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四十五章 一點點想呵護和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一點點想呵護和認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歷史穿越

「二嬸,拿的什麼?」白玉也有些害羞,雖然真是年齡白玉比王菜花大多了。但是日子也悄悄的過了兩年了,王菜花對她的關心愛護,全都是從長輩從母親的角度出發,相處久了,她不說真的把她當做自己的長輩看,也是很尊敬她的。

現在被她看著自己和霍雲霆抱在一起,就有種偷偷談戀愛,被家長抓住了的尷尬。她不自在的往後退了一小步,還伸手捋了捋頭髮。

王菜花早就被陳二虎囑咐過,雖然在她眼裡白玉永遠是孩子,但是就算是孩子也要面子,讓她有什麼話,都在私下跟白玉說,不要當著白玉的朋友就發作。

因此,她現在有點覺得霍雲霆欺負自家的小姑娘,白玉可還小著,還是個學生,這個霍雲霆比阿玉大好幾歲,還抱她。這樣說肯定是霍雲霆欺負自家孩子年紀小,不懂事埃王菜花心裡生氣,也忍住沒說什麼?只是舉了舉飯盒,對白玉說,「包了好些餃子,用飯盒給你裝了兩盒來,你和安安都喜歡吃。」

雖然白玉做飯很好,但是她就是不愛包餃子,因為她看到書上講,餃子都是團圓的時候吃的。她要跟誰團圓了,滿打滿算都是她自己一個人,虎娘只吃純肉,從來不吃麵食,一個人吃餃子,想想就很凄涼。所以那會兒自己研究做飯的時候,從來沒學過包餃子。

奶盅嶸習倌甑某戀恚哪怕現在身邊有了白子安,也算是有了親人,但是那些年的不愛,到現在也讓她餳事不感冒。

王菜花不知道詳細,以為只是孩子嫌麻煩,所以每次包了餃子,都會送一些過來。

因為內心的強大,白玉很快就收拾起了尷尬,把飯盒接了過來,「二嬸,謝謝你,待會兒安安回來了,我再煮。」

「那你放在屋子外面的窗台上凍起來,我放在飯盒之前也是放在外面凍好了的。你這放在廚房裡,一會兒軟了,會黏在一起。」王菜花可不生白玉的氣,對自家孩子,一如既往的溫暖和藹。

那霍雲霆是什麼人,他當然看得出來王菜花貌似對自己有意見,而且不是一般的不喜歡。他挑挑眉,心裡一點也不怵。不是說沒有把王菜花放在眼裡,怎麼著王菜花也是白玉親近的長輩,他當然不會輕視她。只是在他心裡,最重要的就是白玉對自己的看法,只要白玉對他沒有意見,願意花時間跟自己相處,其他人他自然有自信把他們全拿下。

他霍大隊長的魅力,可是不打折扣的。

滿大院里的人都知道霍家二少爺是個小霸王,肚子里蔫壞,可是沒誰家長輩不羨慕霍長安有個這樣的孫子,就是因為霍雲霆的人格魅力。從小時候他就霸道,整個大院比他從比他大三歲的孩子到剛學會走路的人沒誰不喜歡跟霍雲霆屁股後頭玩的。

雖然他從來都是板著臉,沒什麼笑模樣,但是智商、武力都是超越大家的。雖然一起玩,他是欺負大家最狠的,但是也是他最護短。從他上幼兒園到現在,誰欺負了他好兄弟,只要他知道了,他就會衝上去把兄弟們護在身後。

像侯俊彥,他永遠都記得,因為他從小長得漂亮,不是男孩子那種俊朗的好看,而是白膚紅唇的妖嬈好看,很多同學都不喜歡跟他玩。上小學的時候,有一次放學的路上,他被一群高中在外面混的混子們攔在小衚衕里,霍雲霆路過的時候毫不猶豫就沖入了包圍圈,被打的遍體鱗傷也把他護在身後,一手撐著站穩,眼神兇狠的看著那些混混,要不是蕭雲雷來找他們,霍雲霆就不只是手臂鼓著和腿骨輕微裂傷了。

