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二十七章 扯著就往旁邊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七章 扯著就往旁邊走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因此霍雲霆一夜沒睡,一直堅持到早上,想著苗寨里的人肯定都開始日常活動了,他們這時候闖陣,肯定會驚動那些百姓。到時候也能好好解釋一番,溝通的好,說不定不費一兵一卒就能拿下中轉人。只是最開始的**陣他們就被弄得暈頭轉向的,砍了好些樹,推倒了好些石堆,才找到對的路,所以走了這樣久才,十一點多才碰到毒蟲,才終於引來了苗民。

也就造成了白玉看到的局面,本來一切都可以商量的,只是現在白玉和白子安出現了,苗民都懷疑白玉提前到來的動機,就是為這些人打探寨子里的情況的。果然這世道漂亮女人和小孩子是最不可信的,因為這樣的人,出去騙人一騙一個準。

白玉有些無奈,世事怎麼這麼巧。她抬手阻止苗民動手,「你們似乎誤會了,我要是真的是他們的內應,他們也不會被毒蟲弄得這麼狼狽了。」

聽她這樣說引路人翻譯了一遍,苗民們果然都看向還在揮舞著火把驅趕毒蟲的解放軍,一個個灰頭土臉的,衣服皺皺巴巴,一看就知道被這個陣法折磨的不輕。

看他們冷靜了下來,白玉才問霍雲霆,「霍二哥你來此作何?」

「各位父老鄉親,我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霍雲霆上校軍銜,昨天追趕一名歹徒,來到此地。只是歹徒闖入了山裡,到處都是毒蟲,我不能讓我的戰友做無謂的犧牲,所以等到天亮才進山,就是想碰到苗民,好好解釋一番,能得到你們的幫助,去抓到那名歹徒。」

引路人嘰里咕嚕的翻譯了一下,果然大家都在猜是不是昨天傍晚抬回寨子里的那個臉都被咬爛了的人,就是解放軍要抓的人?

原本要是沒有白玉先毫髮無損的上了山,而且恰好還跟霍雲霆認識這件事,苗民肯定立刻把那人給抬下來交給部隊。畢竟他們雖然鮮少與外人來往,也還是知道解放軍是人民的好部隊的,幫助軍人是義不容辭的事情。

霍雲霆也有些疑惑,他以為自己說出了這番話,苗人不說熱情的請他們上寨子里做客,也會幫助他們把毒蟲弄走的。只是現在他們還是表情凝重,他看了看白玉和白子安,眼睛里有些疑惑。

「我也是今天早上上山的,只是我很容易就上山了,所以他們以為你們是我帶來的,會對他們做什麼不好的事的。」白玉好心的給霍雲霆解釋了一下。

陳子為這次也跟霍雲霆一起被選上了七木,他揮著火把,忙裡抽閑的用肩膀撞了一下霍雲霆的後背,滿眼揶揄,「嘿,霍隊長,這是不是有緣千里來相會?心裡是不是很蕩漾?」霍雲霆喜歡白玉這點事,發小好兄弟就沒有不知道的,也不知道爬窗戶偷摸聽幾回霍雲霆給白玉打電話了。哎喲,從來不知道霍雲霆竟然也是這樣騷動的青年啊,小情話說的,他們這些偷聽的都想找對象了。

果不其然,陳子為這一番打趣,圍著的士兵都聽見了,全都笑出一口大白牙。一班長笑眯眯的問,「哎哎,指導員,這就是我們隊長打電話那個姑娘?」

二班長:「槽,真是埃隊長眼光真高啊,這姑娘漂亮,美的沒邊兒埃」

三班長:「二班長你是不是傻?我們隊長是那麼膚淺的人嗎?能因為人漂亮就看中人家嗎?你們聽隊長打電話說了,『要是我在就好了,我就自己照顧了』啥的?我們隊長那是響噹噹的漢子,那肯定是看人姑娘嬌弱,需要他照顧唄,多有英雄氣概?」

那些日子一起偷聽過的霍閻王的小情話,簡直可以寫成一本教科書,十分鐘通話,句句不忘勾引小姑娘,這樣還不春心萌動,這小姑娘也是定力十足了。

一群小士兵聽八卦聽的嗷嗷叫,哈哈,這竟然就是隊長相中的小媳婦兒。哎呀,以後也要跟著好好扒窗戶聽牆角,看一、二、三班長還有指導員知道好多內幕埃

白玉森森的覺得這畫風清奇,這還是不是被源源不斷的毒蟲圍攻的時候了,說什麼霍雲霆、小姑娘的,要不要命了?

