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二十六章 又遇霍雲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六章 又遇霍雲霆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白玉天生不知道怎麼勸服別人,不知道這時候應該說什麼,一直安靜的呆在她懷裡的白子安,從白玉身上滑了下來。他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對著老祭司拱手作揖,才站直小身板說,「這位婆婆,我姐姐是出門來積累行醫經驗的,之前我姐姐在壯族那邊給村民看玻」

「她來苗寨並不是想要偷你們的治病救人的方法,只是想比較一下,中醫和巫醫的區別。婆婆,你就讓我姐姐給你們看看好不好?說不定你們的大夫看不好的病,我姐姐能給你們看呢?」白子安這半年和王川柏、秋白霜鬥智斗勇,過了年又長大一歲,要七歲了。所以嘴巴利索很多,什麼事也都懂。勸起人來一套一套的,苗民都沒有一開始那麼戒備了,畢竟白子安白白嫩嫩,真的很可愛。

他歪著頭想了想,繼續說,「至於你們說的一路走過來的陣法,你們不要害怕,外面懂得人應該不多。我姐姐不會教給別人的,因為教了別人對我姐姐來說,也沒什麼用。」

聽他這麼說,大家都鬆了一口氣,原來不是很多人知道這陣法,那他們請大祭司改改陣眼,應該可以吧。說到大夫,苗鳳凰湊到老祭司耳邊說,「奶奶,我們不是有個人救了,但是他一直不醒嗎?要不要讓那位大夫去看看?」

整個寨子里的人雖然都不希望外面的人上山,這只是封閉久了,又對自己的生活很滿意的自給自足的狀態,並不代表苗民都是窮凶極惡之人,誤闖上山的人受了傷或者中了毒,只要被發現的時候還沒死,寨子里的巫醫都會儘力救治,只要救活了,就會送到山下去。

昨天晚上有巡山人發現被了一個陣中毒蟲咬傷的人,村民把他抬回寨子里,請巫醫來治了。只是毒蟲咬的太嚴重了,他們不一定能治好。本來是自己這邊已經儘力了,那他好還是不能好,全都聽天由命了。現在來了個游醫,讓她看看也好。最重要的是有借口把她留在山上,看看她到底是不是真的沒有害人之心。

苗鳳凰對著老祭司眨巴了幾下眼睛,用動了幾下手指,祭司就明白自家孫女是什麼意思了。年輕人到底腦袋靈活。的確是這樣,這女孩子就這樣輕易的上來了山上,他們要是不留下她觀察觀察,誰知道她對寨子到底是個什麼心思,作為祭司保護苗民是她的職責,防備這樣的人,也是她應該做的事。

看到自家奶奶同意了,苗鳳凰給寨子的寨主使了個顏色,苗曲南也會意過來,上前說道,「是這樣啊,我們山上正好有個意外闖進陣中被毒蟲咬傷的男人,我們請了巫醫治療,只是現下還沒醒。你可以過去看看,也可以和我們的巫醫聊一聊。」

藝高人膽大的白玉當然沒什麼可說的,有種正中下懷的感覺,直溜溜的就跟著一個引路的苗民去了後山的一個吊腳樓那邊。小樓旁邊有幾塊梯田,白玉看了都是種的藥材,還種的很不錯。她興緻勃勃的拉著小傢伙上了樓,那個引路人跟在屋子裡守著受傷的男人的巫醫嘰里咕嚕一堆,白玉聽不懂,也不想聽懂,她就是眼睛直直的看著躺在床上的人,想著能不能看出來,這巫醫是怎麼給人治療的。

引路人跟滿頭辮子的年輕巫醫說完之後,回頭跟白玉說,「巫醫同意跟你討論了,你進來吧。」

然後他負責翻譯了一下巫醫到底做了什麼治療,知道之後白玉有點失望,只是簡單的用了外傷葯和內服解毒藥,並沒有她知道的那些靈蠱、巫術之類的。所以她興緻缺缺起來,可能是這世界沒有修鍊傳承之後,真正的巫醫也就不在了,只有那些特殊的用藥方式傳了下來。

