氣,然後再尋找道門。

只是白玉雖然有玉簡,玉簡讓她選自己想練的武功練,那就練唄。她沒什麼特別喜歡的,看到跟自己之前學到的功法不衝突的就練習。最開始的時候她練的全都是陽性的功法,因為第一本功法就是陽性的。所有的陰性功法都跟她之前練的有衝突,她並沒有練習。之後她入道了,能完全調和體內氣息的時候,有時候她無聊,就把陰性的功法也練了個遍。

所以短短三百年,中間還有好些日子不務正業,她練完了武功,看完了白族的藏書,學會了書畫雕刻彈琴等十八般武藝,證明她真的是天才中的天才一樣的人物,只是她自己根本不知道。

考慮了一番,霍成邦覺得還是拿到手再說,練不練的會先不說,沒得練才是關鍵。所以他鄭重說,「好,我答應你,絕對不讓人知道是你拿出來的。」想想心頭還是火熱一片,要是學會內功心法,那單兵作戰能力,得再進好大一個台階。

為了解決看到這個破屍體的事,奉獻出一本小秘籍,要是以後再也不再就武功的事鬧出什麼的話,那這解決還是很完美噠。

原本霍雲霆和軍部的人就沒懷疑白玉會跟這件事有什麼關係,所以問完白玉房子的事,霍成邦就讓她去休息了,只是出門的時候,還是小小的催促一聲,好好整理秘籍,早日拿給他。

白玉有點好笑,好像霍家的男人對外都愛著臉,但是內里卻不是這樣。她不知道,這事情的關鍵就在於,這霍家的男人都把她當做了自家人,那她現在還是個嬌嬌軟軟的小女娃,這五大三粗的老中少好幾個大男人能對她著臉嗎?嚇跑了可怎麼辦?

這件事軍部自取調查,白玉就再不提起。

接下來的五天,白玉的宅子也在於志楠的幫助下,找到人布置院落了。這庭院要有做傢具的,修復門窗房梁的,院子的野草也得人整理,新的花木也要有園藝工人種植打理好,湖水抽干,湖底的淤泥清乾淨,重新注入水,種上荷花,養上鯉魚什麼的。這些日子都沒顧得上出去玩,白玉倒是不在意,但是陳家兄弟倆不幹。自己的房子要裝修、修復,再怎麼也得自己人盯著,雖然他倆懂得特別少,但是還是每天雷打不動的去景園路。

轉眼就到了南宮家宴請的日子,南宮離聽說白玉已經到京都了,特意上霍家來親自邀請白玉上南宮家。白玉本來就打算要去,當然不會假意推脫,很爽快的答應了。

因為施浦澤的下毒事件,背後很有一批人落馬,南宮家也就借著曲小苑和南宮圓康復的事情,跟老朋友還有自己真正的班底聯絡聯絡感情,也告訴告訴政治對手,南宮離已經恢復元氣,別打不必要的主意。一舉三得的事情,簡直不要太妙。

這樣的宴會,霍長安肯定是不去的。蕭紀瀾原本也可以不去,但是想著白玉第一次參加這樣的宴會,她不去照看好孩子,有些不放心,所以打算和蕭雲雷夫妻帶著白玉他們一起去參加宴會。畢竟白玉還帶著三弟弟了,這可是四個孩子,不照看好可不行。

這樣置辦行頭就是必不可少的了,沒有女人不愛逛街,哪怕蕭紀瀾這個年紀了。蘇酥工作忙,她禮服也多,就沒想著要買新的。所以蕭紀瀾興滴滴的帶著白玉他們去逛街,陳文傑兄弟的是最好買的,一人一套西服,領結,皮帶,黑皮鞋這就夠了。

只不過白玉一向慣孩子,還給他們倆一人配了一塊機械錶,不是大品牌,也兩千多一塊呢。在店裡,陳文傑臉漲的通紅,一直不要,把兩千塊戴在手上,他會瘋的。剛才的衣裳就差不多一千多一個人了,因為阿玉姐不給錢,霍伯母就要給,他才沒攔著。

現在這手錶,他說什麼也不想要,他跟弟弟陳文禮都不是這樣不懂事的孩子。不管白玉賺了再多的錢,那都是白玉自己的,他們姓陳,不說幫忙,再這樣花她的錢就不行。

最後還是白子安小包子給力,他叉腰跺腳的,「不許惹我姐姐不高興,買手錶怎麼了?我姐姐願意買,你們就必須戴。」他那個小奶音飆著嗓子喊,也糯糯的可愛,蕭紀瀾因為在買衣服的時候,白玉對她說了,要是她硬是要給錢,那她自己立馬帶著弟弟們去住酒店,再也不上霍家的門。

所以這會兒買手錶的時候,鬧成這樣,她也沒出聲。她看著白玉皺眉要付錢,嘴巴笨笨的,不知道怎麼勸陳文傑、陳文禮收下的樣子,眼睛都笑沒了,這孩子可真單純。這下子白子安這一嗓子喊的,蕭紀瀾都笑噴了,真可愛。

她把白子安抱在懷裡,對陳文傑和陳文禮說,「文傑、文禮,別跟阿玉在這裡鬧。文傑你以後好好努力,以後給阿玉和安安買更好的禮物不就行了。難道你對自己沒信心?」

這孩子穩重細心,聰明睿智,在白玉身邊長大,白玉隨隨便便拿出一個救人的恩情,這孩子就受用不盡,以後肯定不會是平庸之輩。她相信,憑著白玉這一手出神入化的醫術,以後救的大人物還多了,肯定會蔭蔽到她在意的人的。只要他們努力,就能出人頭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