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三十六章 犯規!又是這樣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六章 犯規!又是這樣勾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帳篷里的五個女孩子看到依偎在一起的姐弟倆,突然很羨慕白子安有個這樣的姐姐,包括故意說那些話的吳紅,她想引起這五個受害人對白玉的反感,最好能鬧一鬧,讓霍雲霆看一看,他看的不一般的小姑娘有多不懂事才好。

白子安撲倒白玉的懷裡抱一抱她,點點頭,答應的認真。

帳篷外面,找白玉找過來的霍雲霆,臉上雖然看不出來什麼,但是心裡很得意,不愧是自己看中的姑娘,真是聰明又善良,開導被拐的五個姑娘外,還不忘教教弟弟。一舉兩得,不錯。

幾個女孩子多少有些觸動,她們其實還沒有白玉想到的關於以後的那麼多,只是很為自己的遭遇傷心難過,那些苦痛一直縈繞心頭,根本解不開。只是隱隱的想到了,回家之後撲在父母懷裡撲一常

對於被拐賣壞了名聲,以後將要面對的流言蜚語,家裡讓你會對她們的打算,還真的沒有考慮到。但是白玉這樣說了,幾人有三個是城裡人,條件比一般人好一點也不是特別好,另外兩個就是農村人,她們都想,好像真的很有可能自家爸媽會找個人,讓自己趕緊嫁出去。

家裡還有兄弟姐妹,他們也要嫁娶,要是留著名聲不好的自己在家裡,肯定會有影響。

這段時間幾個人在一起,已經熟悉了,大家互相看看,都覺得不甘心,這又不是她們想要的,憑什麼她們年紀還這樣小,就要一輩子陷在那樣的家庭里。白玉說的沒錯,只要能養活自己,就算一輩子不嫁人,又怎麼樣?

只有蘇鸞,心尖顫顫,她忘不了,那三個男人壓在自己身上的感覺。從小,爸爸媽媽在廠里上班,都是技術員,待遇很不錯。她沒吃過苦,學過國畫、民族舞,不說是小公主,但也是爸媽的心肝寶貝。因為學習好,從小鄰居大爺大媽、叔叔嬸嬸,學校里的老師都對自己讚賞有加,也算的上是別人家的孩子那一撥了。

她絕對不能接受被賣到一個山坳坳里,給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山裡漢當老婆,還要生孩子。她沒有看不起農民,但是從來沒有打算過自己的將來,會跟這樣的人扯上關係。

一開始這三人真沒想對自己做什麼,她知道,因為處女可以賣到更多錢。所以這次被帶出來,她找准機會跑了兩次,第一次被拖回來死死的打了一頓。但是第二次的被抓到的時候,她真的徹底惹火了這三個人,他們把她拖到樹林子里,一個一個的在自己身上發泄。

全都是為了懲罰自己的逃跑,他們弄完了,像踹死狗一樣,把自己踹的打了兩個滾,哈哈大笑的說,要是再跑,他們兄弟仨就再享受一把。

蘇鸞捂著臉,想到這些,全身的肌肉都繃緊了,腦子裡全是瘋狂的恨意。她還能站起來,還能幸福嗎?

她很想,但是她還能嗎?

這時候白玉已經帶著白子安出了帳篷,白子安還回頭叮囑,讓姐姐們一定要把糖果吃了。出來之後,看到長身玉立的霍雲霆,白玉愣了愣。

他一個眼神,一班長就了解的上前,帶白子安到一旁去玩了。霍雲霆兩步就站到了白玉面前,彎腰拉起了白玉的手,「阿玉……」

這人,怎麼現在叫個人,就能拉長聲音,低啞的嗓音,微微的惑人呢?白玉看了霍雲霆一眼,就被他眼裡的火熱燙的低了頭。

看她害羞,霍雲霆拉著白玉的手,輕輕的撓了撓她的手心,怕引的她生氣,忙一本正經的說,「阿玉,你跟安安說這些,是不是有什麼?」

倏然的,白玉立刻仰起臉看他,什麼時候這個人竟然這樣了解自己?她愣愣的隨著霍雲霆走到一邊,咬了咬嘴唇說,「安安是我的親人,我越看重他,關心他,能看出的東西就越少,就算看出什麼,也不清楚。」

