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一十八章 心湖微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八章 心湖微動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看著霍雲霆好似下一秒就會殺人的樣子,瞿珍被家裡人寵愛出來的不可一世,早就不知道跑到那個旮沓角去了,小腿顫顫,吞了好幾口口水,「對,對,對不起。」然後捂著臉,竟被霍雲霆嚇的哭了。瞿佳也害怕,但畢竟年紀長了一輩,還是強壓著害怕,上前準備扶著侄女找了個休息室去緩一緩。

白玉唇角勾了勾,這麼簡單就能算嗎?「等一等」,她輕啟唇瓣,含笑說,「這位小姐得罪了我,所以跟她有關的人以後都不要來找我治病,記住了。」

「什麼?1這下子瞿佳顧不上急需安慰的侄女了,她老公明政文年紀也不小了,身體也漸漸的出了許多毛病,找個名醫好好調養一番,是整個明家都很迫切的事。她氣憤的握緊雙拳,「你這個小姑娘,年紀輕輕的,仗著醫術不錯,怎麼心腸這樣狠毒。」

「我侄女只不過是年少輕狂說錯幾句話,現都被嚇哭了,你還不滿意?當大夫的不是為了救死扶傷,無怨無悔,你還是不是白衣天使了?」

「小小年紀這樣猖狂,隨便就放下狠話,到底是誰給你的底氣?」

中途因為著急去了洗手間的蕭紀瀾回到宴會廳,本來看到傻小子竟然主動摟了白玉,她還是很高興的,看的笑眯眯的。只是這個瞿佳說的話,她就不喜歡了,「明大夫人這是怎麼說話的?對著年紀這麼小的姑娘,這樣疾言厲色,你一貫宣揚的名門風範哪兒去了?」

什麼玩意兒,仗著一把年紀想欺負我未來小兒媳啊,想得倒美?

「霍夫人,這可不是我先挑釁的。我侄女只不過是言語上跟這大夫小小開個玩笑,她就放下話來再也不給我侄女相關的人治病,你看這像話嗎?」瞿佳雖然不知道白玉和霍家的關係,但是也聽出來了,蕭紀瀾這是要維護白玉。兩家雖然政治觀念不同,但是來往還是很多的,因為霍家父子三人的地位,瞿佳也不想得罪蕭紀瀾,還是好聲好氣的解釋。畢竟霍成邦那個人疼老婆那是出了名的,不然蕭紀瀾這一把年紀了,還能活潑的跟個小姑娘似的,說她丈夫對她不好,也要有人信埃

「哦喲,搞了半天,你是想我們阿玉以後給你親戚看病埃那你還這麼橫?你都這麼橫了,我們阿玉還給你們家人看病,阿玉她又不是傻瓜。」聽了瞿佳的解釋,蕭紀瀾更生氣了,搞什麼東西,你都想求醫問葯了,你還不彎著腰好聲好氣的解釋解釋、請求請求,你還牛起來了?以前沒覺得瞿佳竟然是這樣的完蛋玩意兒埃

白玉不想這樣被人圍觀,而且霍雲霆的手一直放在她的腰上,這讓她很不自在,所以她在蕭紀瀾之後接著說,「憑我是大夫,我說給誰看病,就給誰看病,所以這位明大夫人,不必這樣疾言厲色。我不會因為你的訓斥改變主意,將來也不會因為你的哀求改變主意。」

再怎麼這裡也不是瞿佳和瞿珍可以繼續鬧的地方,她們打算回去跟家裡當家作主的男人好好商量對策再說。

宴會廳里的人,也慢慢都知道,原來這樣厲害的大夫,年紀看著竟然這麼校這真真是萬萬想不到埃

好些人想湊到白玉跟前,跟她拉拉關係,可是看到她身邊黑著臉的霍雲霆,也都不敢上前。這可是霍家的小霸王,誰吃多了撐的想惹到他頭上啊,還是以後找機會,好好跟這小大夫建立建立友誼埃

因為霍雲霆無處不在的煞氣,大家都不一而同的選擇了以後再說,不急一時。三五成群的去聊感情,談生意去了。蕭紀瀾也很識趣的走開,希望霍雲霆能跟白玉多多相處。哈哈,說不定很快就可以確定關係呢?

