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三十八章 拉拉小手,也心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八章 拉拉小手,也心裡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不過第一件事並不是問問題,而是立刻下手下了女間諜的下巴,仔細看看牙齒里有沒有藏毒?白玉悄么幾的就走到了掰著女間諜仔細查看的二班長跟前,「你在找什麼?」

二班長是幾個班長裡面性格最逗逼的一個,他見了白玉,一手繼續掐著女間諜的下巴,笑的一嘴大白牙,還伸手撓後腦勺。一副蠢二哈的樣子,不忍直視,白玉眼睛偏了偏,怕自己真的笑出來。

「哈哈,嫂子,你怎麼過來啦?」然後他眼睛發光的四處看了看,發現沒有隊長閻王的身影,立時眼睛都笑沒了,「嫂子,咋沒見我們隊長,隊長不是恨不得把你拴褲腰帶上或者揣兜里么?咋就放你一個人了?」

簡直是冒著生命危險,堅持著八卦事業。要是讓隊長聽見,自己這麼說他,肯定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不過生命誠可貴,八卦價更高埃在這部隊里,要有點新鮮事樂一樂,還真不容易,要不說葷段子,要不就八卦誰誰領導家裡怎麼樣了,特別是八卦各家嫂子。

這是在想什麼呢,一會兒嚇的打哆嗦,一會兒又笑的這麼猥瑣,白玉納悶的看了看二班長,轉移話題,「還沒說,你在她嘴裡找什麼?」這可不是她故意避重就輕,完全是因為這問題,沒法兒回答。霍雲霆哪有表現的這麼看重她?

這是白玉不知道霍雲霆不在她面前時候的樣子,那是女的挨他近了就皺眉頭。霍家地位在全國都是舉足輕重的,霍雲霆本身長得又高又帥,還特別優秀,追求他的文工團的台柱子,都有好幾個,畢竟好幾個軍區的文工團都會在各個軍區匯演嘛!更不要說那些文藝女兵好醫務室的女醫生、女護士了,數數估計一個連還要多。

可是現在從不近女色的霍雲霆,今天一整天,雖然只親了一次,那還不知道抱了人小姑娘多少次呢,要是不能抱,那恨不得就拉著別人小手不放。

現在雖然出了點狀況,但是這些審問的小事,七木兵個個都能幹,根本不需要霍雲霆親自出馬?所以二班長才奇怪,為什麼白玉自己一個人跑來了這邊?

其實還是白玉告訴的霍雲霆蘇鸞懷孕了的原因,雖然她也有嫌疑,但是萬一她真是被人販子給迫害了的可憐百姓呢?他擔心去問的人不知道底細,使用非常手段,要是把個什麼都沒做過還剛剛受過苦的姑娘嚇出個好歹來,到時候就真難看了。只是這個蘇鸞懷孕才幾天,醫生檢查不出來,霍雲霆估計她要是真是被拐賣的,肯定也不想被人大庭廣眾的說她懷了人販子的孩子,關鍵是這個孩子,是誰的都不能確定。

當然這一切的考慮,都是基於她是無辜的份兒上,霍雲霆雖然日常表情是冰塊臉,但是能為普通百姓考慮到還是願意基於關懷的,所以他親自去問蘇鸞了。目前為止,還真沒有人能在他眼皮子底下撒謊,不被發現。

要不是這是部隊的任務,屬於機密,霍雲霆還真捨不得把白玉一個人留在軍車這邊,他在哪兒,白玉就在哪兒,才是他心底的真實想法好么?

