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一十九章 摸頭殺好有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九章 摸頭殺好有愛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之後宴會一直順風順水,沒起什麼風波。

只是霍雲霆跟個忠實的大犬一樣,寸步不離的跟在白玉身旁。不僅白玉很不自在,就連宴會的男孩女孩都不自在了,個個納悶揉眼睛,這到底還是不是大院里那個霍家小霸王了。哎喲我喲,看的要精分了怎麼辦?

宴會結束的當天晚上,霍雲霆就要回部隊了。在霍家跟霍老爺子夫妻匆匆說了幾句話,又囑咐自家媽媽和大哥大嫂好好照顧白玉一番。然後他溫柔著眉眼,微彎著腰,伸出大手摸了摸一直安靜坐在沙發上的白玉的頭髮,眸光深邃炙熱,留下一句低沉而又溫暖的,「阿玉,好好的。」,就背著背包匆匆的離開回部隊了。

摸頭殺什麼的,好有愛。蕭紀瀾看著小兒子這樣,心裡有點小吃醋,又有點小得意,不愧是自己生的,撩撥小姑娘的時候,這麼帥埃

白玉覺得自己的心情很奇怪,她看著霍雲霆匆忙離開的背影,覺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麼,又好像什麼都沒明白。

只是顧不上細想,小傢伙心裡嫉妒的很,覺得霍雲霆剛剛摸姐姐頭的樣子,看著太好看了,他自己哼哧哼哧的爬上沙發站起來,也伸著小胖手摸白玉的頭髮,嘴巴里嘀嘀咕咕,「霍二哥真討厭,就是看自己長的高,我以後也會長高的。」

「我也會能輕輕摸姐姐的頭髮的,不用你,哼。」

……

這吃醋的小模樣,逗的白玉輕輕一笑。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就被白玉拋在了腦後。所以說不管是大舅子好還是小舅子也好,都不是什麼可以忽視的角色。

因為天氣熱了,霍家老夫妻倆到山裡的療養院避暑去了。霍成邦軍隊里的事情也是忙的不得了,蕭紀瀾不得不到部隊里去照顧他。蕭雲雷又到了一年一度去南方那邊陪外公外婆的時候了,蘇酥也跟著去了。

雖然是被說不能生姓蕭的孩子,但是夫妻倆還是想好好努力一下的。要是夫妻總有小半年不在一起,不懷孕,到時候也不好跟蕭家爺奶那邊商量,生的孩子不姓蕭吧。因此蘇酥放棄了自己的工作,在蕭家的公司辦理入職,這不陪著董事長出差,是很正常的事。

這樣整個霍宅就沒霍家人了,

好在霍家最後的蕭紀瀾要離開前,白玉的宅子可以入住了。這不白玉就帶著孩子們,歡歡喜喜的住進去了。因為天氣熱,大家沒住之前選的玲瓏苑,還是住了文竹軒,屋后是一小片竹林,右邊是湖水,臨著小花園。白玉種好防蚊的草木后,夏天住在這裡,還是很爽快的。

搞定了居所的當天,白玉準備多做幾道菜,算是小小的慶祝一下。

幾個孩子也是興高采烈的幫她準備,雖然沒有請客人,但是就白子安和陳文禮再帶上胖胖嘟嘟,已經抵得上十個人說話的熱鬧勁了。

飯菜上了桌,團團圍坐在一起,白玉拿出一瓶水果酒,讓幾個人都嘗一嘗,甜甜的度數很低,也不怕他們喝醉。白子安捧著自己的小杯子,小小的喝一口,眼睛都眯起來了,陶醉的小模樣笑死人。

正熱鬧呢,大門被敲響。他們在第二進,幾個孩子沒聽見,但是白玉聽的清楚的很,有心當做沒聽到,只是那人怎麼都不放棄,她還是放下筷子說,「你們吃著,家裡來客人了,我去看看。」

三孩子因為能喝酒了,但是白玉在場,也不敢放開了喝,見白玉有事離開,私下擠眉弄眼開心的很。白玉看見了,但是他們高興,也就沒說什麼,笑笑去了前院。

來人是瞿佳還有瞿佳的丈夫明政文,瞿珍還有瞿珍的父母瞿江雲和岳琳,這都沒讓白玉覺得奇怪,但是來人中竟然還有霍雲霆住院的時候慢慢熟悉起來的明耀光。

明耀光看到白玉奇怪的看著自己,他指著明政文說,「白玉,這是我大伯父,我爸爸是明家老二明政武。」

他說完了,白玉也從面相中看出明耀光和明政文有親緣關係,所以她站在門口朝明耀光點點頭,才說,「今日前來是當說客嗎?」

沒想到白玉這麼直接,幾個人很明顯。明耀光不說完全了解白玉,但是多多少少也知道一點,他知道白玉是個決定了就很難讓步的人。這個小姑娘對自己的弟弟白子安才會露出最柔軟的一面,而且她很聰明,很多事情她都能看的明白,只是分她想管還是不想管而已。

他知道自己站在這裡當說客唯一的憑據就是,白玉跟霍雲霆是朋友,而自己是霍雲霆的發校擺正了位置才能最正確的做好這件事,他理了理衣服,站直身體才給白玉鞠了一個90度的躬,說,「白玉我代表我大伯母跟你道歉,能不能請你看在我二哥的面子上,原諒我家裡這一次?」

看到在整個京都都被稱一聲明少的明耀光,把身段放的這麼低,瞿佳和瞿珍都有些不舒服。這叫什麼事,就這樣一個破丫頭,也能讓自家侄兒這樣低聲下氣。可是來之前,兩人都被家裡人嚴厲警告過,在白玉面前,只能道歉,別的什麼都不準說。

明家現在狀況比較嚴峻,明政文其實是撐著身體堅持在崗位上,但是下一代的明耀祖、明耀宗、明耀光這三個男孩還都沒有發展起來,雖然在他們這個年紀做到這樣的位置已經很好了,只是明政文要是因為身體狀況退下來,而明家又沒有恰當的接班人,現在的家族地位很快就會被人佔據,變成一個普通的京都二三流政治家庭。

這是明家和依附明家的瞿家都不能接受的,所以明政文的健康就是兩家人關心的重中之重。現在出現了一個能給明政文治病的大夫,不好好拜託請求,反而把人給得罪的死死的。這樣的情況,讓明家人和瞿家人對瞿佳和瞿珍這幾天都沒有什麼好臉色。

平常時候擺擺高貴豪門夫人小姐的款也就算了,這種要命的時候,也看不清楚情況,能不讓人生氣嗎?明政文都和瞿佳分居了,連兩個兒子都不願意幫母親說話。他們都覺得瞿佳平時疼愛娘家侄女、願意為她出頭也就算了,可是現在都關乎到爸爸的生命了,媽媽還這樣,簡直就沒把自己當做明家人和爸爸的妻子。更不要說明家老太太了,得知了消息,差點被瞿佳和瞿珍氣的中風,直接跟瞿佳說,不想把自己氣死,就不要再出現在自己眼跟前。

想也知道,親兒子的救命大夫都被你給得罪了,這樣的兒媳婦,換個聖母來也要生氣埃

白玉看著一直彎著腰不起來的明耀光,桃花眸子閃了閃,「先進來再說吧。」也不給機會他們繼續在門口說下去,轉身就進了第一進院子的會客室。這間會客室三面都是大窗,掛上了淺綠的薄紗,微風習習,沙曼輕舞,漂亮的很。屋子正中間就是大大的茶几,茶几周圍擺著藤編的坐墊。白玉跪坐在主位,神色淡然的點燃紅泥小爐,照看著燒一壺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