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五十七章 歡脫的白嘟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七章 歡脫的白嘟嘟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掛了電話回到房間的白玉,看著窩在他床上正得認真的白子安,心裡那股霍雲霆沒有接到電話的隱隱的失落感才慢慢的消失了。

原來白子安竟是安撫心靈的良藥埃

因為習武的原因,白子安現在的聽力也好了很多,白玉進門沒有刻意放輕動作,他立刻就知道了。抬起可萌可萌的臉,圓滾滾的大眼睛也隨著望來,白玉心裡最後的一絲不舒服也沒有了。她朝著孩子笑了笑,「沒事,我跟霍二哥那邊大哥電話,打算說一下我們出門了,只是霍二哥不在部隊,是三班長接的電話。」

小孩點點頭,笑彎了眼睛,「哦哦,我記得三班長,他跟二班長好好笑哦。」現在白子安長大了些,滿了七歲了,個子也跟同齡孩子一般高,白玉就沒有在往小孩子可愛上給他做衣服。所以他身上現在穿的是領口、袖口了小小一圈小狗的開襟兩件套天藍色睡衣,襯的孩子很單純,像個不然塵埃,沒見過凡塵俗世的雪神之子。

這是間標準間,有兩張床,靠窗的是白玉睡,總覺得睡覺的時候有危險,還是靠近窗子危險性更大。她走了幾步,繞過看到她就興奮的吐舌頭,尾巴搖的跟風扇似的白胖胖和白嘟嘟,坐到了自己的床上。這兩隻不甘寂寞的,立刻湊過來,雖然不能上床,但是把腦袋一個擱在白玉腿上,一個塞進白子安懷裡,哼哼唧唧的求撫摸。

已經見慣了的白玉和白子安當然很熟練的摸摸耳朵,撓撓脖子,兩隻立刻舒服的喉嚨里呼嚕呼嚕響。

安撫好兩隻狗,白玉才跟白子安說,「二班長和三班長太八卦了。」白玉並不討厭二班長和三班長,但是她發現過的,每次聽壁腳都有這兩個人,想到他們看過霍雲霆跟自己親近的樣子,白玉就有些彆扭,所以才跟白子安這樣輕輕的抱怨。

白子安被把腦袋塞他懷裡的白嘟嘟蹭的發癢,正摟著它脖子笑哈哈的,聽不出來白玉的小牢騷,只是笑一下說一點的跟白玉說,「嗯嗯——就是——八卦——的,很搞笑藹—哈哈,哈哈——嘟嘟,不要鬧了。」

家裡的兩隻狗都是這樣的,你要是嚴肅的跟它說話,或者下命令的模式,它們可能會聽話,但是現在白子安摟著白嘟嘟的脖子,各種輕輕揪她的耳朵,雙手捏住它的嘴巴,不讓它口水洗臉,還笑哈哈的,白嘟嘟會聽話才怪。它會以為你在跟它玩兒,而且玩的很高興,它只有更興奮的。沒見著,白嘟嘟兩隻前爪子都已經扒拉在床上了。兩隻後腿,要是沒有人阻止,也開始蠢蠢欲動了,白玉相信不要一分鐘,她要是不出聲,白嘟嘟就會跳上去,徹底的和白子安滾做一團。

按住懷裡看著白嘟嘟和白子安鬧的歡快的樣子,躍躍欲試的白胖胖,白玉盯著白嘟嘟的後背,冷冷的看了一眼。因為感到后脊椎發涼,還是繼續頂了白子安肚子兩下的白嘟嘟才慢半拍的停了下來,白子安笑癱了似的雙手雙腳攤開躺在床上喘氣。白嘟嘟像慢鏡頭一般,悄悄的轉頭看一眼這邊的白玉,發現姐姐表情真的太嚴肅了,已經在白玉手上吃過許多次虧,吃虧都吃的狗都長記性了。

