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三十五章 等我來救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五章 等我來救你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二班長到一邊給霍雲霆彙報,說是還沒來得及審問,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

霍雲霆便讓指導員和一班長趕緊去問,別的先不著急,主要審問,他們之前有沒有已經賣出去過的女人和孩子,賣到哪裡去了?還有這次出來活動的有沒有別的小團伙,去了哪兒?主要就是看他們是不是大型團伙作案?畢竟解救受害人才是最重要的。

一旁看到人被救回來的白子安激動的很,他拉著白玉想去看看她們有沒有受傷?

「姐姐,我們去看看。」其實也不是真的要怎麼樣,就是小孩子的善良,還帶點好奇心。白玉也就順著他去了醫帳,幾個女人經過吳紅的粗略檢查,發現五個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暴力對待,胳膊、後背、大腿、小腿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淤青。

不過想必是為了賣更好的價錢,傷都不重,所有人的臉上都沒有任何傷痕。當然這其中受傷害最嚴重的是一個叫蘇鸞的姑娘,吳紅髮現,她應該是被強暴了,下體撕裂很嚴重。

幾個女孩子瑟瑟縮縮的窩在一起,看到男人就害怕,吳紅也是女人,有些同情她們的遭遇,一人倒了一杯水,正在安慰她們,「別怕別怕,你看我們穿的衣服,我們是解放軍,是軍人。你們已經得救了,別怕。」

這時候,白玉帶著白子安走了進來,小傢伙看她們都捧著熱水,圍著軍大衣害怕的發抖。一時,也沒有湊近,他站在離她們一米遠的地方,歪頭看了看她們。幾個女孩都是那種白白凈凈,稍微有些圓潤,看起來清秀好看又好生養的姑娘,要不然也不會被人販子看中了。

「你們好,我是白子安」,想了想,小傢伙還是先自我介紹了一下,「這是我姐姐,白玉。」

幾個人剛剛已經抱成一團嚎啕大哭了一番,眼睛都紅紅的,他也看到了,就問,「姐姐們哭了嗎?」他眨巴眨巴眼睛,從自己一直不離身的小背包里掏了掏,捧出一捧水果糖,「喏,要是很傷心,吃糖吧,會開心一點。」

小人家其實有一點理解她們的害怕,在下林村的時候,瘋婆子從陳家哥哥們身邊把他搶走,一直跑一直跑,他想到可能再也見不到姐姐的時候,也很害怕。

他上前首先把糖遞到了把頭埋的最低,手捏杯子捏的最緊的蘇鸞面前,笑的燦爛的說,「姐姐,你吃。」

面對這麼小的孩子,蘇鸞對之前遭遇的害怕,對未來的害怕,對自己受到這樣待遇的憤恨,全都發泄不出來。這是個笑的純真無瑕的孩子,就跟自己之前一樣。她十九歲的年紀,上了大學,想象的未來全是美好。可是現在一切都沒了,幸福、快樂,全都不可能再被她握在手中。

她看著白子安的笑臉,怔怔的看,眼眶越來越紅,最後眼淚大滴大滴的落下來,砸在手背上,全是悲痛。想要安慰人的白子安,一時有些不知所措,忙忙的回頭看了看白玉,得到姐姐的點頭安慰。

他又不著急了,把糖果放在小桌子上,又跑到蘇鸞跟前。他個子沒有同齡人高,跟坐著矮凳的蘇鸞差不多,他伸出胳膊擁住了蘇鸞,伸手撫了撫她的頭髮,又稍稍用力,把她的頭按在自己小小的肩膀上。

小小聲的安慰她,「不哭,不哭……」他能感覺到自己的頸窩被打濕了一片,慢慢的這個姐姐才不哭了,他還是抱著她,拍她的背,「姐姐,你別怕。你是不是因為被壞人抓了,很久沒回家,沒有見到自己的爸爸媽媽,所以傷心了?你別哭,霍二哥可厲害了,他肯定能幫你找到家的。」

蘇鸞終其一生也不能忘記,在她一生最黑暗的時候,有個溫暖的小男孩,給了她世界最暖的懷抱。雖然他的胸膛幼小,肩膀窄窄,但是這是那時候,照到她黑暗世界的第一抹光。

看到孩子誤會了,但是沒有人給他解釋,白玉上前拍了拍他的背,兩人才慢慢分開。白玉拉著白子安到一邊坐好,看著他的眼睛,認真的說,「安安不是這麼簡單的事。」

孩子腦子裡都是疑惑,難道不是這樣嗎?

