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二十章 來道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章 來道歉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六個人也跟了進來,看到這樣的情形,都有種自己好像穿越到了古時候某個貴族的茶室的感覺,不自覺的就放輕了動作和呼吸。幾人互相看了一眼,默默的跟白玉一樣選擇了跪坐。

「不用拘謹,隨意坐便好。」白玉看他們坐的不像樣子,看著難受,開口讓他們隨意。

只是就算換了坐姿,幾人還是沒有隨意講話,實在是意境太高雅了,覺得不適合開口提道歉的話,煞風景。瞿珍看著一舉一動皆可入畫的白玉,嫉妒的心都痛了,握緊拳頭才控制自己沒有說出難聽的話。

最後還是大場面見得多的明政文先開口,「白大夫,南宮家宴會上的事情,我聽說了。全是瞿珍處事刁蠻,我的夫人瞿佳也不分青紅皂白就為她娘家侄女說話。說來都是我管教不嚴,瞿佳自嫁我那天起就是我明家婦,卻因我的縱容,她屢屢為娘家辦事,也過於疼寵娘家侄女,才有今日的局面。」

他發現哪怕自己說了這麼多,對面的那個小姑娘竟然眉眼都沒有動一下,只是現在有求於人,也顧不上細究了。他繼續說,「今天讓耀光陪同前來,並沒有打算,真的讓耀光以他跟霍家的霍雲霆的交情來脅迫於你,一定要原諒我們。只是擔心進不得門來,反而讓雙方鬧的愈發僵硬。這是我不希望看到的局面。」

「你這樣的大夫想必看的出來,我這樣,急需一個醫術高明的大夫。所以你有什麼條件,可以直說,能做到的,我絕不含糊。」

他雖然是法官,律師、檢察官、犯人、警察打交道的最多,見到的形形色色的人太多了。對面的女孩子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份,卻對自己代替妻子認錯的話無動於衷,他便知道,這並不是來之前想象的一般十五六歲的小姑娘。普通女孩子這個年紀,單純,容易心軟,也容易害怕,身份低微的還容易受到誘惑,但是顯然這都不能用在白玉身上。

因此,他說完之後,眼神示意妻子認錯,他知道現在只有一條端正自己認錯的態度,看白玉能不能看在自己和家人誠心的份上有所軟化?

得到丈夫示意的瞿佳,呼了一口氣,眼眶紅紅的。這些日子真的不好過,婆家人生她的氣,娘家人因為婆家人的態度也不像以往看重自己,見了面就說讓自己道歉的話。最最重要的是兩個兒子都責怪她,她哪能知道這小姑娘性子竟然這樣硬?

因為生活完全變了樣子,她也不得不放下自己的驕傲,來跟白玉道歉,「白大夫,對不起,我錯了。請你原諒我的口不擇言,胡言亂語。」

她不覺得自己真的做錯了,怪只怪白玉小女娃小小年紀性子太硬了。只是現在婆家娘家的人都逼她認錯,她只有埋著腦袋說著別人交代自己說的話,「我自從出嫁之後,日子過得好,就喜歡提攜娘家。自然也就疼愛娘家唯一的女孩兒瞿珍,那天宴會上見到瞿珍生氣,第一反應就是幫她,也不管對錯。」

「對不起,那時候我說的話太難聽了,真的很抱歉。不應該看你年紀小,沒什麼家庭背景就覺得你好欺負,請你原諒我。」說完這一大堆,她臉上通紅。不是因為真的說錯話覺得抱歉臉紅,完全是因為自己一把年紀了,還要對一個十六歲的小姑娘道歉求饒,羞紅的。

被叮囑了又叮囑的瞿珍不情不願的接著自家姑姑的話說,「白大夫,我錯了。我就是覺得你長得好看,嫉妒你。我從小被家裡人寵愛,京都比我長得好看的千金小姐少的很,所以自傲自滿。那天看見你穿普通的棉布裙子,就奪走了所有人的視線,我心裡不舒服,才那樣說的。」

「我以為你是誰家裡的窮親戚,沒見過什麼世面,就覺得你好欺負,才張口就說你的玉簪是偷的。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絮絮叨叨的說完,絞著手指不做聲了。

白玉的視線終於從紅泥火爐上移開,輕輕一笑,「你們是不是在家裡商量了好久,覺得道歉還是說真話,最能打動人,所以才教給她們說了這些話。話都是好話,說的太沒感情啦,乾巴巴的,就像在念課文。」

說實話,白玉行事風格不說和風細雨、與人為善,但是也不是說見人就懟的那種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還之,這就是白玉奉行的法則。

所以明家又不可能拿出打動白玉的什麼好處,白玉根本不可能因為他們的道歉而改變主意,不管這道歉是真心的還是假意的都不會。

被白玉點破,明耀光覺得有些尷尬,伸手摸了摸鼻尖,「白玉我們家真的是誠心想要取得你原諒的。」

「可是我並不是因為幾句對不起就會改變主意的人,你們家也沒有我心動的東西。」白玉對明耀光的態度還是很好的,算是熟人埃

這話說出來,他們才知道白玉並不是不能改變主意,而是看有沒有能讓她改變主意的東西。明耀光想了想,以前聽到白玉跟霍雲霆聊天,說以後讀大學會帶著白子安來這裡讀書,他就說,「錢,可以嗎?我知道你應該有一些錢了,畢竟才治好南宮家的人,但是錢這東西誰也不會嫌多的,我們幾倍的支付給你可以嗎?」

看到白玉並沒有第一時間就拒絕,明耀光精神一震,便繼續遊說,「你看我大伯母和表妹並沒有真的對你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只是說話過分了一些而已。我知道你根本不在乎她們的道歉,但是這是我們家必須要做的事。再說了,你還有弟弟要照顧,以後他說不定想要自己的房子、車子、電話等等,孩子越大,需求越多的。」

「我可以從別人身上掙。」白玉只一句話就堵住了明耀光的嘰里呱啦,「想要我給你伯父看病也不是不可以。」白玉仔細看了看,這明政文應該是生性正直,頭頂上的正氣濃郁泛著淺淺的金色光芒,他一生應該好事做的挺多的,救他應該算是大功德了,白玉就有些心動,為了白子安原則算什麼東西。

「那你有什麼條件?」明政文開口,畢竟是自己看病,也不能讓侄子承擔所有的事情。

「你的妻子15年再不許參加別人的宴請,家裡的宴請,她也不能出席。至於瞿珍小姐,她肯定不會為了明家人的生命作出這樣的犧牲的,那瞿家倘若有病人,那就等他們求上門來,再做處理了。」她想以自己的身份為傲,十分喜歡說自己是貴婦人的人,失去了炫耀自己的舞台和得到別人眼線的機會,應該算是比較嚴厲的懲罰了吧。

越想越覺得是這樣,人最在乎什麼,就拿走她的什麼,這樣才會真的覺得痛。心裡有點小雀躍的白玉素手翻飛,優雅端莊,一人面前放好一杯清茶,自己也品嘗了一口,嗯,今天真是個好日子。讓看不順眼的人呢不舒服,自己果然就舒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