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四十四章 溫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四章 溫馨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怎麼了,安安?是不是霍二哥說錯了話,惹你傷心了?你別哭了,我不說了。」他也是蠢,一直以為安安聰明,但是再聰明,那白子安也還是小孩子埃

良久,白子安擦了擦眼淚,才可憐兮兮的問,「霍二哥,因為我姐姐不開心了嗎?」聲音顫顫,顯得非常難過。

「不是啊,我可沒這麼說埃」霍雲霆忙忙否認,這不是瞎扯嗎?白玉把白子安當眼珠子似的,看見白子安高興,白玉就不會難過。

霍雲霆只是看著她眼底隱隱的寂寞,有些心疼,又不想真的幼稚的每次跟小孩子鬥來鬥去,才能搶到女朋友,所以才這麼說話的。

小孩兒抿抿嘴,他知道霍雲霆說的都對,姐姐肯定也想要被疼愛埃沒有人不會不想要別人對自己真心真意好的。

他哭是因為自己只是說等自己長大了保護姐姐,可是自己長得太慢了,姐姐一直需要人照顧。

「霍二哥,我還是覺得你跟我搶姐姐」

霍雲霆聽了這話,也沒想再反駁,畢竟小孩兒都哭了一次了,再哭,白玉肯定會生氣的。他打算再找機會,再解決這個問題。

只是不等他說,沒關係,以後再說。小傢伙已經滑下了炕,瞪著眼睛說,「可是看在你對姐姐這麼好的份上,我先忍忍你,讓你疼疼她。等我長大了,我會自己照顧疼愛姐姐的,肯定不用你。」

這時候白子安哪知道有些事是不能鬆口的,一旦鬆口了,再想改,可就由不得他自己了。

日後回想到這一天,白子安都恨不得給自己一板磚。真是人頭豬腦啊,這都明顯有企圖了,還答應了。這種事哪能等著他長大,還不等他成長,霍雲霆早就做完了身為資深狼狗該乾的事,看好的獵物早就叼回了窩。

霍雲霆可沒有欺騙了小孩子的罪惡感,畢竟都是白子安自己在說,等他長大了什麼什麼的,霍隊長可沒有答應不是?

這裡白子安自己安慰好了自己,就出了房門,他跑白玉跟前,也不說之前他跟白玉說的話,只是笑眯眯的說,「姐姐,我去文傑哥哥那裡,找文禮哥一起去程程家裡玩。不用去找我,我一小時就回來。」

一點也不想看霍雲霆那個壞蛋在家裡對姐姐各種獻殷勤,都答應了。男子漢說話算話,不能反口,把他趕走。看著心裡又不舒服,那還是出去玩吧。

白玉看著鬱氣十足的白子安的背影,揶揄的看霍雲霆。這個男人也真是好意思,竟然哄騙白子安這樣的小孩子,真是夠了。

得了實惠的霍雲霆根本不會因為這樣一點小嘲笑,而不好意思。笑話,臉皮跟媳婦比起來,當然是媳婦更重要了,臉啥都算不上。

「怎麼突然來了?」白玉見他一點不好意思都沒有,也就覺得無趣了,便開口問他。

偷摸著準備拉拉小手的霍雲霆,立刻收回了自己悄悄運送到白玉身邊的大手,笑著解釋,「我爭取了七天假,在家裡呆了一天,我明天晚上就得坐火車走。」

「我不是答應你了,要來看你,再說我真的想你了。」

因為訴說著思念,霍雲霆堅硬的臉部線條也和緩了很多,眼睛也不是深邃難側的那樣,淺淺的蕩漾著水光,裡面都是可以溺斃人的深情。

白玉被看的尾椎骨一麻,鬼使神差的伸手直接蓋住了霍雲霆的眼睛。霍雲霆輕眨,眼睫毛刷過她的手心,從手心到肩膀,整個胳膊都被這輕輕一掃,給整的酥麻一片

她更不好意思了,閃電般的收回手,背過身去,拿了本書裝模作樣的看。

霍雲霆不明白怎麼了,但是也看出小姑娘害羞的不行了,也就沒說什麼。只是輕輕的把她整個人抱起來,放在自己身邊坐著。他的肩挨著她的背,他的心好似就被這相接觸的這樣的零距離給安撫的安靜了下來。

他是剛剛下了任務來的,趕過來又是兩天兩夜的火車,好多天沒有好好休息了,這會兒挨著白玉,雖然沒把她抱在懷裡,但是霍雲霆也帶著幸福的笑意,緩緩閉眼沉睡了過去。

中午,他是在飯菜的香味里醒過來的,一瞬間有些不知身在何處的錯覺,霍雲霆穿好衣服走出來就看到白玉正拿著托盤網中堂端菜。

小傢伙在他身後拿著乾淨的碗筷。

「快去洗一下,好吃飯了。」白玉輕喊。

一瞬間,霍雲霆就想這樣一直到天荒地老,他想以後他和白玉的家是不是就是這幅模樣。

不用很奢華,但是都是生活的煙火氣,平常而又溫暖。

霍雲霆沒有說什麼,雖然他心裡活動很豐富,只是聽話的去洗漱了一下,就坐在桌邊吃飯。

他覺得這是他吃過的最好的一頓飯。給愛的人夾夾菜,盛盛飯。他在執行任務的腥風血雨里走過,回來的時候也不過只想要這樣一點溫暖和幸福。

飯後白玉在廚房洗碗。

「阿玉,你冷不冷?」霍雲霆看白玉穿的不多,這北方冬天冷的很。

「還好,我練武的,你不是知道嗎?」白玉看著霍雲霆問,白玉不知道為什麼總忍不住觀察霍雲霆。霍雲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白玉為什麼總拿觀察審視目光看自己,但是其實很樂意這樣,只有觀察了審視了才能發現自己的優點不是。

「也是,那次你動手之後,我就知道了。阿玉,你學習的時候是不是很辛苦」霍雲霆想著白玉這樣嬌滴滴的小姑娘,要打熬筋骨學習武術,還不定怎麼辛苦呢?

「習武么?還好,我很喜歡,因為有用。」白玉輕輕的說。可不是嗎,白族人必須學的,不然她早就死翹翹了,那還能遇到他?

那阿玉你小時候沒有小夥伴嗎?」霍雲霆心疼的問。

「夥伴?算有吧。」白玉心說,我還是吃它的奶長大的呢。

霍雲霆腦海里的小人頓時對自己揮了一拳,問什麼不好,偏偏問小時候的事。

「你不用為我難過,只是有些孤單,別的都很好。再說現在也不孤單了。」

霍雲霆聽她這樣說,心疼的不得了,一把扯過她擁進自己的懷裡,一手攬著她的腰,一手撫摸她的頭髮,「阿玉……」

像是熱切而深沉的嘆息,偏偏又像響雷炸響在白玉的心頭,讓她伸出去推他的手落了回來。啊,這就是被疼惜的感覺啊!

「咳咳」,兩人聽著這咳嗽聲,立刻放開了彼此,霍雲霆轉身看過去,是個拿著飯盒的王菜花,「陳家嬸嬸來了?」

不過王菜花沒有和藹的笑,只是淡淡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