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二十四章 她有想要躲到被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四章 她有想要躲到被子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凌晨四點,霍雲霆就下命令,吃點乾糧就出發。他自己輕輕的進了白玉的帳篷,看到被子里好似還睡著的白玉,心裡一陣甜蜜,從昨天開始這就是自己小媳婦兒了。

霍雲霆可沒覺得,自己還能讓白玉從自己的手心裡跑掉,肯定是自己小媳婦兒沒跑了。他靠近床頭,打算仔細看看小姑娘。

只是等他蹲下來之後,白玉就睜開了眼睛,一點也沒有剛醒的困頓之色。

的確,白玉一整晚就沒有睡覺,外面這麼多陌生人,她不可能睡著的。要不是知道進來的是霍雲霆,白玉早就暴起攻擊了。她自己也很詫異,原來在不知不覺中,自己已經有這麼信任他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明明看到了自己跟瑤光之間的事,但是全無好奇、還幫自己保密,對自己的本領也毫無貪婪之色?

雖然不確定是不是這樣,但是白玉也不打算深究,既然相信了就相信了。目前為止,霍雲霆也的確值得自己信任。除了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因為她出手解決了歹徒,他不知道自己的本事,擔心自己要是拿不下那些人,反而會受到更大的傷害,發了一頓脾氣。之後,他對自己和白子安一直挺好的。

「怎麼醒了?」霍雲霆看到她自帶魅惑的桃花眸子,溫柔的順了順,白玉散在枕頭上的黑色長發。這才發現,白玉換了她自己的床單被套,連枕套都沒有放過。

要是在別的地方,他肯定會高興白玉這樣做,畢竟睡外面的床,誰知道什麼人睡過了?只是現在白玉明明知道,這是自己的帳篷,肯定知道,這是自己用過的東西。她還這樣嫌棄,讓霍雲霆有點心塞塞。

因為睡覺,白玉身上穿的比較單薄,她還沒有在男人面前穿衣服的準備,所以一直躺著沒有動,看霍雲霆露出委屈的神色,不解的問,「怎麼了?」

霍雲霆勾起她一縷長發繞在指尖,輕輕的問她,「阿玉,這是我的床,你睡,為什麼還要換?嫌棄我?」

她沒有辦法回答,不是還在考驗期嗎?又不是已經是一家人?白玉有些無語。再說了,她能看出來,他的床上用品已經用了好幾天了,自己帶了乾淨的,換掉才是正常的吧?

霍雲霆看白玉只是看著自己不說話,想了想,也是自己操之過急,「好吧,這件事以後再說。」

「乖,我們要早一點出發,我先出去,你穿好衣服,抱著安安出來,嗯?」眉眼有著別人從來沒見過的溫和,他摸了摸白玉的頭髮,親了親她的額頭,站起身大步出去了。

好一會兒,白玉的臉蛋慢慢的爬上一層粉紅,抬起手摸了摸自己額頭,一個淺淺的碰觸,竟然有滿是虔誠的感覺。因為心動和羞澀,她有想要躲到被子里滾一滾的衝動。只是她畢竟有顆強大的心臟,深呼吸幾口氣,就平穩了情緒。

沒多久,白玉就背著自己的竹筐,用被子抱著白子安抱在懷裡,出了帳篷。等著的七木兵立刻上前收拾東西。

三公裡外的大路邊上已經停好了軍車,他們要到駐地去換乘軍機,會京都。

所有人背著東西到了軍車旁之後,霍雲霆讓一班長抱還在睡覺的白子安,把白玉拉在自己身邊坐好,用軍大衣把白玉頭臉都裹了起來,還把她抱在懷裡,想要給她多一點溫暖。

「霍二哥,我不冷的。」白玉伸手扒開圍的嚴嚴實實的軍大衣,露出一雙眼睛,輕輕的說。經過昨天,霍雲霆也知道了,自己的小女朋友,應該不怕冷,但是耐不住他有顆擔憂的心埃

這寒天凍地的,女孩子哪有不怕冷的,他還是包一包、抱一抱,妥當點,要是不小心著涼感冒了,到時候再後悔就來不及了。他又把衣服給她拉好,「只要不熱,你就別弄,要是感冒的就不好了。」

