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一十七章 小小親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七章 小小親昵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因為考慮到南宮圓可能是自己以後的小徒弟了,白玉看著還被人圍在中間的南宮離和曲小苑夫妻,覺得不能讓別人欺負自己未來徒弟的父母埃欺負他們等於欺負自己呢。

她告訴陳家兄弟在這裡安生坐好,讓白子安和南宮圓也坐在這裡,不要亂跑,端著酒杯就起身往人群那邊走了。她一邊說讓一讓,一邊往裡進,等到中心圈子的時候,朝應付這些人,臉色越來越難看的南宮離輕輕點點頭。

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沒素質的想著反正不是自己出頭,想要渾水摸魚的逼迫南宮離一把的。在這些錢權世家眼裡,什麼事情都可以私下好商量,何必在臉上鬧得這麼難看。所以跟蕭家交好的夫人一直拉著蕭紀瀾在一旁說話,蕭紀瀾一個晃神也就沒注意到白玉進入了圈子裡。蕭雲雷身高腿長倒是看到了,只是他覺得白玉還什麼都沒說,沒受到什麼難為,他一個將來做大伯子的,也不好這麼快就湊到她身邊去,也只是端著酒杯,和身邊的人寒暄。蘇酥也是如此,覺得白玉什麼事都沒有,她不必緊張。

南宮離看到白玉的示意,鬆了一口氣,準備說白玉就是那個治好妻子和女兒的大夫。只是還沒開口,一直站在那裡的瞿珍看到白玉的樣子就生氣。她一直自恃貌美,不把京都的很多千金小姐放在眼裡,哪怕家世比她好上好些的千金也一樣。

可是白玉剛剛到人群中間,好些圍著南宮離夫妻追問的男人,不管中年還是青年的都被白玉的美貌震住一般,頓時閉上了嘴巴。這讓一向覺得美若天仙這個詞語就是為自己而生的瞿珍,心裡哪能舒服?她往前一步,微揚著下巴,鄙視的說,「這哪裡來的野丫頭,穿的什麼東西,也能來這樣的宴會?」

白玉今天沒穿之前在商場買的裙子,也不是特意不穿,正好開衣櫃的時候,看到一件白的就拿出來換上了。她覺得參加宴會尊重別人,尊重自己,只要穿的乾淨得體,就沒什麼要緊的。

被瞿珍當面批評穿的什麼東西,真的是因為瞿珍平時被家裡寵愛,各個品牌店,和京都有名的私人裁縫鋪子都知道。雖然這件衣服做工很好,繡的白色茉莉花暗紋也很皮漂亮,但是無奈布料一看就知道不怎麼樣。她要說別人不好,也不會張口就來,信口開河,那就不是極品,而是傻子了。

瞿珍這樣大聲一嚷嚷,好似整個大廳都被按了靜音鍵一般。大家都若有似無的看著瞿珍和白玉。蕭紀瀾想要立刻起身到白玉身邊,給孩子撐腰。只是蕭雲雷輕輕的搖了搖頭,還按住了離自己不願的妻子。這時候其實是南宮家幫助白玉說話是最好的。蕭紀瀾和蘇酥也明白,只好先穩住觀望。

瞿珍看白玉還是淡淡的站在那裡,對因為自己的話打量過去的眾人,發現真的衣料品質不怎麼好,而流露出的輕視眼光,也不怎麼在意。她發現這個,心裡就更氣了,突如其來的伸手就扯過白玉挽發的玉簪,「你一個穿著這樣布料裙子的人,還能戴的起這樣品質的玉簪?不是偷就是搶的吧?說,你到底是怎麼混進來的?」

因為瞿珍拿走了白玉唯一的頭飾玉簪,所以白玉的一頭青絲,如瀑布一般,順滑而下,直至小腿。站在離白玉最近的幾人,瞬間就聞到了白玉發上的一股清幽好聞的味道。眾人看著散落著長發,桃花眸里閃爍著星光,真如林間花妖的白玉,訥訥不能言。

最先回過神來的是南宮離,他也知道這時候必須是自己說話,他輕輕嗓子,說,「瞿小姐,誤會了。這位小姐是白玉,她就是給我妻子和女兒治病的大夫。至於說衣服首飾,個人喜好不同,總之白大夫不是瞿小姐認為的那樣,就是了。還請瞿小姐慎言。倘若你再繼續冒犯我們南宮家的貴客,就請離開吧。南宮家不歡迎你這樣的客人。」