只是眼前這人只用藥草,應該治不好吧。白玉看的出他應該有很嚴重的外傷,再又被大量毒蟲咬傷,失血過多,傷口感染,又中了劇毒,沒有當場死亡就是這人的毅力驚人了。

她看著躺在床上,被紗布包裹著全身,連呼吸都微弱不堪的人,伸手給他把了把脈,畢竟是要交流交流的。不能因為自己的失望,就把答應的事不算數了。

「你可以告訴巫醫,不是他的藥草沒用,只是病人本身受了外傷,傷口感染,有些發熱,身體很虛弱。這時候用藥解讀起到的效果就不大,因為他等不到藥草起作用,就會死亡。我可以施針幫助他把韶逼到一處,開一個小傷口把毒血放出來,這樣作用快一些。」

「你問問他,同不同意我這樣做,畢竟這是他的病人。」

看不到臉,不知道估計一下這人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白玉內心是不太想出手的,希望這人斷然拒絕就好了。

只是巫醫看了看白玉,果斷點頭,他也知道不是病人堅強早就死了,他的醫術根本救不了這個人。這個苗人巫醫有著真正的大夫的古道熱腸,既然可能有辦法能救病人,那當然要試一試。

只是白玉從包里拿出金針,開始消毒的時候,寨子里好像突然躁動起來。引路人到外面聽了聽,又上來跟巫醫嘰里咕嚕一番,就拉著巫醫飛一般往山上的入口跑。

正好白玉怕救了不該救的人,也就順勢收好金針,帶著白玉打算去看一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到了最開始的吊腳樓那裡,發現所有人都抄著武器往山下跑,白玉奇怪,這是來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嗎,讓全部的苗民這樣嚴陣以待?只是到了村口,她都驚訝了,讓他們嚴陣以待的不是東西而是人。

山腳下全是舉著火把不停的燒地上毒蟲的穿著綠軍裝的解放軍,白玉粗略的看看,竟然有三四十人。霍雲霆軍帥的臉龐和大高個子顯得尤為突出。白子安興奮的蹦了起來,兩隻胖手放在嘴邊做喇叭狀,「霍二哥、霍二哥……」開心的不得了。白玉看著那英俊的面龐,不知道為什麼臉竟然有些發熱,為了掩飾自己,她的眼睛立刻往旁邊飄,怎麼又遇到霍雲霆了?

可是他喊完了,這兩邊的解放軍和苗人都不開心了,苗民覺得白玉姐弟就是來探路的,霍雲霆那邊就覺得白玉肯定是不小心誤闖的,現在被苗民控制了起來。

氣氛變得沉悶又緊張,白子安還以為自己說錯了什麼話,他捂著嘴巴,瞪著大眼睛左看右看。十幾個苗人拿著木棍圍著白玉和白子安,一場惡戰一觸即發。

「阿玉,注意安全,這些苗民很擅長用毒。」這次七木特種部隊出動就是調查紅鷹計劃失敗中的內應,有了消息。這次他們出來抓捕的就是跟這個內奸跟紅鷹那邊傳遞情報的中轉站,抓到了他,調查就會取得重大進展。

只是這個人狡猾又狠辣,背後還有個大組織在幫助他一路逃亡到西南邊境,霍雲霆作為這次行動的總指揮,一路追蹤驅趕。他絕對不允許自己失敗,這個中轉人他必須抓住,紅鷹計劃流的那些戰士的鮮血,他一定要追討回來。昨天好容易要抓到他了,他已經身受六刀,刀刀是要害位置。只是這人拼著最後一口氣,闖進了苗人的守護陣中。

哪怕迫切的想要報仇,只是他還是忍耐了下來,讓手下的士兵全部退回來,他不能讓他們白白犧牲。那些密密麻麻的毒蟲,天已經快要黑了,要是進去了,防不勝防,毫無勝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