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二十三章 男人的反應什麼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三章 男人的反應什麼的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良久,白玉用精神力去找了找霍雲霆,發現他在一段短短的山路上,來來回回的快速跑來跑去,臉上脖子上都是汗。天氣冷,他身上的熱氣,讓頭頂上好似都冒出了白氣來。

白玉想他應該是從帳篷里跑出去就開始跑了,這樣也好久了。只是他體力好,這樣的高速跑動,也沒見喘的厲害,呼吸還是很均勻。

不過霍雲霆還是消耗了一些體力,腦子裡的那些遐思也消散了去,便停了下來。只是剛停沒一會兒,他就想到了那隻瑩白的小腳,有著恰到好處的大小,還有柔軟的觸感。下腹湧進來一陣灼熱,他低頭看看自己的腰帶下面,快速的搖了搖頭,伸手在樹榦上抓了把雪塞進嘴巴里。這陣冰涼雖然解了點被情*欲佔滿的腦子,但是作用也不是特別大。

「今天肯定是睡不成了……」嘟囔完,還是任勞任怨的又開始跑動起來,還找到一個樹杈做了好久的引體向上。

原本白玉還好奇他為什麼在冰天雪地的大晚上在山上跑步,但是看到他低頭看自己腰帶下面的動作,她就明白了。雖然她沒見過,也沒感受過,但是怎麼說也是個大夫,話本也看過好些,男人的反應什麼的,還是知道的。

她把精神力收回來,因為發現了霍雲霆男性的正常反應,並且在用力的消耗體力,她有點羞澀,歪著腦袋想了想,不可置信的張開了紅潤的小嘴,難道就是因為摸了腳就這樣了?

所以古代要求女孩子的腳不能隨便給人看,真的是有點什麼講究的嗎?

等霍雲霆回來的時候,白玉已經吃了飯,帶著白子安做了簡單的洗漱,在他的帳篷里休息了。

早就等著的吳紅立馬迎上來,「霍隊長,我把病人的情況告訴你。」之前陳子為和一班長守在醫帳里,他們看她治療完了,不是沒上來問過到底怎麼樣?但是她哪能就這麼說了,這樣不是把接觸霍雲霆的機會給讓了出去嗎?她才沒有這麼傻。

可是情況卻完全不是預期那樣,霍雲霆並沒有直接讓她彙報情況,而是皺著好看的劍眉看她,「吳軍醫你知不知道你首先是一名軍人,現在重要人物情況危急,交到你手裡。在這野外,沒有別的醫生,沒有護士幫忙的情況下,你這個唯一的軍醫竟然不守在一旁?誰給你的膽子這樣做?」

要完蛋!

所有的七木戰士都在心裡哀嚎,之前看到吳紅出來,二班長和三班長就姑娘吳軍醫委婉的說了,是不是要守在那人身邊,以免有突發情況。只是吳紅驕傲的很,根本不把二班長和三班長放在眼裡,眼睛都要看到天上去了,一副什麼都有她承擔的樣子,牛氣的很。

二班長和三班長在聽牆角和八卦上是都很二,但是關乎任務,兩人都是雙商在線的人物。七木里沒誰看不出來,這女人是看上自家隊長了。這次任務,因為都在山裡,借調的軍醫對動物的毒素還有跌打損傷、外傷都很有研究。只是見到本人才知道,吳紅又是一個一見霍閻王誤終身的人物。

抓回來的人關乎整個七木的名譽,二班長和三班長當然不能任由她這樣玩忽職守,一直在勸說。只是無奈軍銜沒人高,人家不聽,他們也真是沒轍。陳子為和一班長倒是一直在醫帳里守著,他倆稍微放點心。

現在被霍雲霆這樣批評,七木的人,就知道,這肯定是攤上大事了。隊長最討厭這樣的人了,這麼多他手下的兵,也沒搞定一個女軍醫,讓她能安分的呆在自己的崗位上,也是完球了。

誰也逃不過!

