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二十五章 游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五章 游醫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只是總有那些走投無路的人的,白玉不要錢,藥材都是自己出,沒有錢看病,家人只要抱著一絲希望,就會試一試的。這樣白玉在一戶高燒引起肺炎,但是家裡一毛錢也拿不出來的人家住了下來。開了藥方,白玉並不要他們去買葯,自己帶著白子安到山裡去採藥,特殊藥材自己用背簍背了一些。兩劑葯下去,就退了燒,之後就是消炎症了。

這家人看著自己的親人有了明顯的好轉,當然會給白玉宣傳了,這樣她又陸續接到了三個病人。在這些人面前,白玉也沒有治那些簡單的病症,既然說了那樣的話,自己就不好打破,只是給他們一個初初級的健體丸讓他們回去吃,吃的好就算,吃不好那也要自認倒霉。

山裡人多數都是勞動的人,大多數身體底子都是好的,白玉的健體丸吃下去,不是那些柔弱的,都靠自身的免疫力慢慢的恢復了,只是花費的時間長罷了。

善良的他們都覺得這是白玉帶來的藥材有限,只能救治那些病危的人,自己這些小病小痛確實不應該來用大夫帶來的為數不多的東西。

俗話說的好窮山惡水出刁民,白玉每隔三天就換一個村子,走的時候總是給她的病人留下後期的藥材。她每次都盡量找村子里的空屋子住,沒有空屋子就找以前獵人打獵的山洞住,並不願意借住在別人的家裡。

這樣單身的小姑娘帶著一個小孩子獨住在外,在惡人眼裡就是待宰的小肥羊,總有人趁夜摸黑找上門來。當然總會被白玉揍的很慘,時間這麼久白玉為了救治白子安損耗的精神力早就恢復了,這又是在完全不熟悉的地方,白玉哪裡會放鬆警惕。

出來這些日子,白玉根本就沒有睡過覺,每天時時刻刻都用精神力探查著周圍一公里的情況,晚上就更是如此了。因為她知道這世界熱武器槍支會打的很遠,所以每天堅持查看一公里的情況。不睡覺的時候,她總算是想起了被自己擱置的修鍊。雖然一呼一吸都是修鍊,但是專註的去修鍊,效果畢竟是不一樣的。

幻境雖然可以提供靈氣,但是她擔心以後晉級的時候,靈氣不足,需要幻境提供靈氣支持,便不想拿幻境里的靈氣修鍊,所以總是一點一點的感受著這世界稀薄的靈氣,慢慢的引入體內。

時間久了,她發現哪怕靈氣如此稀薄,她也能輕鬆的引入足夠的靈氣來修鍊,身邊的和遠處的和更遠處的靈氣總是源源不斷的被她吸引而來,這對於白玉來說倒是見極好的事。所以白玉短短時日已經是靈道者初級的屏障已經鬆動了,她覺得自己應該很快就會打破壁壘晉級了。

因為白玉外放著精神力,那些混蛋離房子遠遠的她就知道了,隨便一個小指頭就能捏死他們。但是因為在積累功德不能隨意增加殺孽,白玉便讓他們在自己布置的陣法裡面轉圈,也就是俗稱的鬼打牆,一整夜都不能讓他們走出去,直到有村民看到他們為止。

這些人最是欺善怕惡,這樣一點小事都會被嚇的半死,回去好些天都睡不著覺,再也不敢找白玉的麻煩。

倒也不能怪他們膽小,看見一個房子或者一個山洞就在自己眼跟前,但是怎麼走都走不到,走一夜都走不到,想回家還回不了,這麼邪門的事情,換誰不怕吶?

