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三十二章 可愛的霍小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二章 可愛的霍小二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隊伍在山裡搜索四天多了,一直沒有傳回來消息,她很擔心。現在大家都回來了,她開心的跑到霍雲霆面前,笑的眉眼彎彎,「霍隊長,你安全回來了,真是太好了!有受傷嗎?我看看。」

說著就要伸手拉霍雲霆的胳膊,霍雲霆拉著白玉就往後退了一步,冷冷的回道,「吳軍醫,我沒事。」回頭就喊指導員陳子為,「陳子為,把人抬到軍醫的帳篷里去讓吳軍醫儘快治療。」

他當然可以讓白玉幫忙給這個中轉人治療,他相信,白玉一定能治好。只是這個人不一般,要是有什麼萬一,對白玉沒有好處,代號為川的軍方底屍體,還是在白玉買的院子里發現的。

要是這個中轉人在白玉手上出了問題,軍方本來確信的白玉毫無嫌疑,就會被推翻了,這些都是霍雲霆不想讓白玉遇到的情形。畢竟被軍方懷疑,比被警察懷疑,還要嚴重。他不能為了讓自己的任務,完成的更順利,就讓阿玉冒險。

之前在路上,他也悄悄的問了白玉,得知白玉完全沒有碰過這個人,他心安了很多。

吳紅看到他利索的避開,心裡很難過,怎麼說她也算是軍隊一枝花,追他的不說士兵就是軍官也可以排成一隊了。偏偏這人,擺冷臉給她看也就罷了,還避她如蛇蠍。這叫她情何以堪,她哀怨的仰頭看了看他俊朗的臉龐。

這般情形下,白玉有些無語的撇撇嘴,我這麼一大活人正站在他旁邊,好像這個吳軍醫完全看不到一般,存在感好低。正當白玉感嘆完,吳紅這才看到霍雲霆旁邊站著的女孩子,穿著黑色的羽絨服,很普通的打扮,但是偏偏在帳篷外面不太明亮的火堆火光的印照下,美的不似凡人你,像個特意勾引人的妖精。

吳紅心裡很不舒服,自從兩年前,因為一個任務結識霍雲霆之後。她一直暗暗關注著他,出了媽媽和妹妹,從來沒有一個女人能站的離他這樣近。

不過不等她說什麼,霍雲霆就拉著白玉往自己的帳篷裡面去,這麼冷,他可捨不得白玉在外面挨凍。只留下一句,「吳軍醫快去看看能不能治?情況緊急,這是軍令。」

因為他們在自己面前走過,吳紅很清楚的看到了,霍雲霆拉著白玉的手,她憤怒又嫉妒。這個女孩到底是誰,憑什麼能得到他另眼相待?只是自己帳篷里,還有這次任務目標在等著救治,耽誤不到。她生氣的跺了跺腳,轉身快步往自己帳篷里走去。

霍雲霆一點不關注吳紅在想什麼,讓陳子為到吳紅的帳篷裡面去等消息,就想著先安頓還白玉。進了他的帳篷,霍雲霆拉著她坐到行軍床上,著急的拿著杯子,出去找了熱水,給她倒了一杯端回來,「阿玉,冷不冷?今天走了這麼久,有沒有凍到?已經有人在做飯了,你待會兒吃點東西,就在我這裡睡覺。安安,我待會兒讓一班長給你送回來。你和安安今天晚上睡我的帳篷,我去和他們擠一擠。」

他覺得自己皮糙肉厚,而且在冰天雪地走這麼點山路,真的是小意思,早就習慣了。但是白玉在他眼裡可不一樣,就算有些本事,但還是需要他保護、照顧的小姑娘。所以他還能擔心她冷到了,快速的搓了搓自己的手。把手搓熱了,他著急的碰了碰白玉的額頭和臉頰,嘟囔,「還好,還是溫熱的。」

又碰了碰她端著水杯的手背,也覺得還好,蹲在白玉面前,要脫她的靴子。

被他這一番動作,給弄的怔住的白玉,這才向後縮了縮自己的腳。但是霍雲霆不由分說的用力抓住,他黑亮的眼睛看看白玉,認真的說,「阿玉,這不是害羞的時候。你沒走過這樣的雪地,讓我看看,你到底凍傷沒有,別讓我擔心,嗯?」

微微上翹的尾音,像帶了勾動人心的鉤子一般,讓白玉臉紅心跳起來。

霍雲霆怕小姑娘害怕,覺得自己舉動孟浪,朝她溫和的笑了笑,才低頭脫了她的靴子和襪子,用手輕輕握了握白玉小巧的帶著些肉肉的白嫩腳掌。

「咳,還好,沒有冷。」霍雲霆站起來把自己的被子打開,把白玉塞進被子里,一陣風似的,就跑出了帳篷。

帳篷外面拉了帘子在小細縫裡偷看偷聽的二班長和三班長被霍雲霆撞的往後摔了一個屁股蹲兒,霍雲霆顧不上斥責他們又偷聽,三步兩步走的離營地遠了。二班長懵逼的問三班長,「隊長這是怎麼了?剛剛不是還像被情聖附身,摸頭摸臉,碰手還捏腳,還有光明正大的理由,說是擔心人冷到了么?這被火燒了屁股一樣的跑了是怎麼回事?」

「你個傻蛋,這哪裡是火燒了屁股?」三班長賊眉鼠眼的把嘴巴湊到二班長耳朵上說,「我敢肯定,隊長肯定是有那個啥反應了?簡直禽獸啊,小嫂子還沒滿十七呢?」

二班長沒聽懂,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耿直的問,「什麼反應?」

「說你蠢還不承認,當然是男人對女人的正常反應啦。」三班長看二班長還是疑惑的樣子,就直接在他耳邊說,「你每天早上醒來的時候,下面的那個反應,懂了嗎?」

「你胡說,隊長今天雖然有些流氓的哄騙、調戲小姑娘,還愛占人家便宜,但哪裡會是這樣的?」二班長站叉著腰,大聲嚷嚷,想為霍雲霆正名。

三班長被這個棒槌氣死了,捂著他的嘴,把他拖到一邊,才小聲說,「這有什麼的?你那麼大聲幹啥?我們隊長看上的姑娘,肯定會娶回家的。剛剛他都摸到人的腳了,女人的腳在古代是只能給丈夫看的,這肯定是有道理的。隊長動情了,也沒什麼難以理解的,你這麼激動幹啥?」

離了營地,在黑夜裡一路狂奔好遠的霍雲霆才停了下來,他用雙手搓了搓自己的臉,想讓自己冷靜下來。只是右手心那種綿軟的感覺,怎麼也揮之不去。他握了握手心,好像還能感覺到跟他手掌一般長短的精緻小腳丫落在自己掌心的感覺。

全身上下所有的血管全部沸騰起來,然後需要全部集中到小腹處,他盯著自己的手心,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竟然會這樣。僅僅是因為一隻玉白的腳丫,就全然不能控制自己。體內奔騰的血液,還在提醒他,剛剛的情動難忍。

之前那些抗色誘訓練,在那一刻好似完全失去了作用。他想到白玉差好幾個月才十七周歲,深深的唾棄了自己一把。

這邊白玉聽到外面二班長和三班長的嘀嘀咕咕,心裡也像被滴了滾水一般,咕嘟咕嘟不能平靜。她想著他狂奔離去的背影,摸著自己的胸口,被子里的腳趾也不由蜷縮了起來,良久才咬著嘴唇輕笑起來,這個男人很單純,很可愛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