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二十九章 輕輕一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九章 輕輕一點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其實是有的,他們在一起最大的阻礙就是年齡,白玉明顯會比霍雲霆活的更久,如果投入了感情,註定會留下來的自己要怎麼辦呢?只是現在有人偷聽,白玉並不好明說。她仰頭看霍雲霆,桃花眸子里氤氳一片,讓人看不清她到底在想什麼。霍雲霆緊張的咽了咽口水,好似等著白玉的判決。

「霍二哥,你的喜歡並不是對我沒有絲毫影響。和你通電話,我經常心臟砰砰亂跳,面紅耳赤。你剛剛說的話,也讓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這些都是我對你情感的反應。」

「我既然遇到了你,你也問了我,我並不會迴避你,這是我尊重你的真心。」因為我遇到的人上,對我有愛情的,你也是第一個,所以我也真誠的回復你。

「可是我並不能確定,我嫻氖竅不叮是愛情。我有一些苦衷,不知道怎麼告訴你,我原本從來沒有想過要和一個人在一起的。生命太長了,你明白嗎?」因為有人偷聽,她只能重重的咬出生命太長四個字,看著霍雲霆的眼睛也亮的驚人。

霍雲霆瞬間就明白了,她在說什麼,畢竟瑤光出現的時候,他是見過白玉的手段的。那她活的比普通人久,也似乎是理所當然。雖然他是特種兵,執行的都是高危任務,每一次任務都面臨著死亡,但是追求白玉的這差不多一整年裡,他真的沒想過,他要是犧牲了,白玉怎麼辦?

現在就更難想了,白玉的生命不是短短百年,竟然會更長,倘若她跟自己在一起了,那要是自己犧牲了,她不是要痛苦更久嗎?十年,二十年,一百年,兩百年或者更久,這樣漫長的時光,會特別特別折磨人吧。

他瞬間有些瑟縮,可是看著白玉光潔的臉龐,他上前擁住這個嬌軟的女孩子,突然有了跟她一起奮鬥的勇氣,「阿玉我沒任務的時候,常常想讓你快活的過一輩子,我想讓你當我的小姑娘,我的女朋友,當我的妻子,當我孩子的母親,當我孫子的奶奶,當我的老伴兒。」

說的話好像帶著鉤子,勾的人心肝亂顫,根本無法冷靜思考。

又是咚咚兩聲沉悶的響聲,二班長揉了揉發酸的屁股,第一次覺得偷聽也不是個輕鬆的活計,這都要變成裝狗糧的罐子了。隊長到底啥時候學的這一百零八招花式撩法,這能是隊長那個冰碴子說出來的話嗎?能嗎?

三班長也是目不愣登的看著前面不遠抱著白玉的霍雲霆,直納悶,看不出來啊隊長,這一言不合就摟就抱人小姑娘,耍流氓沒下線啊,是不?人姑娘再拒絕一次是不是就得親上去了。

兩班長互相看對方一眼,默默地再次爬上了樹,看隊長這情話說的,人都拒絕了,你還說小姑娘、女朋友、妻子、孩子的媽啥的一大堆,溜得飛起啊,再觀摩觀摩,學習學習,說不定自己就能擺脫單身行列,成為有妻一族呢?雖然狗糧喂的我們要齁死了。

「我不想放棄,我死也不能放棄你。」說著他嘴唇湊到白玉的耳邊,輕輕問,「阿玉,你能不能教我跟你活的一樣久,我不怕苦,不怕累,我願意付出所有的汗水血淚,陪著你活下去,我……捨不得你。」

白玉被他這話說的一震,胸腔滾燙起來,她從來沒想過要教一個凡人入道法門,哪怕是白子安,她也只是先教他習武,打算先改了他的命軌再說,根本下不了決心,讓他走上以武入道這條路。

這是她想要守護的秘密,可是現在她面前有一個人捧著自己的真心,因為想要跟自己在一起,說不怕苦不怕累,願意努力讓自己活的久一點。

不要問她為什麼相信霍雲霆是真心的,而不是覬覦自己的本領,白玉還是能看出來這些的,霍雲霆身上有著軍人最大的特點,正直和無私,他願意為了心中的理想奉獻自己的一切,他根本不屑於用自己的感情去行騙,這樣的猜想本身就是對他人格的侮辱。

