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五十四章 害羞的很想要把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四章 害羞的很想要把自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冬天的天黑的早,到白家小院的時候,天邊還剩下一點微微亮。霍雲霆也要整理好背包,準備趕火車回京都了。

這個點出發,到鎮上這段路還要急行軍才行。實在是他捨不得額頭吻之後,瀰漫在兩人之間冒著粉紅泡泡的氣氛,故意控制了路上的節奏。

白子安回來之後就跑去找陳文禮玩了,主要是跟小夥伴分享,自己在姥爺姥姥家是怎麼愉快的度過的,小朋友的快樂都很簡單。

小院里,白玉包了一斤牛肉乾和一些乾果點心到送到霍雲霆身邊,「霍二哥,你把這些帶上,可以打打牙祭。」

霍雲霆開心的接過來,往自己的背包里放,嘿嘿,怎麼也是阿玉關心我的證據啊?

「你還要什麼嗎?要不要我去煮碗面,吃了,你再走?」從李家吃完飯已經好幾個小時了,應該也消化的差不多了吧。

想著,白玉就轉身準備進廚房,只是霍雲霆手迅速的把背包拉鏈一拉,右手勾住白玉的肩膀,往他懷裡一拉,白玉便轉身面對著他了,左手扶上白玉纖細的腰肢,然後整個身子還猛幾步的上前,一下子就把白玉抵在了中堂門邊的牆上。

他灼熱的呼吸一下一下打在白玉白皙的臉頰上,眼睛灼灼的盯著白玉,一眨也不眨。漸漸的,白玉的臉上肉眼可見的爬上一層紅暈,雙手不由抵上霍雲霆的胸膛,像是要把他推得離自己遠一點,又像是只是想要這樣觸摸他靠近他。蝴蝶翅膀一樣的睫毛,輕輕的扇了扇,讓一直盯著的霍雲霆咕咚咽了口口水。

這迷人的小妖精。

彷彿知道連自己的呼吸,在這曖昧的氛圍里,也急促和灼熱起來,白玉不自在的在霍雲霆懷裡輕輕掙扎。霍雲霆立刻伸手握住了白玉的腰,語聲好像壓抑著什麼一般沉沉的敲擊在白玉的心尖上,「阿玉……」綿長,而又深情,還帶著濃濃的不舍。

這時候白玉才在他懷裡抬起頭看他的臉,這人臉上完全不像在平常時候板正的滴水不漏,全是憐惜和疼愛,「霍二哥,你,你想做什麼?」

可是他還只是一寸一寸的用眼神逡巡著她的臉,好像要把每一根汗毛刻進腦海里,白玉伏在他胸前的手,控制不住的微微蜷縮起來,在這樣火辣的眼神里,害羞的很想要把自己藏起來。在白玉要再一次垂下眼睛不看霍雲霆的時候,他突然伸出右手抵住白玉的頭,嘴唇迫不及待的壓向了她的因為他突然的動作驚的微微張開的唇瓣。

這一次與上一次完全不同,之前霍雲霆不敢造次,也是他根本不知道接吻,只知道用自己的磨砂白玉的唇。就在一瞬間,白玉的呼吸被霍雲霆給奪走!灼熱的氣息撲面而來,溫潤熾熱的唇緊緊壓迫著他,輾轉廝磨尋找出口,白玉完全被這家夥的氣勢所驚住,一急,真是有些愣怔住了,等緩過神來,她暗中掙扎使力,才知道對方臂力嚇人,一時竟也掙不脫。

直到白玉的唇被他的舔咬給弄的火辣辣的還帶著微微的刺痛,她才用了更大的力氣去推這個擁緊自己的人。可是這時候的霍雲霆哪顧得上白玉這小小的推拒,腦子裡熱血上涌,全身滾燙,就只有一個念頭,抱進她,用力的親她,親她,再親她。

根本就忘記了冷靜理智的時候,不敢冒犯白玉,生怕被三振出局的憂慮。去他媽的冷靜克制,霍雲霆稍微用力咬了一口白玉的唇,本來嘴唇就被親痛了,這會兒更痛,白玉不由自主的張開嘴想說話。就這麼輕輕一張,霍雲霆便有了可乘之機,靈活的舌尖滑入白玉口中,貪婪地攫取著屬於她的氣息,用力地探索過每一個角落。這一瞬間的悸動,使彼此忘記了周圍的一切。

不知道是多久,白玉被他吻的不知今夕何夕,手軟腳軟,整個身體都依附在他身上,要不是有他摟緊腰身的大手,白玉覺得自己肯定會跌到地上去。這樣失控的感覺,讓她很陌生,很害怕。

可是腦海里浮浮沉沉,她根本找不回身體的控制權,迷迷糊糊的想要掙扎,也只是伸出手撓了撓霍雲霆胸前的衣服。這輕微的搔動,都會讓霍雲霆誤以為是這個姑娘在誘惑自己了。

良久,霍雲霆終於放開了白玉的唇,兩人之前因為唇瓣分離牽扯出來的銀絲,讓白玉羞澀的腳尖用力摳住鞋底。霍雲霆看著她顫抖的睫毛,好像連自己的心尖也顫動起來。他用額頭抵著微微低頭的白玉的額頭,嗓音低啞又溫柔纏綿,「阿玉,別生氣,我只是太想你了,嗯?」

這個人是不是知道自己對他這微微上揚的勾人尾音完全沒有控制力,才每次都這樣的?

霍雲霆看著她緋紅的臉頰,泛著水光迷濛一片的眸子,輕輕喘氣的微微張開的水潤紅唇……這些無一不在向他顯示,眼前這個女孩子剛剛被他輕輕的疼愛過。她本來就是花妖一般的面容,現在微微染上情色之後,更是勾人極了,像個專門誘惑男人的妖精。

他剋制住再次親吻下去的衝動,心裡發誓,一定不能讓別人看見白玉這個樣子,不然不知道會給他找上多少情敵?

看白玉半天不做聲,只是低著頭,他心裡不安,伸手勾起白玉的下巴,看著她瀲著波光的眼睛,他柔聲問,「生氣了?」

這姑娘從來不撒謊,被勾著下巴,也還是搖了搖頭。

「那怎麼不說話?不喜歡?」霍雲霆因為得到想要的吻,格外有耐心,細緻的繼續問,也不管自己時間真的很緊了。不搞清楚,下次還能不能親親小嘴,還不知道呢?為了這樣的好福利,肯定要堅持問到底啊?

這個男人臉皮真厚,一定要討論這些嗎?不知道她害羞嗎?白玉緩了這一會兒,發軟的腿已經找回了力氣,發燙的身體也漸漸回溫。可是還是沒法直接回答霍雲霆的問題,陌生害怕是有的,但是討厭卻是真沒有,在那炙熱激烈的吻里,發顫的心尖,還有深深的悸動,白玉都沒有打算去忽視。

只是真的張開口說,她也說不出來。以前沒什麼的時候,她當著霍雲霆的面給白子安講成年男女選另一半生孩子什麼的,完全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對。可是現在,她完全說不出她不僅沒有討厭,而且還很喜歡的話。

不過霍雲霆是誰,白玉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她臉上愈加明顯的胭脂色,就說明了一切。他把臉埋在白玉的肩窩,發出悶悶的笑聲。

惱羞成怒的白玉用力的推了推霍雲霆,忍不住輕斥,「你笑什麼?不許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