人群慢慢的散了,南宮離讓侍者給霍雲霆端了一杯酒,笑著說,「雲霆你小子來的及時埃」正好趕上英雄救美,這不是及時是什麼?

只能說南宮離和曲小苑都不知道白玉其實不大需要這個英雄罷了。

夫妻倆看著站在一起的兩個年輕人,慈愛的笑了,才去繼續應酬別人。畢竟這是南宮家的宴會,鬧出了不愉快,夫妻倆還是要去安慰一番。然後還要去房間看看老爺子,之前大家逼得緊,南宮離借口父親年紀大了,禁不得勞累,送他回房間休息了。

就剩下他們倆了,霍雲霆才問,「我家裡就只有我媽來嗎?」怎麼一個照顧白玉的都沒有,都幹什麼去了?媽媽還過來的這麼晚,阿玉頭髮都被弄散好一會兒了。

「一開始都在的,只是後來見沒什麼事。我看著蕭大嫂被娘家人拉到哪裡說話去了,大哥跟人到院子里談生意了,霍伯母應該是先去了衛生間再回廳里的。」要知道這點事對白玉很簡單噠。

「好了,我帶你找個地方把頭髮弄一弄。」霍雲霆低頭眼睛火熱的看著白玉,還用另一隻手,幫著白玉捋一捋耳邊的頭髮,笑的溫和,「第一次知道你的頭髮這樣長」,頓了頓他才接著說,「真好看。」

這樣熱燙的眼神,只要不是傻子,就不會感受不到的,白玉很不自在,她快速往前走了兩步,正好離開了霍雲霆的懷抱。他咬咬牙,心裡鬱悶,還沒抱夠呢。這麼好抱的姑娘,真想抱著一輩子不撒手埃只是看著白玉急匆匆的背影,他控制了再控制,才忍下來,要不然把人嚇跑了,可怎麼辦?

既然不能抱,那拉拉小手,應該是可以的吧?可憐霍雲霆,要是從來不碰白玉,那他不管心裡怎麼野馬撒歡兒一般的想七想八,都可以忍祝可是現在都摟了小腰了,把小姑娘往懷裡抱過了,那想要拉拉小手、親親小嘴什麼什麼的想法,完全抑制不住埃

這不,他大跨步上前,拉起白玉軟軟的小手,不等白玉揮開就徑直往前走,「阿玉來,在這邊。」另外一隻手緊緊的握住了剛剛從瞿珍手裡奪回來的白玉的簪子,手心黏黏的出了好些細汗,心臟那更是不知道跳的多快了。他第一次知道原來心臟差點跳出喉嚨口這句話是真的。

他有點害怕,不敢回頭看白玉的臉,生怕在她臉上看到生氣、討厭的情緒。心裡有顧忌的猛虎,也會變成一隻紙老虎。白玉疑惑的看著眼前步伐匆匆的男人,又皺眉看看拉著自己的大手,感受著他手心因為緊張出汗而有的微微潮熱,這是怎麼了?她的心為什麼跳的這樣快?為什麼不覺得討厭?

找到一間有梳妝鏡的房間,霍雲霆讓她進去梳頭髮,這才鬆開了手。他悄悄的瞥一眼白玉,發現她還是神情淡淡的模樣,沒有什麼激動的情緒,心裡鬆了一口氣又嘆了一口氣。鬆一口氣是因為白玉沒有生氣,嘆氣則是因為白玉也沒有因為自己拉她的手而害羞,這是不是說自己還是沒進她心裡呢,霍雲霆有點鬱悶。

「阿玉,我剛才……」他開口想解釋,可是又不願意解釋,他就是喜歡白玉,想拉她的小手,想抱她想親她,這有什麼好解釋的呢。他懊惱的想,怪只怪阿玉年級太小了,還不開竅,真是甜蜜的煩惱埃

這邊白玉很快的挽好了頭髮,她回頭看著站在門口低著大腦袋的霍雲霆,搖了搖頭,把心裡那點亂麻給搖走,「霍二哥,我好了,我們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