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一十六章 牛逼的大夫是誰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六章 牛逼的大夫是誰都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來之前她都打算好了,照顧好自己和三個孩子的肚子,然後平安回家就可以了。

只是事情往往不隨人願,這南宮家的曲小苑和南宮圓早就病的要死了,京都上層人士就沒有誰不知道的。這到了宴會廳,大家一看,應酬的曲小苑雖然還有些瘦弱,臉色因為化妝看不出來,但是迎來送往的,一點沒見吃力埃這不是遇見了神醫是啥?

大家知道有了神醫,連應酬話都不想說了,都在私下嘀咕,猜測南宮家到底是在哪裡找到的神醫。這打聽出來了,好處多多啊,誰還能不生病不成?

到最後都三三兩兩的聚成團討論大夫去了,蕭紀瀾、蕭雲雷和蘇酥都隱隱約約聽到一點,三人都有點緊張的在大廳里找白玉的身影,害怕大家知道了是她之後,一窩蜂的擠上去,把孩子嚇著了。

不過看到白玉帶著四個孩子,坐在角落裡吃的歡快之後,三人都有些哭笑不得。大家都在講她,想要見她,還有人擔心她,她自己卻雲淡風輕悠閑極了。

「阿玉姐姐,你要在京都呆多久,我可不可以去找你玩?」南宮圓小心的吃一口點心,拿著小手帕擦擦嘴巴,才開口問。這還是她見白玉總隨身攜帶者手帕,才讓媽媽給自己準備的,她要向阿玉姐姐學習。

白玉想了想才說,「不行,現在京都的天氣太熱了,你身體還沒完全恢復,不好在外面跑的。」本來有點擔心的白子安大大的鬆了一口氣,這個瘦圓子真是太討厭了,總是要跟自己搶姐姐。

南宮老爺子身邊也聚集了好幾個老朋友,要不然她早就湊到小孫女身邊,見見小孫女的救命恩人了。這一被絆住了腳,就挪不動步子啦。幾個人都暗嘰嘰的想打聽給自己兒媳婦和小孫女治病的人是誰,他不是沒聽出來。

雖然這次自己和兒子都沒得到大夫的囑咐說不能透露她的身份,但是霍家人當時可是一點風都沒露埃現在哪知道這大夫到底是願不願意廣而告之啊?

南宮離也有點為難,現在自己家裡人都被圍在中間,脫不得身,也不能去問問白玉,到底是怎麼想的?

這世界到哪兒都有那麼幾個極品,這大家見南宮家的人都是左顧而言他,怎麼都不說。聰明的人知道他們是可能是有什麼難言之隱,這蠢人就覺得他們是想敝帚自珍,這樣的好大夫就是想自己藏著,不管別人死不死的。

二流世家裡的一個做生意的姓瞿,因為這個姓瞿的會生女兒,三個女兒個個嫁的好,都成了高官夫人。這瞿家也就在這三個外嫁女的幫助下奮起了,算是擠入了二流世家的行列。因為女兒的幫忙得以起家,所以瞿家的孫女寵的格外厲害,家裡的爺爺奶奶,爸媽就不提了,叔伯姑姑們,也是疼愛有加,因此二房的瞿珍那個性格真真是一言難荊

這個場合多少比她家家業大的生意人沒開口不說,還有那些官職說不去老百姓都嚇人的當官的也沒開口。原本她是沒資格來這宴會的,這不是二姑姑瞿佳嫁的好,嫁到了司法家族的明家,成了明家老大明政文的老婆,明政文現在可是**官,給他面子的多的很。

這瞿佳嫁的好也願意提攜娘家,瞿珍這一輩就只有她一個女孩,所以瞿佳想著,這宴會來的青年才俊多,讓侄女瞿珍出來多見見也好以後嫁個好人家。這不就帶孩子來了。

這姑娘其實章的很美,侄女賽家姑嘛,要是她三個姑姑長的不漂亮,肯定也不能個個都嫁的這樣好。只是性格和為人處世讓人難以恭維,這不她就雙手環胸的說,「我說南宮部長和部長夫人,不會是小氣的不想說吧。這可不太好,這麼多人,總有幾個自己或者家裡人有什麼難症需要名醫吧?」