「霍二哥,我不知道……」白玉不得不說是很感動的,只是她現在理不清自己的心,所以伏在霍雲霆的懷裡,這樣輕輕的回答他。霍雲霆低頭看著懷裡的小姑娘,她皺著眉頭,桃花眸子里氤氳著霧氣,朦朧美麗。

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軍人作風不許他再退回去,說先當朋友什麼的,咬著牙也要拿下目標。他看著小姑娘粉嫩滋潤的小嘴,心臟砰砰直跳,猛地低頭擒住心動了好久的紅唇,先是試探的輕輕碰觸。本來只是打算一碰就算的霍雲霆,卻被碰到的柔軟和甜蜜惑住了心神,像打開什麼閘門似的,一陣狂風暴雨似的舔舐逗弄。

白玉先是被他突然的動作給驚住了,瞪大眼睛,好久回不過神來。可能是霍雲霆也是第一次親吻,並不熟練,牙齒磕到了白玉的嘴唇,才讓她回過神來。這時候白玉當然用力推他了,可是霍雲霆緊緊的扣住她的腰身,一手還抓住白玉的胳膊背在她身後。

可能不管再厲害的姑娘,在男人的猛攻之下,都會軟了身子,白玉很快就好似失去了全身力氣,迷失在霍雲霆炙熱的吻里,軟綿綿的靠在霍雲霆懷裡,由他予取予求。

他怕嚇著她,哪怕吻了十幾分鐘,也沒有再進一步,哪怕她能活的再久,現在也只是個小姑娘啊,悲催。放開她被自己啃腫了的紅唇,把她按在自己懷裡,他的小姑娘味道真好,邪魅的舔了舔自己嘴唇,笑的開心,一手拍拍她漲紅的臉蛋,「傻瓜,呼吸,呼吸埃」

這時候白玉才回過神來,一陣喘氣,她用力掙扎,只是霍雲霆這些年兵王不是白叫的,她要是不用上內力或者靈力,根本甩不開他的擁抱,白玉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不願意對他用這些手段,所以最後還是被他緊緊抱在懷裡。

霍雲霆知道她有些羞惱了,忙說,「阿玉,你討厭我親你嗎?」白玉輕輕咬著嘴唇,瞪著霍雲霆不說話,他便知道答案了,他竟然輕笑出聲,「你看,我這樣親你,抱你,你都不討厭,你肯定是有一些喜歡我的對不對?阿玉,我沒有那麼貪心,讓你馬上許諾我一輩子,你先跟我試試好不好?就當是考驗我。」

樹上的兩人,看著隊長低頭就親的那個架勢,用力摳住樹榦,才沒有再摔一次,哎喲,我去,還不等下一次拒絕,就親了啊?這一言不合就咬小姑娘的嘴巴,這是耍流氓吧,是吧,是吧?這真是我們隊長嗎?是嗎?是嗎?這隊長咋能這麼調戲人姑娘呢,好像說是還差幾個月滿十七周歲呢?

隊長不止打仗牛逼,表白也牛逼啊,要是一般人,人姑娘說拒絕,說不定就算了。要是二般人,人姑娘說不知道,說不定就說那你再好好想想。霍閻王就是非一般啊,人直接就親上了,親上了,親上了,親完了還不算,還拐彎抹角的騙人家,什麼考驗考驗?肯定是騙的,煮熟的鴨子還能讓飛了,到時候說不定考驗不好,直接壓床上吃了,看隊長這一言不合就抱就親,到時候一言不合就壓,肯定也是有可能滴。

兩排長在樹上對視一眼,都露出陰險的笑容,不愧是隊長,這小媳婦兒,就這麼已經就放進碗里了,真特么牛掰。

兩逗比班長的心聲,是沒人聽見了,估計只有被他們的爪子摳出好些指甲印的樹榦能知道一點。

白玉聽了霍雲霆的話,被親的還有些發昏的腦袋,真的想了想,也對,這世界閃婚不是流行,現在都流行先談戀愛,了解了解,到時候她覺得還是不行,再分手就可以了。嗯,沒錯噠,就這麼辦。

覺得自己想到好辦法的白玉,就靠著霍雲霆的胸膛,輕輕點了點頭,就這麼輕輕一點,就上了叫霍雲霆的賊船,一輩子再也沒下得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