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二十二章 怎麼就是霍雲霆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二章 怎麼就是霍雲霆的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這期間也有好些人都慕名上門來求醫,白玉都選擇性的診治了,當然明政文的病情也得到了控制,並不是所有的病都能靠醫術完全解除病灶的。

即使白玉能,她也不會這麼做,靈藥仙丹拿出來多了,自然會引起別人的注意。因此這些病人,白玉完完全全的都是靠醫術治療的,自然不是所有人都能藥到病除。

既然提出了三條準則,就要嚴格執行。不過她也不傻,必死之人和不做好事的人,都不會直接說明的,只是說她治不了。畢竟只是大夫又不能活死人肉白骨,有的病治不好,那是應該的埃

那些為惡之人,倒還真有想要仗勢欺人的,只是白玉救的人好些都不是無名之輩,大家為了以後的健康問題,也不吝嗇給予幫忙。

玩了一個月,這時候暑假都過了一個半月了,白玉跟孩子們商量,「這京都也玩的差不多了,你們想回家了嗎?」

陳文傑兄弟倒是真的想家了,特別是陳文禮,他像個小老虎一樣,來了這京都,見到什麼都是抱著新奇好玩的態度,從來沒有害怕。倒是陳文傑年紀大些,想的多些,好些時候,會有些望而卻步的樣子。反倒是沒有小老虎陳文禮過的快活,白玉想這就是性格導致的。

「阿玉姐,我想家,我想我爸想我媽了。」陳文禮一邊啃西瓜,一邊說。

「那等我再辦幾件事,我就帶你們回家。」白玉點點頭說,連她自己都有些想念下林村那個溫暖的小院子了。

吃西瓜吃的胖臉蛋都是西瓜汁的小傢伙仰著臉問,「姐姐,你要辦什麼事?」

「這段時間我治病,病人的後續調養,不是王川柏就是秋白霜幫忙盯著。我覺得他們挺好的,打算收他們做徒弟。」白玉拿著手帕溫柔的給他擦臉,「還有圓圓不是想學嗎?也打算收她。」

「我們要走了,要跟霍家說一下。」其實白玉倒不是真的在乎這個禮節,這只是其中的一小個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白玉已經把七木心重新抄寫了一遍這個要交給霍成邦,還有那具屍體的事。

雖然軍部那邊沒人懷疑她,但是她要離開京都,還是先打個招呼比較好,不然假若調查到什麼敏感階段,誤會她畏罪潛逃什麼的,也是好麻煩的。有了家人,還是什麼事情都處辣一點比較好。

因此在第二日王川柏和秋白霜上門彙報自己負責的病人的脈象變化和用藥情況的時候,白玉就讓他們進了文竹軒的書房。住在這樣的好房子里,白玉早就準備了一套茶具出來,她跪坐在茶几前,慢條斯理的泡了一壺茶,茶葉是自己以前在幻境中自己炒制的,清香悠遠。她給二人一人倒了一杯,自己也端著茶杯啜了一口,微笑,還不錯。

「這段時間你們都做的不錯,我考慮好了。」

沉浸在白玉泡茶曼妙好看的樣子和悠遠的茶香里的二人,立刻回過神來,腰板挺直,也不敢暗暗嫌棄跪坐會麻腳麻腿了,兩雙眼睛四隻眼珠子緊緊的盯著白玉,等待她接下來的話,這跟關乎生死也差不多了。

