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五十三章 自己不會是扮豬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三章 自己不會是扮豬吃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畢竟穿著軍裝,不好光天化日就拉拉扯扯。所以霍雲霆就握了一下就撒手了,雖然他心裡一片火熱,就想拉拉扯扯,最好還能啃啃咬咬一番。

不得不說,從上次中轉人事件,兩人分開以後,好幾個晚上,霍雲霆都夢到了白玉,夢裡抱著心愛的姑娘,這樣那樣一番,其中的甜蜜和折磨是不可描述噠。

只是醒了之後,思念就更加磨人了。

從昨天見面開始,霍雲霆就想把小姑娘抱在懷裡,什麼也不做,就是拉拉小手親親小嘴也好埃

也不知道白玉的答應試試,是不是把霍小二男性對女孩子那種永遠處在飢餓狀態下的狼性給完全釋放出來了?

他怕白玉不習慣這麼親近,之前在軍用卡車上,他就看出來了,白玉雖然沒有一揮手把自己給扇飛,但是也是不慣和自己很親密的。這中間有害羞,最多的還是不習慣。可是讓霍雲霆以後不拉白玉的小手這種事,想都不要想,一次不慣拉兩次就好了。霍小二表示,就是這麼堅持不懈,不解釋。

不過霍隊長還是很有戰略的,知道這個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已經做好了長期作戰的準備,所以他一直在找各種機會跟白玉親近。這不拉完小手,怕白玉反感,就開始說話,轉移注意力,「阿玉,你姥爺姥姥好多孩子埃現在都沒人生那麼多了,國家優生優育的政策挺好的。」

白玉還在因為手上那一觸即逝的溫暖而愣神,並沒有立刻接上話。霍雲霆的話落,她眨巴了好幾下眼睛,才反應過來,「我出生那會兒不就開始計劃生育了?」

「嗯,是埃所以其實我還蠻想知道的,為什麼你家還有陳家都還能生一個?你們村裡好些都是這樣的。」霍雲霆想,他妹妹霍雲舒要不是在1975年懷上,再晚個幾年,就算是他媽身體還能懷孩子,肯定也不能要了。站的位置越高,盯著的人越多,像這樣的國策,霍家肯定是要嚴格遵守的。

只是下林村這邊為什麼會這樣?雖不是家家戶戶,但是在計劃生育之後,生了二胎的還是很多的。

「我們家因為我是女孩,所以可以生安安。文禮是二嬸偷生的,然後再交的罰款,沒有錢就用糧食抵的。村裡好些人家都是這麼回事。」

「下林村靠山,太偏遠了,執行力度不能就不強,周邊的幾個村落這樣生了孩子的很多。」白玉知道霍雲霆就是想跟她說話,雖然這不是什麼有趣的話題,她還是認真解答了。

霍雲霆是真正的天之驕子,想象不出來一個孕婦怎麼躲著生孩子?他進入部隊之前的生活,不是學校,就是跟著霍成邦上部隊訓練,或者跟好兄弟們瞎玩,對基層的老百姓的生活一點也不了解。後來執行任務,見識的多了,也沒刻意去打聽計劃生育頭幾年嚴打的時候,百姓們是怎麼躲著生孩子的?

「躲?躲哪裡?」這樣想,霍雲霆就問了。

白玉想了想,也就明白了,計劃生育管的嚴的那幾年,他接觸的也都是高官政要家庭,這些人家不可能做出躲著生孩子的決定,因為沒有人會願意為了一個孩子,失去已經到手的地位。她抿嘴說,「文禮出生的時候,我也好幾歲了。一開始沒顯懷的時候,就待在家裡。那時候條件比現在差多了,孕婦不嬌貴,照樣下地幹活,洗衣做飯,只要不說出去,沒有孕期反應,誰都不知道。」

「顯懷了之後,借口去二嬸娘家住,其實就是在山腰裡自己挖一個山洞,住在裡面。一直到文禮生了下來。」白玉把「白玉」的記憶前前後後看了好幾遍,一絲一毫都沒有放過,當然知道陳文禮的出生,王菜花為了避免被抓到,躲在山裡生孩子的事。

生的那一晚,陳二虎還來家裡去找的李梨花去接生。一直到文禮滿月,王菜花才抱著孩子下山。為了孩子的安全,陳二虎二話不說就交上了家裡所有的錢和為數不多的糧食。那段時間,白玉家三口和陳家四口都是在白家吃飯。一個窩窩頭配一碗稀粥要管兩頓。

她想到那時候的生活,覺得白老二夫妻和「白玉」挺可憐的,一直沒過什麼好日子。霍雲霆看到白玉臉上全是追憶的神情,往旁邊移了一步,左手離白玉的右手就一個拳頭那麼遠,忍住要拉白玉小手的慾望,「你在想什麼?」

「嗯?」白玉被他低啞的嗓音給驚了一下,轉頭看他,什麼時候這個人竟然離自己已經這麼近了,看來自己對他真的是一點防備心理都沒有,也不知道為什麼就這麼相信了他的。

白玉奇怪的盯著霍雲霆看,自己不會是扮豬吃老虎里的那個老虎了吧?不得不說,白玉在這一刻真相了。雖然霍雲霆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情感,但是他一直在白玉面前收斂自己的冷冰冰,對白玉和白子安都是耐心溫和居多。時間處的久了,白玉不就把他當做朋友了嗎?

算了,已經這樣了,再追究也沒有意義。她把臉從霍雲霆深邃的眼神下轉了回來,抿抿桃花粉一般的唇才說,「在想,文禮出生之後,二叔罰了錢和糧食,兩家人一起吃飯的時候。覺得爸爸媽媽都很辛苦,沒有過過好日子。」

「那時候很辛苦嗎?」雖然白玉說的很平靜,但是霍雲霆還是忍不住心疼,他握了握拳頭,沉聲問。

從他直的唇線,白玉就能看出這人心疼了,她不由笑了,真的過那些日子的又不是她,這人真的很喜歡她吧?想到多年前自己過過艱難的日子,也能心裡不舒服。不知道為什麼,發現這一點,白玉竟然很高興。

她捂了捂自己的臉,桃花眸子里閃閃亮亮的,「不會,已經不記得具體是什麼感覺了。」真的,雖然有「白玉」的記憶,但是她沒有「白玉」的感覺。

霍雲霆伸手握住白玉的肩膀,這時候顧不上什麼軍人作風問題了,他覺得心疼了,想要抱抱她。他右手輕輕撫在白玉的臉頰上,右手大拇指忍不住輕輕的磨砂了一下她嬌嫩的肌膚,觸感跟雞蛋羹一樣的,完全不敢用力。他聲音沉沉的,都是認真和執著,「阿玉,我以後肯定會好好保護你和安安的,讓你們平平安安的普普通通的過一輩子。我知道,這是你的追求。」

「你以後要是遇到什麼困難,首先告訴我,我幫你想辦法好不好?」

白玉在他捉灼人的目光下,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得了想要的,霍雲霆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彎了腰,在白玉的額頭上印上他略微冰涼的吻。雖然吻不炙熱,但是兩人的心,都變得熱燙起來。

看她害羞,霍雲霆鬆開手,笑出八顆牙齒說,「我們走快點,安安和胖胖嘟嘟都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從來不笑的人,猛然這麼笑,讓白玉這樣常常沒有漣漪的心也不由一陣顫慄。

這人怎麼像行走的放電機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