這邊二班長見問不出什麼八卦猛料,又抓了抓頭髮,心裡嘀咕,這跟個還沒十七的小姑娘,說他看看這女間諜有沒有在嘴巴里藏毒藥,會不會把人嚇著啊?哎喲,隊長,你老人家到底上哪兒了,快把你親親小媳婦兒領走吧。這要是我把她給嚇到了,你就算撥了我的皮,估計也不能解你的恨哇。

看他這樣齜牙咧嘴,一秒一個怪表情,白玉突然想到了,問他,「這是不是又屬於你們部隊的保密內容,不方便告訴我?」

二班長一拍大腦門,哎喲,我怎麼沒想到呢?點頭如搗蒜的說,「是,是,就是這麼回事?」

撒謊!白玉看出二班長在說假話,但是也沒說什麼,直接轉頭走了。走了幾步又回頭說,「我本來以為你是在找毒藥的,想要告訴你,毒藥不在她嘴巴里,在她的頭髮里。」之前白玉覺得這幾個女孩子都沒什麼不正常的,根本沒仔細看過她們,她不同情弱者,也不會仔細觀察受到巨大傷害的人,讓她們更加不自在。

可是現在不是出間諜了嗎?那當然要仔細看看了,要是不小心中招了怎麼辦?

這不就發現被霍雲霆一腳踹斷三根肋骨的女間諜頭髮里有毒藥了嗎?她看二班長下了女間諜的下巴,盯著她的牙齒,好像在找,想著也許他是在找毒藥,準備告訴他的。只是他搞了半天的怪,就是不說。

本來看這樣,白玉打算不說的,讓他自己頭痛去。只是想著自己和白子安應該還要和他們同行一段路,要是在這期間死了人,把他嚇著了就不好了,所以還是說了出來。

看到她轉身離開,剛鬆了一口氣,準備捏著手電筒,好好照一照,看看到底有沒有藏毒的二班長,聽到白玉說的話,嚇了一跳。這是咋回事?看看,就知道人藏了毒藥,還看的到藏在哪兒了嗎?哎喲,我去,難不成這不是個普通的漂亮小姑娘?

二班長張著合不攏的嘴巴,看白玉裊裊而去的背影,心裡想的都是亂七八糟的事。回頭看到剛剛一直冷靜的女間諜變了臉,就知道,白玉說的應該是真的。他也懶得一點點找了,直接拿出匕首,給女間諜剃了個光頭,捏著發尾,輕輕一抖,就掉出了一個小膠囊。

正好這時候霍雲霆和陳子為、一班長他們過來,看到沒了頭髮的女間諜,都眨了眨眼睛。一班長上來就給了二班長後腦勺一巴掌,「你個憨貨,這又是鬧的什麼妖。雖然是間諜,問完了事,交到相關部門去就是了,你剃她頭髮幹什麼?是不是閑的慌?」

這次二班長可顧不上和一班長抬杠,他就是摸著自己被拍痛的後腦勺笑的跟個大傻子似的。霍雲霆閉了閉眼,準備抬腿踢他一腳的時候,他才說,「隊長,嫂子是不是什麼牛人啊?」

「你可別不夠兄弟,想瞞著我們,剛剛嫂子來,碰都沒碰這個女間諜,就告訴我說她把毒藥藏在了頭髮里。」

「你不知道,這黑燈瞎火的,我舉著手電筒,照了半天她牙齒。嫂子可給我拍省事了。」

「這不她還學著普通小姑娘一樣綁著麻花辮兒,我都在牙齒找了半天了,就嫌麻煩。」說著耙耙自己的板寸頭,嘿嘿的笑,「我就直接給她剃了,捏著一抖,這小膠囊就掉了下來。」

剛準備踹人的腿,聽著他一口一個嫂子,心裡瞬間就變美麗了,也就不跟這個二傻子計較了,冷聲問,「阿玉來過了?」

說禿嚕嘴的二班長差點把自己拉著白玉八卦霍雲霆的事給禿嚕出來了,幸好霍雲霆出聲打斷了他,嚇得捂住嘴,直點頭。

一看他這樣,霍雲霆就知道,這貨肯定跟白玉說了什麼了,留下一句,「剩下的你們看著辦,該綁的綁起來,準備出發了,明天一定要按時到達c軍區,坐上飛機回京都。」就踏著大步子走了。

找小姑娘去,現在一秒鐘都不想跟這幾個煩人的糙漢子在一起,還是小媳婦兒好,什麼都不做,拉拉小手,也心裡美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