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三十七章 「怎麼長的這樣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七章 「怎麼長的這樣小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他們這一行人離最近的軍區駐地還遠的很,晚飯的時候,讓大家休整了一下,又上車開始趕路。對於七木的人來說,這都是小意思,白子安這一天跟指導員、一班長他們混熟了,正是新鮮的時候,鬧了半天,累直接窩在了一班長懷裡睡著了。

白玉只是用霍雲霆軍用水壺裡的水打濕了手帕給他擦了擦手臉,把外面的衣服脫了,用被子包一包,又遞給了一班長,就沒再管他。她看了一些書,知道男孩子還是要跟成年男人多待在一起比較好,自己再愛他,也不可能完全彌補小孩成長過程中,父親一角可以給他帶來的成長。

霍雲霆巴不得白玉不把小孩抱在懷裡,就算是弟弟,也七歲了,算的上是小小男子漢了好嗎?自己這男朋友都沒有被抱過埃這貨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還處在試用期。只待白玉坐下來之後,摸了摸她的頭髮,在她耳邊輕聲說,「阿玉你靠在我肩上,也睡一會兒,我用軍大衣給你包上。」

好想撓一撓耳朵啊,白玉原本舒展的放在膝蓋上的手,忍不住輕輕的蜷縮了起來,這人到底是怎麼說話的,怎麼總有種在誘惑人的感覺,簡直了。她捏了捏手指,緩了緩耳邊和心底那種酥酥麻麻的感覺,等它們退去了,才輕輕的靠在了他胳膊上。因為霍雲霆個子對於白玉來說太高了,他一米九,她才一米六三。而且她是屬於那種腿比較長,上半身短的身材,所以兩人都坐著,她根本靠不到他肩膀。

「怎麼長的這樣小個子?」霍雲霆輕輕的取笑她,伸手把她攬在懷裡,讓他靠在自己胸膛上,怕她不願意這麼親近,趕緊說,「睡吧,這樣舒服一點,要是冷了就告訴我。」

一句我怎麼小了的小抱怨,就被噎在了嘴裡。不過不說,就不說吧。原本跟霍雲霆相比,她的確是長得很柔弱,對於事實,白玉一向不迴避。在他懷裡抿嘴輕笑了一下,白玉閉上眼睛閉目養神,四面八方的靈氣奔涌而來。別人或許沒感覺,但是霍雲霆七木已經練的算好了,他的感覺變的敏感了很多。所以他很明顯的感覺到,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周身舒服了很多,好像血管里被溫水浸潤著一般。

想了想,也不知道為什麼,低頭看了看懷裡閉著眼睛的小姑娘,是你嗎?這一刻,他有些擔憂,這麼多人,她就弄出這樣的東西來,也不怕被人察覺。他警惕的往周圍幾個圍坐的人,看了看,發現不管男女都很平常的在睡覺,好像沒誰覺得有什麼不同。他鬆了一口氣,幸好沒有人覺察到,暗暗決定,等兩人私下的時候,一定要叮囑一下小姑娘,不要在有外人的時候,做這樣特別的事。他相信這世上無奇不有,他這感覺靈敏還是後天習內功練成的,那說不定還有天生靈敏的人呢。小心使得萬年船。

到了凌晨一點多,只有司機在開車,因為不是警戒狀態,坐在後面的人全都閉目睡覺了。霍雲霆是因為白玉弄出來的這股奇妙的氣息一直沒有消散,雖然是閉著眼睛,但是神經一直緊繃著,擔心別人發現什麼異常。

這時候他察覺到車廂里有人動了動,一開始還以為是腿麻動動身子,他也就沒管。只是這人竟然在車廂,彎著腰走動起來,的。他睜開眼睛,被後面跟著的車燈一照,車廂里寒光一閃,竟是有匕首。霍雲霆一下子抽出隨身帶的瑞士軍刀,朝對方甩了過去,一下子打在了她的手腕上。

手腕肉眼可見的鮮血淋漓,這人還沒有放棄,左手握住受傷的右手,朝前一撲,目標直指擔架上的中轉人。霍雲霆欺身而上,兩人在人擠人的車廂里動起手來。幾招之後,霍雲霆發覺,之前能一下子傷到她的手腕應該還是她沒有防備,哪怕這樣出其不意之下,她也稍稍避開了一點,所以自己的軍刀並沒有傷到她手的動脈和筋絡。

這個女人身材嬌小,一招一式奇詭迅速,讓人摸不著套路。但是怎麼說霍雲霆學習七木也算小有所成,所以四十幾招的時候,他還是制伏了這個人。

因為他們動靜並不小,車廂里除了白子安和還在昏迷的中轉人,所有人都醒了。這就不要說白玉了,她根本就沒有睡覺,一直在睡覺。那個女的一直沒睡,她是知道的,只是不知她要做什麼,她便也沒有管,反正霍雲霆一直醒著。白玉想霍雲霆都是傳說中那樣優秀的頂級軍官了,肯定有他的過人之處,既然他在還是清醒狀態,也就不用她出手了。

沒有燈,幾個兵拿著手電筒照明,晃來晃去的,白玉好想拿出一顆夜明珠照照亮,免得晃的眼睛不舒服。只是也只能想一想。

這會兒幾輛車都停了,那個女人也就被押下了車,白玉有些好奇,這就是間諜埃果然有一套,今天白天,二班長帶她們幾個過來之後,她真沒發現這個女人有什麼特別的。其他四個女孩的憤怒傷心難過,她全都有,一模一樣,她根本就沒看出來有什麼不同。也不知道到底是經過什麼樣子的訓練,竟然能達到這樣的層次。

這也給白玉敲了一記警鐘,她之前帶著白子安出門,雖然會外放著精神力以防周圍的危險情況和危險人物。那也只是能發現那種把惡意表露的很明顯的人,現在她眼前就有一個不僅能隱藏真正的情緒,還能夠把假的情緒表現的跟真的一樣的人。

那要是有這樣的人不知不覺的靠近白子安,悄悄的給他一刀怎麼辦?護身玉佩只能在對自己生命有威脅的時候,才會啟動防護陣。這是白玉特意設置的,她總不能讓白子安不能被人碰吧,再說了,白玉並不阻止白子安受一些傷。比如說削筆刀、水果刀、小剪子這些弄傷了他,或者練武摔傷了,哪怕是跟人打架受傷了,這都是白玉能接受的。她並沒有打算把白子安裝進玻璃瓶子里,把他與世隔絕,她還是希望他能給每一個無憂無慮的小孩子一樣快快活活的長大。要不然當初的瘋婆子,也不可能能從陳家兄弟倆眼跟前,把他搶到懷裡跑上山。

所以白玉有些擔心,要是這樣的人悄悄靠近給白子安一刀,防護陣再啟動了也沒用啊,雖然自己能救回來,但是這樣的疼痛還是會在自家弟弟的身上,想想就心痛。這肯定不行,白玉眯著瀲的眸子,想要想個辦法。

只是她忘了,她現在還是個普通的姑娘,最多在少數幾個知情人眼裡,醫術特別好而已,誰家也不會出這麼大力,讓這樣的人來對付他們姐弟倆。殺雞焉用牛刀放在這裡就是最恰當的。

那邊指導員和幾個班長,一陣后怕,這是沒審問好埃這女間諜能被人販子帶著跑到山裡,還恰好能被他們救了,這沒腦子的都知道有貓膩埃

幾個人趕緊分頭行動,去審問人販子、女間諜,還要隔離再審一次剩下的四個女孩,看看有沒有什麼情況對他們有幫助,或者摸查一下,剩下的有沒有還藏著沒動手的間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