所以壯族這邊慢慢的傳白玉邪門,是山裡的妖精變得,那麼漂亮,還免費給人治病,不知道打什麼主意。一開始還是大多數人還是不信的,畢竟白玉真的幫了他們,只是不止一個兩個這樣說,最後都有人直接說了,他對白玉心懷不軌,想要趁夜下手,但是看著白玉的房子怎麼也走不到近處,想要回家,也怎麼都回不了。

這下子可是炸了鍋了,白玉也不惱,她發現這裡的人看她的眼神越來越怪異,就連夜帶著白子安打算去另外的大山深處,苗家十八寨。

苗族人本身就有奇特的治療方式,他們真正的巫醫是很厲害的,用藥區別於中醫,但是也是真的有用。特別是蠱術,大家提到蠱總覺得是害人的東西,其實這是沒有把蠱術用到真正該用的地方,針對不同的病症養出不同的靈蠱,大多時候比中藥療效要好的多。

因此白玉其實對巫醫和巫蠱都很好奇,她本來是不打算來這裡的,只是在壯族用陣法是她大意了,既然到了這裡,壯族又不能呆了,那就去苗族那邊轉轉也沒什麼。

只是到了山腳下,她就知道這裡布置了陣法,不是普通的**陣,還有毒蟲陣,倘若不懂得人隨便上山絕對是有去無回,哪怕能闖進去,也要脫一層皮。

白玉把白子安抱在懷裡,仔細看了很久,才一步一步的上山,左左右右,前前後後,一點一點的才慢慢的上了山。山上的這些人自從出生,就沒見到毫無傷痕就上了山的人,所以他們知道自己在山上都很安全。山下的那些外人都不可能上的來,所以當苗寨里的人起來準備一天的勞作,看到寨子前方抱著個粉嫩小男孩的漂亮女孩子,都要驚掉了自己的下巴。

這是咋回事,什麼時候寨子里上來一個外人,還能在寨子里閑庭漫步,左看右瞧,把寨子當稀奇看?年輕小夥子們,全都拿著手邊的棍子圍上了白玉,一個看著就古靈精怪的女孩子,匆匆爬上了最高處的一棟吊腳樓,跟自己的奶奶說寨子里來了外人,看著都沒有受傷,那個人肯定知道怎麼上山的。

苗家十八寨都有守山陣,不懂的人,身手再好,也不可能毫髮無損的就上山的。那個年輕的女孩子就這樣上來了,要是傳出去了,苗寨的安全就再也沒有保證了。再說外面的人對苗寨都有誤解,一聽說是苗人就覺得他們會用巫蠱或者毒藥害人,對他們都不友好。

要是這守山陣對外面的人沒有震懾作用了,那他們想進來做點什麼不是很簡單的事了嗎?所以大家見到白玉明顯很輕鬆的進山了,才會如臨大敵。

沒多久苗寨的老祭司出來了,穿著複雜的祭司服裝,臉上畫著油彩,但是還是看的出來她已經很老了。她的孫女苗鳳凰一直在她旁邊扶著她一步一步的從吊腳樓那裡下來。苗民們紛紛彎腰行禮,這裡很多人都有很多年沒有見過大祭司了。大祭司已經一百多歲了,不是寨子里出了大事都不會再出面了,全都是她新選的接班人,也就是她孫女苗鳳凰出面。

這一次明顯守山陣出了問題,整個苗寨的安全都受到威脅了,老祭司不得不出面了。她緩緩的走到了白玉的包圍圈跟前,抬抬手,圍著白玉的小夥子們才讓開讓白玉和老祭司面對面。

「你如何能安全上山?」她說的是苗語,白玉聽不懂,便說,「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一直在山下負責採買日常生活必須用品的大叔苗城立刻上前負責翻譯,「我們祭司問你,你如何能安全上山?」

「哦,是這個。你們的陣法不是太難,蟲陣倒是有點複雜,但是我不怕你們的蟲子。」相反你們的蟲子都怕我,只是我不告訴你罷了。修仙之人的威壓,這些連靈智都沒有的小蟲子們,就沒有不怕的,所以蟲陣在白玉面前完全沒有絲毫的發揮餘地。

「你上山來做什麼?」

「我學了一些中醫,知道真正的巫醫和巫蠱傳承都可以用來治病救人,打算來見識見識。」白玉也沒有隱瞞,畢竟是到了人家家裡,在別人家耍橫是極其不禮貌的行為。

老祭司聽了翻譯,心裡很震驚,陣法簡單,不怕毒蟲,還想見識巫醫和巫蠱,這是個不一般的姑娘。她嚴肅的說,「我們苗寨不歡迎外人來訪,還請直接下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