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三十章 搞大事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章 搞大事情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霍雲霆咽了咽口水,直著脖子說,「那我就當你答應了。」笑的歡快的抱起白玉轉了一圈,生怕白玉再說自己不想聽的話,拉著白玉的手就往回走。嗯,沒錯,到人多的地方,阿玉肯定就不能說反悔的話了。

樹上的二三班長才從樹上跳下來,三班長抓起二班長的手用力的咬了一口,二班長哇哇亂叫,「你幹嘛?要是想咬的話,你咬你自己啊?」

「我就是想試試你會不會痛,看我是不是在做夢?隊長剛剛是在誘拐小姑娘吧,是吧?」他揮揮手打斷二班長的抱怨,抓著頭髮自言自語,「槽,又學了一招,找對象還可以這樣找,不愧是隊長。」

回到寨子口上,白子安看見白玉就要跑過來,只不過跑了兩步就看見霍雲霆牽著白玉的手走了過來。他歪著腦袋看霍雲霆和白玉牽在一起的手,大眼睛眨了又眨,「為什麼霍二哥和姐姐拉手?」

他蹬蹬跑上前,站在兩人中間,分開他們的手,才歪著頭看白玉,「姐姐,你不是說,長大了的男孩女孩,只有選對方為伴侶的時候才能牽手嗎?」

看著白玉的眼睛里都是,那你怎麼和霍二哥牽手的疑問。這時候二班長和三班長回來了,二班長一彎腰就把白子安給扛在肩上,「哈哈,小朋友,哥哥帶你玩哈。」開玩笑,這時候正是敏感階段啊,這要是搞不好,人家小姑娘想通了想反悔,那隊長這不就繼續打光棍了么?那回去了,還能有他們的好日子過?絕壁不能讓白子安攪黃了這好事埃

小傢伙被扛在肩上,一開始有些驚訝,但是很快就哈哈大笑起來,小孩子的注意力很容易就被轉移了。白玉聽著他的笑聲,也微微笑起來。她握著雙手,把手背在身後,免得再被霍雲霆抓在手裡不放。她原先真的沒覺得自己有一天會害羞,但是剛剛明明知道有人偷看,她還被霍雲霆給親的手軟腳軟。這會兒兩人拉著手,一起走過來,看到對面等著霍雲霆歸隊的隊伍,三十幾雙亮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她和他,有那麼幾秒鐘,她真的害羞的邁不動腳,想找棵樹,躲到樹後面去,臉也隱隱發燙起來。

這些感覺都是這麼新奇,白玉又害羞,又有些開心,這就是普通人的情緒變化嗎?她跟白子安生活了兩年,表情已經變多變柔和自然了,不再像剛開始那樣僵硬死板。這樣走出去,大家都只會覺得她性格安靜,話很少,而不是一開始不熟悉的人,都覺得她高冷的樣子。

指導員陳子為雖然很想給兄弟更多的時間,好好談戀愛,最好是能把人拿下,但是現在是在任務期間,京都那邊領導都等著呢。只好頂著被霍雲霆以後加訓的危險,還是上前跟霍雲霆小聲彙報,「隊長,那個傷患,我和一班長去仔細對比過身上的傷口,與你昨天在中轉人身上劃得一模一樣,剪開他耳朵邊的紗布,看到了那塊深色的胎記。確定,這就是我們在追的中轉人。」

霍雲霆面無表情的點點頭,時間怎麼就這麼不湊巧,不僅有任務還有這麼多電燈泡。堂堂霍大隊長早就忘了,剛剛還想借著人多,好讓人家白玉不能說出反悔的話來。這會兒小姑娘的小嫩手拉不著了,便嫌這些人礙事了。唉,戀愛的男人,真是不可理喻。

他知道白玉是個很有想法和主意的女孩子,所以他低頭跟白玉商量,「阿玉你帶著安安跟我一起走吧,這個人情況很嚴重,知道的情報對我們將來的行動也很重要,我要帶他去找我們帶來的醫生,讓他們給他治療。」

