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二十一章 小纏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一章 小纏綿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可是瞿珍一點欣賞的心情都沒有,她瞪著漂亮的眼睛,牙齒咬的死緊,指甲扣進了肉里。今天絕對是她有生以來最糟糕的一天,可是哪怕她都做到這樣低三下四了,眼前這個女孩子,還是不願意放過她。

明政文當然同意了,只是讓妻子退出貴婦人的圈子,雖然沒有了夫人外交,但是兒子已經娶妻了,妻子能做的,兒媳婦照樣能做。只是瞿江雲夫妻不同意了,這人吃五穀雜糧就沒有不生病的,誰都不希望自己或者家裡人生了一般醫生治不了的病,但是誰能知道萬一呢。所以跟神醫打好交道,肯定是每個家庭必備的要素埃

雖然不願意女兒受委屈,但是為了以後,瞿江雲還是趕忙說,「白大夫我女兒只是嘴巴上厲害,並沒有想真的把你怎麼樣?要是你有什麼要求也可以儘管提,雖然現在我家裡並沒有什麼病人,但是瞿家真的是很願意跟你打好交道的。」

只是瞿珍忍了又忍,生怕父親答應她也不去參加宴會,她年華正好,不出去交際,怎麼遇到白馬王子,怎麼嫁到好人家?難道她就隨便相個親就被家裡嫁出去嗎?這是她想想就覺得恐怖的事情,極品的世界永遠最先考慮的就是自己,她目眥欲裂的說,「不,我不會同意的。憑什麼我不能出去參加宴會,家裡的宴會也不參加,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被家裡厭棄了呢。我不願意,爸爸,我不願意,不要這樣對我。」

想到那樣的情況,她的眼淚就控制不祝在遇到白玉之前,她想要什麼只要稍微哭一哭就能得到,從來沒有人說她做錯了事,必須道歉。可是現在,她抓著父親的袖子泣不成聲,爸爸也只是拍拍她的手,什麼也沒有答應。在這一刻,瞿珍深深的覺得白玉就是自己的剋星。

她猛地站起來,揮手打翻了白玉之前給她倒的茶水,指著白玉大喊,「白玉,你不就是有點醫術嗎?有什麼可能耐的,我就不相信,這世界上只有你的醫術能救人?你有什麼可牛的。我這樣跟你道歉,你還不滿意,還提這個要求,要那個要求,你以為你算老幾。」

「我告訴你,我什麼都不會答應的。我爸媽答應的全部都不算。你給我等著,我不會放過你的,今天我受到的恥辱,早晚我會還給你的。」吼完,她轉身就跑了。

瞿江雲第一次真正的對女兒生了氣,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簡直白吃了這麼多年的飯。他一把揮開看他氣的滿臉漲紅,過來給他拍背順氣的妻子,「都是你生的好女兒。」

「什麼叫我生的好女兒?難道女兒不是你的?瞿江雲,珍珍說的有什麼錯,這大夫滿華夏多的事,為什麼要在這裡低三下四的求這個不知所謂的賤丫頭?你自己放的下身段是你自己的事,憑什麼要珍珍也跟你一樣。」

「今天珍珍已經夠委屈了,是這個小丫頭不知足,關珍珍什麼事?」岳琳被他推的往地上一坐,顧不上屁股疼,就半跪著去推他打他。

兩人鬧得不像樣子,白玉抿一口茶,才說,「二位如果夫妻吵架,回家才好。的確大夫醫生多的很,不必如此委屈自己。」

說完就放下茶杯出了會客室,回第二進院子了,只留下一句,「我會通知你什麼時候來看病的,走的時候,記得關門。」

明政文沒好氣的說,「瞿佳,以後你娘家的事,你少管。」然後就氣哼哼的離開了,上門來道歉,夫妻還能打起架來,這不是奇葩是什麼,明政文哪能不生氣?

明耀光也想跟診離開,只是他不能走,因為他不覺得剩下的這三個長輩會給白玉關門。瞿佳被丈夫的話給懟的好半天回不過神來,瞪了弟弟一眼,才匆匆離開去追丈夫。

這時候瞿江雲和岳琳哪還能繼續吵架,夫妻倆也氣鼓鼓的離開。瞿江雲覺得妻子和女兒蠢笨,岳琳覺得丈夫懦弱,一個小大夫有什麼好害怕的。

只是他晚上接到霍雲霆的電話之後,就知道自己完蛋了。原是白玉這房子是於志楠幫忙弄好的,順便還給拉了電話線。這電話號碼肯定第一個就告訴給二哥了呀,果然得了二哥記一大功的話。

這不晚上霍雲霆就抽空給白玉打電話了,各種曖昧的小話跟不要錢似的在白玉耳邊說。

「我走的時候有沒有捨不得?我很捨不得你。跟你說的要好好的,你一定要記在心裡。」

「阿玉,你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一定要藏的好好的,你知道,我很擔心你,牽挂你,別讓我在槍林彈雨里還要記掛你。」

「你要是有什麼危險情況,一定要記得跟我說,別衝動的就自己上了。有的事要是圓不回來,你就再也不能平靜了。不是我不願意保護你,我只是捨不得你不快樂,阿玉,你知道的,對不對?」

「媽她怎麼不留下倆照顧你?也對,自己的小姑娘就要自己照顧,要是我在京都就好了,我自己就照顧了。」

「阿玉,我今天野外訓練,看到一片野花開得很好看,摘了下來,可惜不能夠送給你。我問了問醫務室的女軍醫,看能不能製成乾花?要是能,到時候給你帶回去。」

「安安乖不乖?你帶三個孩子自己住,累不累?要不要我讓陳嬸過去幫你忙?你當爹又當媽的,阿玉,我很心疼……」

「小猴子、於志楠他們幾個,你要是有事,就隨便使喚,別怕欠人情,我會看著辦的。」

……

最後白玉招架不住,主動提起話題說起明耀光陪他伯父伯母來道歉,才總算解救了自己好似要燒起來的耳朵和臉。她覺得很奇怪,這些話聽著都很正常,不知道為什麼他低低的緩緩的磁性嗓音說出來,就這麼纏綿,真是溫柔的折磨埃

那霍雲霆肯定生氣了,這我小姑娘、我小媳婦兒,她都被欺負了,我這是沒功夫找上門去討回公道,這自己發小,還帶著親戚找小姑娘跟前去了。

就他了解,明政文還是個腦子清楚的,但是這姓瞿的幾個可不是什麼好東西,能對小姑娘態度好嗎?他不就好好的安慰小姑娘一番,要是那些人說的不好聽的,就當沒聽見。要是不想治,就別治,他肯定給她兜著。然後他那語氣跟含了冰一樣的給自家大哥、明政文打了電話,一個說要幫他看顧白玉,一個說最好是他能看好瞿家,不要等到他出手,不然就會鬧得難看了。最後才給明耀光撥了電話,你小子是找揍吧?可以,等著。這明耀光不就知道自己這是被二哥給記上了,想著就骨頭疼,二哥揍人會疼死的。

不過這是晚上的事了,此時白玉才不管瞿家內部怎麼鬧,回到飯桌上,白子安因為喝了三杯果酒,臉蛋紅紅,捧著杯子笑眯眯的問,「姐姐是誰來了?」

「有人來找我看病,只是我要先配一些葯,等配好了再讓他來。吃飯吧。」白玉認真回答他,三人果然就都不好奇了。

熱熱鬧鬧的吃完這頓飯,第二天白玉才開始帶著孩子們到處玩耍,古建築群,爬山涉水,逛寺廟看博物館,各個公園還有遊樂園都去了個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