要是沒人直接說出來,大家再好奇也就忍著,這都有人當先鋒了,好些人就大著膽子嘀嘀咕咕起來。

「對呀,對呀,為什麼不說?」

「難道真的怕別人跟他們家搶大夫不成?」

「這大夫又不是一次性的,你家請了他家不能請,有必要藏著掖著嗎?」

……

南宮離想了想,先示意管家帶南宮老爺子去房間休息。畢竟年紀老大了,大家也不敢真的不准他們走,這出了事可不是玩兒的。然後他站到大廳中央,舉著酒杯跟大家說,「我南宮離是很歡迎和感謝大家賞臉來參加這個宴會的。」

「大家關心的大夫,的確我們家是遇到了好大夫。也不存在瞞著不想告訴大家。因為大夫不是個喜歡高調的人,我們還沒跟她商量一下,她到底願不願意站到人前來。」

「說句自私的話,我是非常不願意有這樣好的醫術的大夫的,所以不管你們今天怎麼說,為了我的家人,沒有得到大夫的允許,我是不會說她是誰的。」南宮離想的清楚,越是一點都不說,他們越是要好奇,還不如說這大夫有脾氣。

這樣他們才會想,要是這樣逼迫南宮家說出她的身份,得罪了名醫,反而讓這大夫再不願意給他們治玻真沒有不怕死的人,願意這樣的罪好醫生。

蕭家的幾人覺得自己是來做客的,這種事情,他們既不能代替南宮離做主,也不好出面為白玉代言,只好選擇觀望,覺得要是情況嚴重了再出面比較好。

在餐廳角落的幾個孩子,南宮圓悄悄聲的說,「阿玉姐姐,你不想我們說,我們肯定不說的,你別怕。」又咬了口蛋糕,看白玉慢悠悠的吃一口水果,她吞了吞口水,撞著膽子問,「阿玉姐姐,我,我,我想請求你一件事。」

「什麼?」

「我我我我我,我能不能跟你學醫術。雖然我還小,可是我躺在床上許久不能動,媽媽也是。爸爸來看我和媽媽的時候都不快樂,我想要做很好的醫生,這樣讓別的小孩不得病,讓別人的爸爸不這麼傷心。」小姑娘說不出救死扶傷這樣高尚的話來,只是生病的那些日子,真的很心疼自己的爸爸和媽媽,所以覺得做像白玉能給一家人帶來幸福的醫生,一定很好。

她也悄悄的跟爸爸媽媽商量過了,只是爸爸媽媽都告訴她,她的阿玉姐姐應該不會收她做徒弟,因為她太小了。還因為一般這樣有高深的別人沒有的醫術的人,選擇徒弟都特別嚴格,不會很隨便就收徒的。

可是她還是不死心,覺得自己要說出來,阿玉姐姐真的不同意的話,她再想辦法求阿玉姐姐。

看著孩子純潔又認真的神情,白玉食指敲著桌子想了想,「你是認真的嗎?」

「嗯嗯,我很認真,我不怕吃苦,不怕累,不怕痛,阿玉姐姐,求求你,教教我吧。」因為生病這些她已經吃的夠夠的了。

她本身就準備找徒弟的,所以南宮圓的請求,對於白玉來說也不算異想天開。只是她年紀小,明顯離不開父母,這個教學就比較難操作了。這時候王川柏和秋白霜就跳進了白玉的腦海,這兩人可以自己去青山鎮學啊,然後輪流回來教導監督南宮圓,好像蠻不待想到這些,就對南宮圓點點頭,「我考慮考慮。」

聽見她說話的白子安,放下手裡的小勺子,滑下椅子,蹭到白玉身邊,眨巴著大眼睛看她,可憐巴巴的。白玉笑著摸摸他的臉,「安安,沒關係。你是我弟弟,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收再多徒弟,也不會有人能取代你在我心裡的位置,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