正是因為霍雲霆是這樣一個人,所以不熟悉的人很害怕他,但是真正認識的人,卻會被他折服。就算是因為家庭政治立場不同,必須和霍雲霆對抗的那些人,也不會說霍雲霆這個人不值得敬佩。

白家小院里,王菜花等著白玉收拾好廚房,就拉著她進了她的房間。滿腹的擔憂不知道怎麼說出口,摸了摸白玉黑亮的秀髮,臉上表情柔和,看著都是慈愛。王菜花想了又想,還是說,「阿玉長大了,變成了漂亮的大姑娘,都有優秀的小夥子喜歡了,真好。」

白玉還以為她會直接說,自己不應該談戀愛,要好好考大學。沒想到竟然是說這個。

王菜花看著白玉眨巴眼睛,笑了,「你是不是以為二嬸要說你不應該跟霍雲霆那人來往。」她看著這個年華正好的姑娘,竟然調皮的笑了笑,「二嬸也年輕過。我們阿玉這麼好看,這麼有本事,怎麼也不會被困在這小山村裡。那個小夥子二嬸不了解,但是也看的出是好家庭走出來的孩子,那一身氣勢,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能有的。」

「他喜歡你是他有眼光,認識了我們阿玉這樣好的姑娘,竟然不動心,那是眼瞎。」說著王菜花還得意的揚了揚下巴,笑眯眯的拍了拍白玉的手,「阿玉不是不懂事的姑娘,你跟二嬸說說,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別害羞,二嬸一直把你當自己的親閨女。」王菜花覺得既然要給孩子面子,那也不能什麼都不問就批評孩子,還是要問清楚再說。

白玉還從來沒有跟人說過心事,只是看著王菜花全是疼愛的眼睛,她拒絕不了。頓了頓,才說,「二嬸,我其實不太懂,什麼叫喜歡?他跟我表達他自己的感情的時候,我不討厭,心裡也不是沒有觸動。所以他跟我說,讓我和他試一試的時候,我沒有拒絕。因為我看的到那是他的真心,而我不討厭這真心,還有一點點想呵護和認真對待這真心的想法。」

既然說了,白玉也就沒有隱瞞,把那天在苗寨,她心裡的想法跟王菜花說了。

聽完了的王菜花,看著白玉還有些疑惑的眼睛,心裡酸酸的,孩子是真的長大了。她拍拍白玉的肩膀,「沒事,沒事,這說明,你真的長大了。自從你從你爸媽去世的那件事里走出來之後,我就很擔心你。」

「雖然你堅強了,懂事了,可是人吶,活在這世上,哪能只圍著一個弟弟轉?卻把別的人都不放在心上,這樣多孤單吶。我捨不得我的孩子受這樣的苦。」

「雖然二嬸還是擔心你,以後受了傷害,心裡不快活。但是二嬸這一刻還是為你高興,阿玉,你總算是敞開了自己的心胸,願意去接納別人了。」

「有一就有二,阿玉,你需要愛人,親人,也要有朋友。你看你二叔,性子那麼悶,他也有兩三個朋友,有困難了,他們會幫忙,心裡悶了就和他們喝兩杯。這樣,才算是真的過日子,有煙火氣。你之前那不叫過日子,那叫混日子,雖然你賺錢,養弟弟,還用心的養花打扮家裡。」

「可是你好像把自己圈了起來,把你和安安圈在一個圈子裡,你看著外面的人熱鬧歡笑很羨慕,可是你自己不走出來,別人怎麼靠近你?」

王菜花說不出什麼大道理,只是孩子只自己著眼自己跟前的小日子,心裡太寂寞了。每每看著就心痛,也不知道孩子心裡多少傷心,生生的把個有些小害羞的天真小姑娘,變成這副冷冰冰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