這一切都看在吳紅眼裡,把吳紅嫉妒的眼睛都紅了,只是她不是沒有腦子的人。昨晚上她痛定思痛,知道肯定不能在霍雲霆面前,對白玉做什麼,不然肯定會讓霍雲霆討厭自己。還不如等以後的,日子樹葉子似的多呢,且等著。

白玉只能感受到吳紅身上對自己的淡淡惡意,不過自己不是金子,有人不喜歡,很正常,只要不出手對自己做什麼,討厭就討厭吧。

等到快中午,白子安早就醒了,一班長擔心小孩兒跑到白玉身邊,耽誤隊長抱小媳婦兒,就哄著他到車尾,拿著望遠鏡給他玩。

原本一下子能看到很遠很遠的地方,白子安是很高興的,興奮的一直哇哇的喊。只是突然,他就安靜下來,慢慢的臉色變得雪白,一下子丟瞭望遠鏡跑到白玉身邊,小胖手扒拉著危白玉的衣服,「姐姐,姐姐1

一直閉目養神的白玉,感受到小傢伙的焦急,忙拉開衣服問,「怎麼了?」

白子安伸著胖指頭指著車外面,著急的說,「姐姐,我用大哥哥的望遠鏡看,看到有壞蛋,綁著好幾個姐姐,用繩子拉著她們往前走。姐姐,只有牛和驢要用繩子拉的對不對?」

他小臉白白的,大眼睛水汪汪,裡面全是害怕。他不是沒有見識的小孩子,之前白玉為了不讓壞蛋惦記白子安要抓他走,親自進入了犯罪團伙的據點,他在地下室,看到過被關在鐵柵欄里的孩子和女人,他們都很害怕,都很可憐。

白玉心疼的把他抱進懷裡,拍拍他的背,「沒事,沒事,等他們看清楚了,再說,好不好?因為我沒看到,不知道,我不能告訴你什麼的,安安,你知道的。」

小孩兒摟著白玉的脖子,把自己的臉往白玉臉上貼,可憐兮兮的問,「那要是是真的,姐姐救她們好不好?」

「好。」要是以前,她肯定不救,但是這不是缺功德嗎?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呢,肯定救埃

聽到白子安說那個話的時候,一班長就拿起望遠鏡看了,發現小孩兒真沒看錯。他朝看過來的霍雲霆點點頭,朝霍雲霆悄悄豎了三根手指,然後又豎了五根手指。這是告訴霍雲霆,歹徒有3個,被綁著的女人有5個。

這是尖子部隊中的尖子部隊七木,很快在霍雲霆的命令下,二班長帶著10人出發了。因為一直在山路上行駛,沒地方停車,三輛軍車只好一溜的停在路邊,等待二班長的消息。

一直找機會的吳紅這時候湊上來,一臉一本正經的跟霍雲霆說,「霍隊長,既然女人是綁著的,說不定是販賣人口的。那她們肯定多少受了傷,我建議還是找個小一點的空地,把醫帳搭起來,免得她們過來沒地方安置。」

這是正事,霍雲霆點點頭,立刻有人抬著東西去執行了。一班長一直拿著望遠鏡監控,二班長他們也不找路,直接從茂密的林子里穿過,到達了他們出發時,看到的歹徒位置。之後就跟著活動軌跡,很快跟上了歹徒。

二個男人長的高高大大,其中一個滿臉絡腮鬍子,另一個漲紅的臉表示他肯定是個資深酒鬼。最後一個男的跟瘦猴似的,頭髮留的還長,跟難民一般。二班長做了幾個手勢,10個人全都嗖嗖的行動起來,對付歹徒的二人一組,剩下的四人在樹上警戒,要是看到歹徒有傷人的意圖,就開槍保護人質。

行動當然快速而有效,回來的時候帶著被綁起來的歹徒和解救的女人,當然就沒有去那麼快了。所以直到兩個小時候,一行人才回到軍車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