白嘟嘟立刻收回了搭在床上的兩隻爪子,輕拿輕放的跑到牆邊躺下來,朝著白玉可憐兮兮的嗚咽一聲,最後可能覺得還不夠能打動白玉,還對著白玉小小的「汪汪」,姐姐饒了我吧。

白胖胖作為哥哥,還是愛照顧弟弟的,它也躺到白嘟嘟身邊,舔了舔它跟自己不一樣的棕黃色耳朵以作安慰。

恢復體力,重新坐好的白子安看了看兩隻狗,又看了看白玉,他明顯的看到白玉只是故作嚴肅,就知道白玉沒生氣,他捂著嘴偷偷笑。白胖胖和白嘟嘟都活潑,但是白嘟嘟的活潑跟白胖胖的活潑不一樣,白嘟嘟更二更笨一些。雖然知道害怕姐姐,但是激動起來的時候,總是忘了白玉的規矩。白嘟嘟就不一樣,它總是在白玉不在的時候才會忘記白玉的規矩,但是白玉在的時候,總是老老實實的,就好比上*床玩耍這件事。

家裡養的這兩隻狗好像對白玉明確規定不能上的床,反而更加有著莫大的興趣。白嘟嘟就是瘋起來不管不顧的,興緻來的時候就是他膽子大的時候,不管白玉在不在就往床上跳。白胖胖就不是,它要是想上傳探險一番,先會在屋裡前前後後看一遍,白玉不在的時候,就會往上跳。

她還聰明的不會在上面留很長時間,玩的差不多了,就跳下來。這就導致很多次被白胖胖引誘的也跳上去的白嘟嘟,玩瘋了就不想下來,枕頭被子什麼的,好好咬啊,甩來甩去也好好玩啊,鑽進被子里,又從被子里鑽出來,也好有趣埃各種好玩,都會讓它忘了時間,最終被白玉逮住,好些天都不能吃肉。

這樣被罰的日子裡,它就會老老實實的安靜下來,還各種咬白玉的褲腿、袖擺,各種挨挨蹭蹭、撒嬌求饒。等懲罰期過了,它鬧起來的時候,就又不祝

白子安經常捂著額頭看著在牆角因為被罰了的白嘟嘟,覺得很無奈。不能說它不長記性啊,每次做了蠢事,一看到白玉,它就能知道自己做錯了,立刻求饒,而不是一頭蒙的,左看右看,不知道自己犯了錯誤。這明顯知道這樣是不應該的,但是做之間就是會忍不祝每次看它可憐兮兮的,白子安又心疼又好笑。

這不他下床摸了摸白嘟嘟的大腦門,「沒事,沒事,姐姐沒真的生氣,這次是我先跟你鬧的,不怪你,別怕。」

白嘟嘟聽了這個話,立刻活了過來,跳起來就對白玉汪汪兩聲,然後用頭拱白子安的屁股,把他往白玉那推了兩步,然後眼睛閃閃亮亮的,明顯就是在說,哥哥都說了,是哥哥的錯,姐姐罰他吧?快罰他!

這個傻蛋,白子安拍了它大頭一下,嘟著嘴巴上了床,「姐姐,我睡覺了。」白胖胖也抬起前爪狠狠拍了白嘟嘟一下,轉身趴在白玉給它用薄被子鋪的臨時床鋪上,閉上眼睛準備睡覺了。

「嗯。」白玉看著白嘟嘟無辜的看看躺下的白子安,在看看白胖胖,完全不明白自己又做錯了什麼的蠢樣子,第一次笑的露出了四顆牙齒的笑容,她覺得當時白子安要買白胖胖和白嘟嘟回家的決定真的再正確不過了。有了它們倆,白子安多了很多笑容和樂趣,還有陪伴啊,白玉很明白自己不是個能熱鬧的起來的人,她覺得白子安現在還能這麼活潑,很大的功勞就在白胖胖和白嘟嘟身上。

感嘆了一下,白玉也沒安慰白嘟嘟這隻蠢蠢的狗,也安然的躺下修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