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五十六章 你不找揍誰找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六章 你不找揍誰找揍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院子里的葡萄已經冒出濃密的葉子,坐在架子下的木榻上的白玉,跟前放著一張小几,透過葉子照到白玉手上的陽光,像個調皮的孩子,蹦蹦跳跳的。白玉的手在雀躍的陽光襯托下,像是透著光一般,像一隻由最溫潤的玉石雕刻出來的手,比藝術品還漂亮。

秋白霜記得,就是那一眼,讓她覺得自己在白玉面前的一切陰謀詭計都好像是小孩子無理取鬧一般的小遊戲,讓她手足無措,在白玉跟前毫無立錐之地,尷尬的恨不得要鑽進地洞里去。

「你似乎忘記了,我是你師父。你想要我教你本事,卻沒有真的把我當師傅尊重。這也就是你為什麼想要學習什麼,卻想著試探我,而不是直接說出來。而我明明看出來,你的打算和目的,但是卻不拆穿你,也不回應你。」

「我欣賞你對醫術的執著,所以沒有打算呵斥你,但是以後記得別對我耍小心機,我不喜歡。」

之後白玉還是錢錢淡淡的寫了一張藥方給她,並且告訴她製作方法了。秋白霜第一次為自己的行為感到後悔和慚愧,白玉說的很對,她只是想要白玉教自己醫術,但是卻沒真的從心裡把白玉當做自己的師傅。

真是無恥礙…

這連續的兩件事之後,兩人都明白了,在白玉跟前,不是不能有自己的小心思,但是不能對她耍小計謀,想要什麼,算計什麼,都要直白的告訴她,反而能容易獲得白玉的好感。因為她自己就是這樣的人,哪怕這兩徒弟早就發現自己師傅智計過人、醫術精湛,還有早已失傳的高深古武傍身,但是白玉還是願意簡簡單單的過日子。

不管是她自己,還是她身邊的人,她都傾向於簡單直白,而且很享受這種簡單直白。

因此王川柏在旅館里才這麼大大咧咧的對著白玉喊自己要睡懶覺,不然,像他這種把白玉放在神壇上的人,絕對不會對白玉這樣不尊重的說話。可是自家師傅就是不喜歡拐彎抹角,那有什麼辦法,為了討師傅歡心,每次都戰戰兢兢的假裝坦然自若的做一些對於弟子來說,一點都不尊重師傅的態度,王川柏咬著被子表示,我內心其實是拒絕的。

白玉才不願意去顧慮一個弟子的想法,做徒弟的討好師傅是必須的埃她看時間還早,想著出來兩個星期,也不知道文華路和下林村有沒有收到霍雲霆的信。

之前聽他抱怨過了,寒假的時候自己帶白子安出門游醫,他竟然還是給村裡打電話,陳二虎家告訴他,她出門了的。這對他來說絕對是一種深深的打擊,抱怨完,還囑咐了又囑咐,下次出門,一定要白玉自己主動告訴他。

可是期末考試到出門之前,霍雲霆好像都在任務中,不在駐地。因為白玉沒收到他的信,所以肯定他去出任務了,等到要出發的前一天,還沒有收到要回復的信,白玉第一次主動給霍雲霆寫了一封信,表示自己要帶著徒弟還有白子安出門了什麼的。

現在兩人洗漱完,想著離睡覺時間還有一會兒,她拿出一本書讓白子安坐在他床上看,自己到廁換好衣服下樓,到服務窗那裡給霍雲霆的駐地打電話。

「你好,請轉接霍雲霆辦公室,我是白玉。」聽到轉接員的聲音之後,白玉回答。

等了許久,才有聲音從那邊傳出來,不過不是霍雲霆,是留守的三班長,他喜慶的說,「嫂子,我是三班長。你找我們隊長啊,隊長任務還沒有回來呢?」

「嫂子你有什麼事嗎?」

「你是想我們隊長了嗎?」

「嫂子你放心,你寄過來的信,我們都知道了。雖然在傳達室不能領回來,但是等隊長一回來,我就讓他去拿。」

「嫂子你不知道,隊長可願意看到你的信了。每次你來信,他都不罰我們,就算是訓斥我們,也會變的溫油許多。」一群在霍隊長辦公室外面偷聽的七木兵,都興奮的哇哇叫。

是嫂子來電話嗎?隊長真小氣,每次都不給我們看相片。

哎呀,好好奇,霍閻王能控制不住自己,在明知道有人偷看的情況下,還親下去了的嫂子到底長什麼樣啊?

對呀對呀,早知道平時多出點汗,好好訓練,爭取上次中轉人的任務就好了。看到過嫂子的那幫混蛋,天天在部隊里講嫂子這樣,嫂子那樣的,煩死人了。

……

自從中轉人任務中的七木兵交了報告之後,知道大家都很好奇白玉嫂子的事,就開始各種講白玉怎麼樣,隊長對怎麼怎麼樣小姑娘了。這就導致了見過白玉的七木兵和沒見過白玉的七木兵的長期混戰,因為見過的人總是說一句,隊長對嫂子可溫柔了,在車上的時候還摟著嫂子,讓嫂子靠近他懷裡。

然後,然後人家就不說了,可氣死人了。

這不聽到白玉打電話來了,在駐地訓練的人,沒見過白玉的,都一窩蜂似的扒在了霍雲霆辦公室外面。本來霍雲霆的辦公室就是不能有人隨便進來的,三班長進來幫助霍雲霆接電話,還要在守辦公室的警衛兵監視之下,門不能鎖,多幾個人看,是正好的事。

這邊白玉聽到三班長一大串的嘮叨,都有些反應不過來,這些可愛的士兵們,怎麼總是讓她想要發笑呢?勾起的嘴角怎麼也落不下去,等以後跟霍雲霆講了今天的事之後,三班長怎麼也不明白什麼時候得罪過霍閻王了,怎麼突然就罰自己這麼狠,一天的訓練量抵得上以前兩天的了,還逮著機會就抓自己對練一把,長達一個月都是鼻青臉腫的狀態埃真是哭都找不到跟誰哭去。

霍小二:讓我媳婦兒覺得你可愛,還能逗我媳婦兒笑的壓不下嘴角,你不找揍誰找揍?我都不能逗我媳婦兒這樣笑呢?哼!

白玉在電話里輕咳了一下,打斷三班長持續不斷的話,才說,「我知道了,那三班長,等霍二哥回來了,你告訴他一聲,我帶著安安出門了。」

「那就這樣,再見。」

不等三班長繼續抓著白玉嘮嗑,白玉就把電話壓了。

三班長戀戀不捨的放下電話,嫂子真是太冷淡了,桑心。出了辦公室,一群猴孩子勾著三班長的脖子往訓練場上拉,各種問,嫂子說什麼了?怎麼就說這麼會兒,還全是三班長你在嘮叨?

三班長也鬱悶啊,我也想在嫂子面前多拉點印象分,等嫂子和隊長結婚了,嫂子來隊里了,要是惹到咱那個罰起人來跟閻王爺似的隊長,還可以讓嫂子幫著吹吹枕頭風啥的。

天不隨人願那,嫂子不是蠢萌蠢萌的那類人,估計這輩子討嫂子的歡心,比討隊長的歡心,還難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