「跟我一起,嗯?」

雖然還是那樣冰冰的表情,但是說話的語氣里,全是溫柔和深情,驚掉了七木小夥伴的下巴。他們這支隊伍都是半年前,從各個軍區還有新兵裡面選拔的,大家雖然不如C市駐地的士兵了解霍雲霆,但是這半年霍雲霆的表現,早就讓所有人領教了他霍閻王的稱號,果然實至名歸。

這會兒雖然沒有笑,但是說話這麼溫柔,就已經很不霍雲霆了。二班長和三班長還嫌大家的嘴巴張的不夠大,拉著身邊的戰友,小聲的嘀嘀咕咕,把霍雲霆剛剛拉白玉到樹林邊上怎麼做的,怎麼說的,全禿嚕了個乾淨。

聽到的人都不能相信,「二班長,三班長,不是吧,你們肯定是在那我們開涮,我們隊長怎麼可能這樣?這就是流氓調戲誘拐小姑娘埃」大家都瞪大眼睛看二班長和三班長,齊齊點頭,真的一點沒有可信度埃

二班長和三班長不幹了,兩人對視一眼。他倆一般高,二班長把背包往地上一放,站到三班長跟前。他自己站在背包上演霍雲霆,三班長演白玉。

他學著霍雲霆說話,「你知不知道我剛看見你竟然在苗寨,有多擔心你,有多害怕?」說著一把將三班長扯進懷裡,緊緊的抱住,在他耳邊深情的喊,「阿玉……」關鍵是三班長也不介意自己演女的,學著白玉在霍雲霆懷裡一般,把頭靠在二班長的胸前,輕輕的掙扎兩下。

兩個大男人抱在一起這般如此,大家都捂著嘴巴笑,生怕霍雲霆轉頭找他們麻煩,但是噗嗤噗嗤的氣音不斷,顯見樂的不輕。

這邊兩人戲精上身,還不罷演,二班長繼續把那段害怕、擔心的深情表白說了出來。兩人都是優秀士兵中的佼佼者,把兩人說話時的語氣、神態和動作記下來,簡直不要太簡單。

最後兩人演著演著就演脫了,早忘記了霍雲霆還在旁邊,聲音越來越大,動作越來越誇張。到最後,二班長真的捧著三班長的臉要親。三班長才不幹呢,一腳踹開二班長,呸呸兩口,大叫。「二班長,我是直的,直的。我還要留著我的初吻,給我未來媳婦兒呢,哪能便宜你?」

二班長大步往後一跳,哈哈笑,「你個膽小鬼,我才不會真的親你,我可是純潔的小青年,要為我孩子媽保住忠貞的。」

只是本來看他們演的好笑,笑的開心的眾人,早就立正稍息,站的筆直筆直的。戰友們全都拚命的朝兩人擠眼睛,奈何他們自己玩的開心,全然分不出注意力來看旁邊的人。

這會兒兩人分開了,自然發現他們站的不一般的規整,二班長的那根弦還沒搭上,笑眯眯的問,「你們咋了,這可是真真的,隊長剛剛就這麼乾的。」

三班長早就發現了站在隊伍面前和他們身後,周身寒氣四溢的霍雲霆,他小步小步的挪到二班長身邊,伸手扯扯他的褲子,個馬大哈,要死了,要死了,這次死定了。

不知是不是二班長粗大的神經終於感受到了周圍環境的寒意,立刻板了臉,180度向後轉,啪的一下立正站好,目不斜視,好一番軍人作風。只是心裡全是淚,咋辦,咋辦,這是搞事情啊,還是搞大事情埃這幫兔崽子真是沒有戰友情,竟然不提醒一下自己。

眾人:是你自己太開心,太忘我,我們的眼睛都要抽筋了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