「隱隱約約,我看到安安有重大危險,而且時間還不短。他要是在我身邊,不管是傷心了,受傷了,生病了,我肯定能解決的。」

「所以我想,肯定是因為不知道什麼原因,他不在我身邊了。不論我怎麼努力,我都看不出更具體的情況了。不知道具體時間,具體地點,具體事件……」

霍雲霆伸出手指勾起她的下巴,嗓音深沉,「所以你擔心了?」白玉點頭,當然擔心了。霍雲霆這才瞭然,白玉只有關乎白子安的事情,才會一大段一大段的說話。之前那些,她肯定沒想著安慰那幾個姑娘,說什麼,都是為了最後告訴安安,要活著等她來找他。

心裡忽然有點嫉妒白子安在白玉心裡這麼重要,又有點心痛他的小姑娘,年紀這麼小,肩上就有這樣的責任。他伸手把睜著漂亮星眸看自己的女孩兒攬進懷裡,順著光滑的秀髮摸了摸,「沒事的,別擔心。要是真的出了事,你通知我,我一定會幫你的。別怕,嗯?」

犯規!又是這樣勾人的尾音,白玉心尖一顫,那些擔憂都跑到旮沓角去了,很想抬手捂一捂自己開始燙起來的臉。不過那樣就太明顯了,所以她轉了轉臉,把臉整個埋進霍雲霆的懷裡,希望他看不到自己臉紅了。

不明白為什麼自從答應了要跟霍雲霆試一試,就這麼容易被他撥動自己的心情,白玉抿抿嘴,但是心底那絲甜意,又是那樣不可忽視。

懷裡的小姑娘躲藏的可愛樣子,霍雲霆哪能看不到。小笨蛋,耳尖那麼紅,他還能看不到嗎?不過,既然害羞了,還是不點破了,免得惱羞成怒,就不好了。

醫帳里的吳紅在霍雲霆深情的喊阿玉的時候,就知道他來了,可是擔心他又罵自己玩忽職守,不在有情況的時候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她就不敢出去。站在帘子邊,挑起一點,悄悄的看他們。原本她還心存僥倖,霍雲霆只是看那白玉年紀小,在行軍中頗為照顧她而已,只是現在都看到兩人都抱在一起了。

關注霍雲霆這麼久,她從來沒有見過他表情有這樣柔和的時候,心裡的嫉妒慢慢變成嫉恨,眼神也開始變得深邃起來。我不會放棄的,總有一天你會發現,我比那個小丫頭適合你!

經過審問,他們得知在這附近沒有人帶貨出來賣了,但是在別的山上還是有的。七木有緊急任務在身,不可能去解救人質,他們打算加快速度,趕到這邊的軍隊駐地,把情況彙報給他們,讓他們去解決這些人。

指導員稍微代表整個七木稍微安撫一下被拐的五個女孩子之後,收拾好東西,又上路了。

因為吳紅和白玉都是女的,所以五個受害者都跟她們倆同車,那霍雲霆就帶著一班長和那個他們這次抓捕的中轉人也上了這趟車。白玉看了看那個一直低著頭的蘇鸞,想了想,還是夠著身子,扶著霍雲霆的肩膀告訴他,「霍二哥,那個被強暴的女孩子,應該有孕了。才只有五天,別人不知道,但是我看的出來。」

還是應該在把這個女孩送回家之前,就幫助她解決了吧,不然回家過兩個月再發現,那時候受到的傷害更大。關鍵是白玉不覺得蘇鸞會選擇把這個孩子生下來,畢竟是人販子的孩子。

耳邊輕輕淺淺的白玉的呼出來的熱氣,還有她靠過來時自己胳膊感受的綿軟,以及她身上淺淺的香氣,都讓霍雲霆差點把持不住,用力的握了一下拳頭,才稍稍冷靜了一下。他強令自己沒有側過臉來看白玉,只是看了一眼白玉說的那個蘇鸞,大手拍了拍白玉的胳膊,表示自己知道了。

吳紅看到依偎在一起的兩人,心裡就不舒服,現在白玉還湊到霍雲霆耳邊說話,她恨恨的暗罵了一句,狐狸精,不要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