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四十九章 這個年輕人對自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九章 這個年輕人對自家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這一年,白玉建議陳二虎在田裡搭了大棚,種了三畝地的草莓。種子是白玉提供的,怕陳二虎種不好,白玉還悄悄的去澆了一次,稀釋了的靈泉水。前期投入的錢,白玉沒有打算幫著出,有一句話很有道理,升米恩斗米仇,什麼都做了,反而不利於兩家相處。

陳二虎和王菜花糾結了三天,才悄悄的寫了個借條,還按了手印,說借白玉一萬塊錢。因為之前賣人蔘的錢,兩人是打算給白玉存著的。只是現在白玉說了,兩個孩子長大了,要考大學。陳二虎夫妻也不是不知道,上了大學肯定在外面工作結婚組成家庭,那結婚買房子,都是要錢的。

兩人都知道這種草莓肯定能賺錢,白玉都說了,會幫忙到c市區賣,他們又不是懶人,肯定會精心伺候的,賺錢應該就是十拿九穩的事。要是以前這樣的事,他們想都不敢想,因為沒有本錢。現在這樣的機會放在面前,兩人咬咬牙打算先借了白玉的錢,要是運氣不好虧了,以後砸鍋賣鐵,或者是讓陳文傑兄弟努力,一定給白玉還上。要是賺了,那就兩倍還給白玉。

這不草莓成熟的時候,不用白玉說什麼,師傅有事,弟子服其勞。王川柏和秋白霜就聯繫好了商販,直接來下林村拖草莓了,連採摘的活他們都幹了。畢竟王家和秋家都是大家族,這樣的小事,揮揮手,多的是人願意給他們幫忙。

一開始打算要是種的不好,不好賣,就算是虧錢,那也要在王家和秋家這一代最優秀的小輩面前賺個面子情。只是白玉澆灌過靈泉水和幻境中出產的草莓種子,哪會不好?

每次商場一到貨就被賣空了,d市那邊聽說了,還搶著跑到下林村要進貨呢。

所以今年陳家是個豐收年,過年的時候也不像以前一樣緊緊巴巴的割幾斤豬肉,殺幾隻自家養的雞就算了。今年那真是雞鴨魚肉,各種肉都買了一點,就是為了過個好年。現在腰包是鼓的,只是準備一些好吃的,那真是不差這個錢。

為了不破壞氣氛,陳家夫妻倆什麼也沒說,就是給幾個孩子夾菜,聽他們笑鬧。

晚上十一點多,陳二虎翻了半天的身,也沒有睡著,他披著衣服到了中堂。大炕上躺的板板正正的男人也立刻坐了起來。既然他沒睡著,陳二虎也就坐到了炕邊上。沉默了許久,他才沉聲嘆息,「我聽孩子他媽說了……」

「阿玉啊,我有時候會想她還是不是我以前疼愛的那個孩子。因為他爸媽不在了,沒有人護著他們,被白老頭他們欺負的更厲害了。我不是不知道,只是我的能力只有這麼多。」

「我也是自私的,因為白家老屋那邊死都不許,怕他們鬧得難看,讓自己家裡也得不了安生,只會偷偷的給孩子點米糧。可是這遠遠不夠,為了不被欺負,阿玉整整關了大半年的院子,鮮少出門。」

「可是等她放鬆了情緒之後,這孩子又變化的太大了。跟孩子媽講了,她又要哭。可是半夜三更的時候,我又會暗暗懷念,那個會羞澀的笑,什麼都不懂,全心依賴著父母的孩子。」

說到這裡,陳二虎攏了攏肩上的衣服,才接著說,「我知道,阿玉這樣才是最好的,要是還像以前一樣完全不做改變,他們姐弟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作為長輩,只是想想就心疼孩子受了傷,才不得不學會保護自己。」

「現在阿玉學習成績好,肯定能考上大學。她又有一身醫術,我本來對孩子放心了很多的,可是你偏偏看上了我們阿玉。我和孩子媽的心就又提了起來。阿玉那孩子現在性子太獨了,這都是白家那些人害的。只是我們是親人長輩都能理解,可是以後她出去了,這樣肯定會很容易得罪人。」

「想到孩子要是離了家,受了委屈連個安慰的人都沒有,我就整夜整夜的睡不著。」

「只是我不能開口勸,阿玉自己覺得自己活得很好。只有孩子自己想通了,才會開始想著要改。所以阿玉二嬸那樣不喜歡你,你倆這樣,她也只是忍著,就怕阿玉把剛剛試著讓別人走到她身邊的這個想法又給消除了。」

「霍雲霆,我們都是山村裡的老農民,祖祖輩輩都在這裡。沒有大見識,沒有大野心,安安樂樂一輩子就是最大的希望了。可是你不一樣,你是軍人,發展的還特別好,你家裡也不一般。你跟阿玉不是一樣的人,你能不能給我說說,你到底什麼打算?」

哪怕知道男人的承諾也是想記得就記得,想忘記就會當做從來沒說過的。只是就好像上廟裡上香一般,為了求個心安而已。

霍雲霆坐的脊背挺直,一直安安靜靜的聽著陳二虎的話。要是白玉聽到了這些話,肯定會想陳二虎果然是個面上粗獷心思細膩的人。雖然這些人從來不會想著眼前的白玉早就不是真正的「白玉」了,這樣怪力亂神的話,沒人會主動往那裡去想。大家也只是會覺得白玉受了刺激,又從山裡的師傅那裡學了真本事,所以變了而已。

就連霍雲霆也是這麼想,他是國家優秀的軍人,更不會往穿越這個科學完全解釋不了的詞語上去想了。他聽著陳二虎的話,只是更加心疼白玉曾經受的苦而已。手裡的杯子攥的緊了又松,鬆了又緊,嘴唇因為對白玉的心疼和對白家人的氣憤成一條直線。等陳二虎說完,他才說,「我跟阿玉一樣叫你二叔吧。」

也不要陳二虎同意,他自顧自的算陳二虎同意了,接著說,「二叔,我不會說好聽的話。在我眼裡,軍人就要利利索索,說一是一,有二是二。什麼事情都要根據原則行事。京都不是沒有紈子弟,以玩女人享樂。但是我霍雲霆絕對不是這樣的人。我的戀愛報告已經交到部隊了,以後我一定會跟阿玉結婚生子,白頭偕老,長長久久的在一起的。我以軍人的榮譽向您起誓。」

雖然他只是露出了上身,腿還埋在被子里。只是他哪怕在這黑暗裡,也可以讓陳二虎看到的深邃明亮的眼睛,亮的能看到這個年輕人的真心和決心。沒有刻意站起來,沒有鞠躬,也沒有華麗的辭藻,但是這一刻,陳二虎這個山裡長大的糙漢子從霍雲霆說話的神態,不得不相信,這個年輕人對白玉的真心,他看到了這個年輕人對自家小閨女的鐵漢柔情。

雖然是簡簡單單的話,但是每一個字,好似都能敲擊在陳二虎的心上,讓他感受到這個年輕人的真誠和決心。

本來陳二虎就不在乎霍雲霆說多少好聽的話給他,他只是想看一看這個年輕人的態度。倘若他能看出霍雲霆內心對白玉的哪怕只有一絲絲的輕慢,他都會阻止白玉再和他在一起。不論白玉會不會生氣,也不論白玉以後會不會因為性格太冷,被人排擠。因為那還是以後才可能會發生的事,而霍雲霆如果不夠看重白玉,那白玉已經眼見的會受到來自霍雲霆的傷害。這是作為一個父親,絕對不能容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