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二十四章 霍小二的小內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四章 霍小二的小內應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真實情況就是,白玉也急於這三徒弟出師行醫,所以教學時間安排的很緊,當天就開始了。

這也就導致白玉回家的時候,秋白霜跟白玉回了青山鎮,王川柏留下監督南指導南宮圓學習,並學習白玉留下來的東西。一天也沒有耽擱三徒弟的學習,而且教學極其嚴厲。當然白玉並不體罰徒弟,她只罰他們面壁背書。

只是這樣的時候,白子安就帶著胖胖嘟嘟上去群嘲,因為小傢伙也是一起學習的。

雖然他功課多,君子六藝,四書五經都是他要學的東西,所以醫術學的並不多,但是他也算學了小一年,知道的也遠比南宮圓多多了,這讓小姑娘很受不了,更是卯足了勁的用功,畢竟她還有些字不認識呢,何況背葯經。

儘管秋白霜和王川柏學的比白子安小包子一百個深,可是讓一個小屁孩在他們面前笑他們怎麼怎麼笨,怎麼怎麼不用功,是個有點自尊心的大人都受不了。

當時拜師的時候,他們就有點不忿這個小傢伙了,因為他鬧著要當大師兄。這其實霍雲霆指使的,他自從從電話里聽說了白玉要收徒,還要收王川柏這個男徒弟之後,就心裡各種發酸不舒服。

因為他腦海里第一反應出現的就是王川柏和白玉經常有機會出雙入對、秉燭夜談了,這讓他哪能放心,旁敲側擊一番發現白玉對這個小白臉印象還挺好的,說他性格溫和單純,對醫術很專註,是個值得培養的好苗子。啊呸,培養個鬼埃只是他再多不放心,也不能時時離開部隊,所以他就給白子安灌輸,那小白臉要是跟你姐姐相處久了,他又是學醫術的,跟你姐姐有共同話題,那你姐姐就跟他有越來越多話說了。那你姐姐就要花更多時間陪著他了,這肯定不行。你不是先跟你姐姐學習醫術的嗎?雖然沒行拜師禮,但是你說自己是大師兄,你姐姐肯定答應。既然你做了大師兄,你就可以讓王川柏那傢伙聽你的話,那他們在一起過於久了之後,你就可以假意請教問題,讓王川柏一定得教你,誰叫你是大師兄嘛。

其實白子安不做這個大師兄,照樣可以做同樣的事,但是霍雲霆這麼忽悠小包子,就是為了膈應膈應那個小白臉的,誰叫他能在白玉身邊的時間比自己還長呢?這不純屬找揍呢嗎?

小傢伙當然被霍雲霆說的一愣一愣的,他本來就介意南宮圓想跟他搶姐姐,現在姐姐一下子多了三個徒弟,聽霍雲霆一說,這跟自己搶姐姐的不一下子多了三個人。這哪能行?

可是他是乖巧聰明的孩子,姐姐答應了的事是不能搗亂讓姐姐反悔的,所以他欣然聽取了霍雲霆的意見,堅持要做大師兄。

白玉最先教的的確也是白子安,他那麼介意,就讓他當大師兄也沒什麼不可以的。小傢伙對付他們三個的那些小招數,白玉不是沒看出來,知道他是小孩子沒什麼安全感,也不惱。

這樣白子安就更信服霍雲霆了,只要霍雲霆打電話來,最後總是要跟霍雲霆說一會兒話,嘀嘀咕咕小半天。雖然霍雲霆抽空給白玉打電話,心裡是很想跟白玉多說幾句話的。趕著忙的把自己攢的小情話、小纏綿全叨咕出去,把白玉的耳朵燙的通紅,小心臟撩撥的砰砰亂跳之後,就抽一分半鐘跟小傢伙說幾句話,畢竟這是自己發展的眼線呢,不好好打聽打聽白玉身邊那些雄性牲口的動向,他哪能放心?只得咬著牙分出這一分半鐘出來給白子安了。