雖然他的聲音不高,說的話聽著也很禮貌,但是部長的官威完全沒有收斂,全都釋放出來,不僅鎮住了瞿珍,把這圍著的十幾個人也是嚇了一跳。

雖然都是有些家世的人,但是真不一定抗得過南宮家,所以眾人默默的收斂了很多。

這時候圍在白玉身後站的眾人,突然感到一陣強烈的壓迫感,紛紛回頭看,然後不由自主的快速讓開路。噠,噠,鞋子的聲音響入心扉一般敲到人的心頭。這個霍二少怎麼煞神一樣的神情,誰惹到他了?大家都嚇得要死,低垂著眼睛,自動遠離黑煞神霍雲霆,怕自撞到了他的槍口上。

白玉還在愣愣的看著瞿珍手上的玉簪,有點懊惱自己真的是一直活在安逸的環境里太久了,竟然能讓這樣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子,從自己頭髮上拿走東西,那要是是把刀什麼的,還不得受傷嗎?

只是不多時,一隻大手扶上突兀的扶上白玉的腰間,看著拿著白玉玉簪,盯著白玉的長發怔怔的瞿珍,黑臉沉沉的說,「道歉1因為察覺到濃濃的殺氣,瞿珍抬頭看到一張英俊非凡的臉龐,一米九的高大身軀攏著身材嬌小的白玉,真的是璧人一般,惹人羨慕。

只是瞿珍不知道,因為她的良久注目和眼裡湧現的嫉妒,讓霍雲霆的殺氣更濃了。他原本是沒打算回來的,剛剛執行完任務,休整一下,練練兵才是最好的。只是聽說白玉要參加南宮家的宴會,他知道這樣的場合小白臉是非常多的。想著白玉要治病為白子安積德改命格,那這次肯定就會讓南宮家順勢介紹她就是治好曲小苑和南宮圓的大夫。這樣那些小白臉還不跟蜜蜂見了蜂蜜一樣,嗡嗡的不停往白玉身邊湊埃

想想心裡就冒火的霍雲霆,連夜趕回了京都,他得在白玉身邊給自己正正名,讓那些蠢蛋們知道知道,阿玉是自己看中的姑娘。雖然不能說把情敵百分之百的滅殺在搖籃里,但是百分之八十的膽小鬼和有自知之明的人,肯定會退縮回去的。

可好,稍微洗漱一下,趕到宴會廳,就看到瞿珍拿走了玉簪,白玉散落了頭髮的場面。他這殺氣一是因為自己的小姑娘被欺負了,二是因為白玉這樣妖嬈的一面,竟然被這麼多人看到了,自己竟然不是唯一的觀眾。他才不管是男是女,是老是少,看了這麼美的阿玉就是不行。這妒火猛然就熊熊燃燒起來,燒的霍雲霆猝不及防,所以他才會上去就攬住白玉的腰。

按照以往的時候,哪怕他再想,他也不敢,擔心把小姑娘嚇到了或者惹她生氣了。可是今天因為怒火和妒火,他感覺到白玉在輕微的掙扎,想要離開自己的懷抱的時候,他暗暗用力,反而抱的更緊了。本來白玉就在懊惱瞿珍竟然能拿走自己的玉簪,可是現在更懊惱了。因為跟霍雲霆呆的久了,熟悉了霍雲霆的氣息,竟然絲毫沒有防備就被他這樣攬進了懷裡。

下意識的第一反應就是離開他的懷抱,不過剛剛動了動,就被抱的更緊了。她有些生氣了,要伸手掰霍雲霆的手。霍雲霆原本是氣的不得了的,只是白玉掙扎之後,他才反應過來,小姑娘在懷裡的美好感覺。她嬌嬌軟軟的身子輕輕的依在自己身邊,手上握著她細細的腰,好似稍微一用力就可以折斷一般,提醒著他要溫柔小心對待。鼻尖縈繞的都是她好聞的味道,霍雲霆更不捨得把她放開了,這樣的小小親昵,不止是熱血澎湃,更多的是喜悅幸福,他低頭輕輕說,「別動,阿玉你這樣反感,別人看了,我會很丟臉的……」

果然小姑娘對熟悉的人都很心軟,小小聲的求一求,不過分的要求,她都會讓步,立刻就停止了動作。霍雲霆勾著嘴角輕輕一笑,抬頭之後,臉上又是腥風血雨一般肅殺的樣子,對著還在發愣的瞿珍沉聲喝道,「還不道歉?」長臂一伸,就拿回了白玉的簪子。

因為身邊熱烈的,好似無孔不入的熱烈男性氣息,後背傳來男人懷裡滾燙的熱度,還有腰間不停傳來熱度的大手,這些無不讓白玉的小心臟跳亂了節奏,呼吸跳躍了節拍,還悄悄的紅了臉。她真的從沒有跟成年男性這樣靠近過,心臟撲通撲通跳的飛快,已經完全不受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