白玉掏出兩張帕子疊了疊,放在他肩窩那裡,把眼淚打濕的衣服隔一下,免得冷到了。一邊弄一邊說,「安安,這五個姐姐,遭受了你一輩子都不會遇到的苦難。」

「因為我會一直一直保護你。」

「雖然我總是想要讓你看到更多的美好,但是我也沒有打算讓你不要看到這世界的惡意。」

「這五個人遇到的壞蛋叫人販子,他們會把遇到的漂亮的、獨身的、好騙的,或者直接說好抓的女人和孩子,都抓起來。為了防止他們逃跑、不聽話,會不給他們飯吃,也不會給水喝。」

「我帶你見過的,一群人像豬一樣,被關在一起。」

「人販子還會打他們,用拳頭用腳用木棒,但是又不會讓他們受死掉,因為這些人都會被人販子賣錢。把女人賣給娶不到老婆的光棍漢或者山裡女人少的地方,把孩子賣給沒有孩子的父母,也有的會賣給那些特殊場所,讓女人做妓女,孩子給那些變態享用。」

「具體的,我現在不告訴你。但是你眼前的這五個姐姐,你看她們穿的破衣爛衫,頭髮油膩糾結,但是手臉卻乾乾淨淨。證明她們是在被賣的路上被一班長他們救下來的,買家應該就在這附近的哪個山村吧。」

「你看只有三個男人帶著她們五個女人,但是她們還是乖乖的跟著走,說明她們肯定被那三個人販子餓過、毒打過,因為害怕疼痛,她們不敢反抗,不敢逃跑。」

「這些經歷,會成為她們一輩子的陰影,永遠也忘不了。安安,這不是見不到家人傷心的事。她們心靈受到了創傷,以後她們或許會不敢出門,或者出門了見到靠近的陌生人就害怕。她們可能再也不能信任別人,被拐賣這件事會跟著她們一輩子,女孩子的名聲也就沒有了,可能再也得不到幸福。」

白子安聽的眼淚汪汪的,那五個女孩子也都是抱著雙肩,把臉埋在自己膝蓋上哭。吳紅覺得這姑娘看著年紀小,果然很蠢。她上前扯扯白玉的胳膊,假意小聲訓斥,「白玉別說了,她們才被救回來,你當著她們的面說這些,徒惹別人傷心,這多不好。」

白玉收回自己的胳膊,看著那幾個女孩子說,「這不是我不說就不存在的事。可是被拐賣了又怎麼樣?名聲不好又怎麼樣?有人缺胳膊斷腿,也能活的很好。世界上所有的事,都能有辦法解決。」

「要是以後有人傳流言,那就讓他們傳,只有自己活得更燦爛,才能讓人閉嘴。」

「傻裡傻氣,覺得自己不幹凈了,隨便找個帶孩子的鰥夫或者有毛病的老漢,把自己嫁了的,就是真蠢。」

「現在好好種一塊地,都能去賣菜養活自己。人,要記得,除死無大事。」

「就算一輩子嫁不出去,又如何?可以做的事多了,學一門本事,做裁縫、做豆腐、做工人,哪裡不能活命?要是這裡的流言真的壓得自己活不好,那就換個城市過活。」

「閑了可以養養花養養狗,學一學書畫,交幾個朋友,打發時間的事情多的很。有適合的人就嫁,沒有的,孩子也可以領養一個,什麼事情都有方法。」

她捧著白子安的小臉,認真的告訴他,「安安,我會一直一直在你身邊,但是要是如果萬一,有一天你受到了傷害,一定不要灰心。只有活著,才能繼續過的快樂。要是你不見了,被人抓了,也不要害怕。你還小,一定要保住命,天涯海角,我也會找到你,知道了嗎?」

「不要跟她們一樣,好像自己做錯了事一般,低著頭只會哭。要是害怕,哭一下就算了,然後保護自己,等我來救你,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