在白玉要回青山鎮的前幾天,霍雲霆更是找著空就打電話,畢竟青山鎮白玉家裡可沒有電話線。雖然他是很想要給白玉拉一個,但是他知道白玉肯定會不高興的。

他的小姑娘喜歡自己當家做主,不喜歡別人隨便為她做決定,隨便進入她的領地。小姑娘也喜歡低調過日子,青山鎮絕大多數人家都拉不起電話線,倘若他突然給白玉家裡牽了電話線,那小姑娘就會被動的走入人們的視野。

現在的小姑娘在青山鎮人的眼中只是個會認點草藥,打幾個野物的沒爹沒媽的孩子,大家雖然覺得她漂亮,但是又覺得她可憐。沒壞心的人看著她總帶著幾分憐憫。

可是電話線一拉,他們就能知道,這姑娘不顯山不露水的就比他們都過的好。人心是個很奇怪的東西,當人家比你過的差,你可能會拿出一分兩分分文不值的憐憫同情,但是人家比你過的好的多的時候,許許多多的人就會生出不滿,覺得她這樣的姑娘就是應該低賤的生活在塵埃里,在困苦中掙扎求生。

這時候那些人就會對他的小姑娘生出惡意來,他不需要這些人幫助他照顧他的姑娘,但是也不願意小姑娘身邊的人對她沒有善意,這樣的生活會不快樂的。他不能因為自己想跟她說話的心愿,就給小姑娘帶去麻煩,雖然她能夠自己解決,但是他只想給她快樂和幸福。

回了青山鎮,白玉開始按部就班的過日子。上學、當師傅、農忙……齊頭並進,日子過得平穩和快速。

寒假如期而至,白玉打算帶著白子安出去行醫,在學校里沒有辦法,但是有假期了,她就想出去積功德。陳家人不放心,但是陳二虎因為王菜花上次當著侯俊彥和霍雲霆的面就說那些話,好好說了她一頓。王菜花對孩子們是真的好,只是山裡婦人免不了見識短淺,並不知道這樣是讓孩子在外人面前下不來台。陳二虎教訓妻子說,你要跟阿玉說什麼,都可以私下說,好好跟阿玉商量,但是你不能做阿玉的主。

王菜花一向聽丈夫的話,陳二虎跟她分析的,她也發現自己是做錯了。她有些訥訥的,「孩子他爸,我真沒壞心。上次聽安安說霍家的人一點不看在阿玉剛剛救了他們家人的份兒上,轉眼就看阿玉不順眼。聽了這個,我這當娘的心,哪能舒服?雖然我不是阿玉的親媽,但是我真把她當自己的孩子疼。這孩子在外面受了委屈,當媽的就跟挖了心一樣。」

「我看到霍雲霆就沒忍住,我真沒想著要阿玉難堪,也沒真心要錢,我就是借口發泄發泄。你說,阿玉怪不怪我?」

陳二虎一向跟王菜花感情好,看她眼眶通紅,拍拍她的肩膀,「哪能呢?你沒見阿玉什麼都沒說?我看孩子都沒覺得難堪,阿玉她的心思就不在這人情世故上,應該就沒覺得你讓她丟臉了。只是孩子沒覺得是孩子沒覺得,我們當長輩的就不能這麼做事。」

「你可記好了,孩子們慢慢的長大了,很多時候我們看著他們行事就行了。孩子受了委屈回來,我們給孩子做一頓熱飯熱菜,燒暖了炕就行了,這才是我們應該做的。」

王菜花就記在了心裡,所以寒冬臘月的,白玉要帶著白子安出門,她雖然心裡不情願,但還是依依不捨的送走了兩孩子,把胖胖和嘟嘟領回了家。因為白玉要去找病人,她打算去那些極其窮困的大山深處,因為那些人沒錢看大夫,大山裡也許有並沒有被發現的珍寶。雖然她不急著修鍊,但是去找找看奇珍異寶,也不妨礙她的生活。

正是因為這樣的考慮,白玉就帶著白子安出發了,他們一路往gx那邊去,因為那裡多山。先是火車,再是大巴,然後步行。白玉到了壯族的聚居地,一開始並沒有人願意讓她看病,她也不勸說,離開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