霍雲霆也暗暗咬牙,這群小子們,肯定是平時練的輕了,回去好好給他們加加餐。

不過最要緊的還是解決眼前的麻煩,他跨步而立,軍人風姿盡顯,把苗族小姑娘迷得不要不要的,全都捂著嘴巴尖叫,「那個軍哥哥好浚」

「寨子里有這樣的漢子就好了,好想拉回家做女婿埃」

「啊啊,外面的人是不是都這麼帥的?」

……

霍雲霆他身為優秀的特種兵,當然是知道全國各地方言的,當然聽懂了,心裡有些小氣悶,誰都能看出來自己優秀,就那個傻阿玉自己都說的那麼明白了,都不給點回應,真是傷腦筋。

唉,還是先解決眼前的事再說吧。他眼色一沉,「軍民一家親,我們是解放軍,為什麼會對你們苗寨不軌?」

或許他好言好語的勸說,這些人還會再猶豫。可是看著他那樣腥風血雨的軍人鐵血的樣子,寨主苗曲南立刻做了決定,一路往前,一路撒著一種藥粉,還朝一個人揮了揮手。那人從懷裡拿出一個小竹笛出來,放在嘴邊吹奏。只是人耳什麼都聽不見,不過仔細看就能發現出來的毒蟲慢慢在減少。最先空出來的土地就是苗曲南撒了藥粉的地方,圍著霍雲霆他們一行人的地方很快就空出一條路來。

一擺脫毒蟲的威脅,霍雲霆大步上前就握住了白玉的手,扯著就往旁邊走,心裡壓抑的付出不被重視還有因擔心而生的怒氣還有那些因為愛情升起的心酸,全都涌了出來。要出來做游醫這樣的事,竟然說都不跟自己說。還是寒假之後,他寄了一封又一封的信,全都石沉大海,最後沒辦法往下林村打了電話,陳家人接了,他才知道的。

自己果然在她心裡一點地位都沒有嗎?這樣的覺悟讓霍雲霆在七木駐地發了狠的練功和練兵,練的大家看到他就害怕。幾個班長天天喝指導員開小會研究到底是誰惹著霍閻王了?最後發現霍雲霆好久沒打小情話的電話了,也沒有收到信。全部都心裡咯一下,哎呀,不好,這霍閻王不是被拒絕了被甩了吧?頓時,大家都覺得這日子沒法過了,這不失戀還戀的開心的時候,都是閻王了,這都失戀了,別人還能有活路嗎?

他們都覺得霍雲霆那時時不忘的花式撩法,還能被拒絕,也真是不同意,心裡都偷偷發笑,還有霍閻王辦不成的事,也真是不容易埃

在指導員和班長的指點下,駐地所有人都知道霍雲霆心情不美麗,這段時間所有人經過霍雲霆的身邊都踮著腳尖走路,生怕惹了他。就這,大家還是被練的生不如死呢。

這也就是為什麼班長和指導員看見白玉竟然這麼迫不及待就開始八卦的原因,實在是被霍雲霆壓迫的太久了哇。

看到霍雲霆上前扯著白玉的手就走,一班長哇哇大叫,「隊長,隊長,你先別急著談情說愛,先搞清楚到底歹徒在哪兒啊?」

「你是不是傻?指導員還在呢,能不知道確定嗎?隊長現在肯定是搞定媳婦兒比較重要埃」二班長猛的一拍一班長的肩膀,把他拍的好大一個趔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