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四十六章 摸了可是要負責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六章 摸了可是要負責的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雖然她還是不喜歡霍雲霆,但是這人能讓孩子願意讓別人靠近她,王菜花還是有些感激他的。想到白子安說的之前霍家那個嫂嫂對她的態度,王菜花又擔心起來。只是看著白玉白嫩粉紅的臉龐,王菜花又暗暗隱下了這些話。

好容易孩子心情好一點,可不能,說那些不高興的事。她還是回去問問孩子他爸再說。畢竟這也不是三兩天就會結婚的事,阿玉還小著呢,不著急。

兩人聊完,霍雲霆正在院子里就穿了一件薄毛衫拿著柴火在劈柴。白玉的習慣就是當天燒多少柴火就劈多少柴火,霍雲霆看了,就把廚房屋檐下堆得沒有劈的一節一節的木頭給扒拉出好些,打算給白玉多劈一些柴火。他心裡疼著呢,小姑娘那個小嫩手,他可是拉過了,軟綿綿的,像一團香滑的膏脂,好似沒有骨頭一般,卻要拿著柴碘些粗活,可不把他這顆直男心給刺疼了嗎?

王菜花給他打了聲招呼,「晚上來家裡吃飯。」說完就走了。

當兵的聽力都好,他隱約能聽見屋內人講的話。雖然聽聽沒什麼不好,但是他心裡不願意,這說話的是他喜歡的小姑娘和小姑娘尊敬的長輩,就算知道她們在說自己,也可能王菜花還要說些自己不好的話。但是明知道王菜花拉著白玉進屋就是要避開她講些不想他聽的話,那自己還聽,這樣他感覺不好。要是他想知道王菜花和白玉說了什麼,到時候問白玉,才是他願意採取的方式。

因此他才找了柴刀劈柴,一是不想阿玉做苦力活,再一個就是劈柴砰砰的,也就不容易聽見她們講話。

白玉不知道他想了這麼多,她是覺得自己說的話,沒有別人不能聽的,哪怕知道以霍雲霆的耳力就算進了房間,也跟在他面前說話一般,沒什麼差別,也沒想著不讓他聽。

霍雲霆知道白玉不擅長聊天,就主動開口找話題,「阿玉,你什麼時候開學?」

以此為引子,兩人一人揮著柴刀劈柴,一人把劈開的柴火撿起來堆在一起,邊忙邊聊,一直到白子安小炮仗一樣的衝進院子里。君子六藝學了,也沒讓他變得溫文爾雅起來。不過白玉也沒強壓著他,讓他變斯文,小孩子還是活潑好動些,更好。

「姐姐,程程明天去他姥爺家裡,我們年前去過了,那明天還去姥爺和舅舅家裡嗎?」他跑進屋倒了杯溫水,咕咚咕咚喝了兩大口,看著身邊把自己的碗叼過來的胖胖和嘟嘟,也笑哈哈的給他們倒水,還一隻餵了兩塊餅乾。

「明天去,不然他們肯定從大清早等到天黑,後天一大早就要趕到下林村看看我們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因為,我們沒有提前打招呼說不去嗎?」白子安也不是不知道這些,之所以這麼問,就是因為這不是霍雲霆來了嗎?他還以為姐姐會為了霍二哥不去姥爺舅舅家拜年呢?看來這個跟自己搶姐姐的傢伙,在姐姐心裡也不是那麼重要嘛!

白子安捧著水杯,笑的像個小狐狸一般。

另外兩人不知道他是這麼想的,還以為就是因為小孩愛走親戚高興呢。

因為提起了明天拜年的事,白玉就問霍雲霆,「霍二哥明天跟我們一起去嗎?」

「這樣會不會不好?」霍雲霆笑的露出一口大白牙,卻摸著後腦勺故意表現出不好意思的樣子。心裡不知道有多高興,白玉願意把自己帶到親戚家裡,這不就是代表阿玉看重自己嗎?心裡美滋滋。

白子安朝著他吐舌頭做鬼臉,這個人明明高興的要死,還要假裝,真是太假了。

被他問的白玉一怔,沒反應過來會有什麼不好。其實白玉還沒有真的把自己當做17歲沒滿的小姑娘,也就沒有這裡的女孩子就算是處了對象,也是瞞著家裡,偷偷摸摸的來往。她覺得這根本不是一件不可告人的事,她沒有做虧心事,有什麼不能說的呢?

至於說早戀,之前學校那個教務主任搞出來的早戀風波被她解決的太容易了,她都不知道忘到哪裡去了?

想了想,她還是沒覺得有什麼不好,但是還是說,「既然霍二哥覺得有不好的地方,那就不去了吧。」

哎呀,本來就是打算裝一裝的,霍雲霆哪能真的錯過這樣的好事,忙說,「沒有,沒有,一點不好之處都沒有,我去。阿玉,我明天晚上就要坐火車回去了,總共就兩天的時間,你忍心讓我大過年的就一個人留在你的院子里?」說著說著,還裝起了可憐。

本來白玉就沒打算不帶他去,現在看他這樣子,像只撒嬌的大狗狗,就跟胖胖嘟嘟差不多。正好霍雲霆之前一直蹲著身子劈柴,白玉有些好笑,還上前一步,像摸白子安一樣摸了摸他的頭,「嗯,帶你去。」因為他留著板寸頭,頭髮又粗又硬,一根一根的立著,所以白玉摸上去,還有些毛刺刺的刺手的感覺,還挺好玩,白玉的手也就沒有收回來。

霍雲霆被她摸的一愣,從他懂事開始就不許人摸他的頭髮了。男人的頭,哪能隨便碰?只有蕭紀瀾那個孩子脾氣,總是愛欺負逗弄著大人臉的小兒子,越是不讓摸非要摸,每次你捉我躲的,弄得家裡雞飛狗跳的才罷休。

只是現在白玉柔嫩的手放在自己頭上,霍雲霆發現他竟然一點不生氣,竟然還有些享受。不過過了一會兒,雖然沒有偏頭躲開,但還是故作嚴肅的說,「阿玉,男人的頭不能隨便摸。」暗暗再跟上一句,摸了可是要負責的。

心裡美不滋兒的,嘴巴上卻不鬆口。

白子安早就看白玉和霍雲霆站這麼近,心裡不舒服了,這時候看白玉摸霍雲霆的頭髮,臉頰又開始鼓的像個包子。但是他都答應了,不阻止霍雲霆跟白玉相處,心裡再生氣,也沒說什麼。可是霍雲霆自己都說了,他的頭不能隨便摸。白子安就高興了,蹭到兩人身邊,伸手把白玉的手拿住往自己腦袋上放,「姐姐,霍二哥不給你摸,我給你摸。姐姐你摸我的頭髮吧。」

臭小子,總是出來煞風景,這都是今天第二次了。談戀愛,有個這樣愛粘著姐姐的小舅子,真是霍隊長最大的憂傷,不可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