二班長和三班長森森的覺得,女人是禍水,這句話真是精闢。這次出來碰到白玉和吳紅這兩女的,他們倆在霍雲霆的小黑賬上都不知道被記了多少筆了?感覺一層皮都不夠自家隊長扒的。

「還不說?1看吳紅這女人還只是愣愣的看著自己發獃,霍雲霆的眉毛皺的更緊了,這樣的軍醫出外勤,真是要不得。

吳紅被他冷冷的眼神,還有呵斥,滾燙的心,涼了半截,不由低下頭說,「是,是,我這次出來帶來的藥劑對解他身上的毒,很有效果,傷口也縫合了,沒有什麼致命傷,輸了血,已經脫離危險,現在正在輸液。」

說完,她微微抬頭,霍雲霆微微點了點下巴,都不用他再說什麼,二班長就上前說,「那吳軍醫,情況我們隊長也知道了,你還是立刻會醫帳吧?」

回過神來的吳紅,知道今天自己由於看到霍雲霆拉了女孩子的手,表現太過心急,惹了他的厭。她覺得現在不能再繼續在這裡,讓他覺得礙眼,點了點頭,轉身匆匆離開。

「好好看著她。」霍雲霆冷聲吩咐,一個七木隊員立馬跟上去了。哎呀,隊長肯定沒明白,這女的的心思。不過這女軍醫跟嫂子,完全不能比啊,做什麼都白費。

連續發下幾個指令,霍雲霆就回了陳子為的帳篷洗漱。外面小小的空地上,排成排,大家做俯撐,正做的熱鬧,1000個呢。

在二班長旁邊的兵跟他八卦,「誒,二班長,我們隊長剛剛為什麼,火急火燎的跑出去啊?」

要是沒有得到三班長的囑咐,他肯定就把霍雲霆看到白玉的腳丫子,激動的不行,怕嚇著人,才跑的,給全部禿嚕出去了。

可是在霍雲霆回來之前,三班長那是叮囑了又叮囑,這跟看隊長和嫂子別的不一樣,這是房間里的情趣,要是傳的所有人都知道,肯定會被隊長叫到訓練場上,痛揍一頓的。想想那個渾身酸痛,好幾天不能下床,還要被一群混蛋笑話的滋味,二班長用力抿著嘴,憋住了。

好一會兒,他才說,「那有什麼的,隊長的想法,哪裡是我們能知道的?你小子,還是好好把懲罰完成了,早點睡吧,明天早上又是急行軍,回京都呢1

臭小子們,總是想害朕。嚶嚶嚶嚶,也不想想,自己已經累計了多少黑賬,還沒有還完,混賬!

帳篷里,霍雲霆躺在床上,手枕在腦後,絲毫沒有睡意,想想白玉,嘴巴都合不攏。今天真是值得紀念的一天,確定關係紀念日么?真好!

阿玉抱在懷裡小小的軟軟的身子,拉在手裡小小的軟軟的手,親著軟軟的甜甜的嘴唇,握著的小小的肉肉的腳丫子……霍雲霆回味了一遍又一遍,最後用手指碰了碰自己的嘴唇,笑出一口大白牙。這要是被熟識的人,見著了,不知怎麼驚訝呢?

霍雲霆有點懊惱,今天跟阿玉的初吻,自己太緊張了,也不知道親的阿玉舒服不舒服?這要是親的不好,下次不給親了可怎麼辦?他拍了拍自己的額頭,暗怪今天太著急冒進了,應該先親額頭的,等自己偷偷找找怎麼提高吻技的方法,再來跟阿玉製造甜蜜的初吻才對。

一整晚,霍雲霆都想著白玉,恨不得跑到隔壁帳篷里,偷偷的看看她。想到她就在離自己不遠的地方,霍雲霆那顆躁動的心,就停息不下來。抱媳婦、親媳婦什麼的,這樣的想法,簡直跟土撥鼠似的,按下去,又冒上來,按下去,又冒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