「不用緊張,我願意收你們做學醫的入門弟子。」不等她們高興,她立刻說,「不忙高興,我還有別的話要說。」

「您請說。」王川柏嘴巴咧的漏出來都不止八顆大白牙了,笑的眼睛也看不到。

白玉覺得這弟子心性簡單,挺好的,也笑了笑說,「我還打算收一個六歲的孩子做入門弟子,但是她沒什麼基礎,也不好離開父母跟我回青山鎮。」

「所以我打算你們二人輪流跟我去青山鎮學醫,一月一輪。在京都的這個月監督指導我給小徒弟留下的功課,不知你們有什麼意見?」

白玉的話說完,王川柏什麼都沒想,直接點頭,既然拜了師父,當然這點事,沒什麼好猶豫的。而且還能一年有半年在京都,還可以在父母長輩身邊盡孝,這是多好的事。

只是秋白霜是個有野心的女孩子,對自己醫術的層次野心也不低,她皺眉有些不樂意,「這樣,我不是要花多一倍的時間來精進我的醫術嗎?」她雖然很開心白玉願意收自己做徒弟,但是還想用所有的時間在白玉身邊學習,用最短的時間能將自己的醫術提高到跟白玉一樣的高度。

「所以最開始我並不想收你們做我的徒弟,因為你明顯用的是精進,而不是學習。你本身對某種病症有自己治療的看法,這樣的學生是很難教的。」白玉放下手上的茶杯,兩隻手放在自己的膝蓋上,認真說,「我在教你們的時候,你們應該忘記自己的所學和看法,聽完我的之後,再比較,誰更好,或者是怎麼融合出更好,這樣才是你們學習的方式。」

不過白玉也不想花時間跟秋白霜去辯解,因為她並不是非要收他們為徒不可。她相信遲早她會找到合適的徒弟,然後讓這些弟子去幫忙收集功德的。雖然她收徒是懷有目的的,但是白玉覺得只要弟子有天賦,自己在醫術這一門肯定是不會藏私的。再說他們學成之後出去學醫,她並不是奪取他們行醫救人的功德,而是收穫她原本教會徒弟讓徒弟去造福眾人而應得的教導功德。這是你情我願雙方共贏的事情。

所以她直接揮手讓秋白霜和王川柏離開了,三天之後做決定。

第二天白玉先打聽了霍家老爺子避暑的療養院地址,便帶著白子安和陳家兄弟還有兩隻狗去了療養院那邊。霍老爺子見著白玉就拉白玉到他常跟療養院的其他幾個老頭一起下棋的地方去跟他下一盤棋,還跟其他的老頭們炫耀,「哈哈,小閨女棋藝比你們好百倍,老子不跟你們玩了,跟小閨女玩去。」

一開始大家還不信,說霍老頭吹牛,只是在旁邊觀看了一局發現白玉是有真本事,也開始誇獎起來,個個都說白玉棋藝好。然後大家看到霍長安那個得意勁心裡就不舒服了。

「嘿,你個霍老頭,這又不是你霍家姑娘,你得意個啥?」

「就是,就是,你以為你叫聲小閨女,人就真的是你家小閨女啦?」

「嘿嘿,小姑娘,年紀多大了,爺爺家有個孫子,小夥子很帥,人又很溫和善良,爺爺介紹給你認識啊?」

「你個老吳,滾開滾開,我家孫子才好呢。你家那個就知道搞學術,溫和是溫和,太呆了。我孫子又帥又幽默,跟他在一起肯定很有趣,小姑娘可以見見嘛。」嘖,還是老吳聰明,這麼漂亮的小姑娘,肯定要先下手為強啊,搶先定下來當孫媳婦肯定錯不了。

說是老小孩就是老小孩,幾個老頭子說的都急眼了,有孫子沒結婚的就說自己孫子好,沒孫子的說親戚家哪個孩子好。把個霍長安給氣成個炸藥桶一般,叉著腰直接開罵,「幹嘛,幹嘛,你們幾個老頭想跟我搶孫媳婦兒,想的倒是美。這是我們家小二的媳婦兒,誰也搶不走。」

理直氣壯的好像白玉真的就跟霍雲霆在一起了一般,誰又知道只是霍雲霆單方面的在發力,白玉只是有點點莫名其妙的陌生感覺,她還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她坐在棋盤前面看幾個人吵的熱鬧,白玉還有點懵,這都是說的什麼亂七八糟的,要給自己保媒拉縴嗎?雖然自己三百歲了,但是看起來十五六沒錯吧,這些人一把年紀了也開得了口?還有霍爺爺這是說的什麼,自己怎麼就是霍雲霆的媳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