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五十九章 我們也不是非要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九章 我們也不是非要救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二十分鐘之後,竟然到了一個長達十幾米的大斜坡,這孩子在後面扯著載著媽媽的輪椅,用力後仰,讓輪椅不那麼快的俯衝下去。但是看的出來孩子還是小了,力氣不夠大,他在輪椅的後面,腳步踉踉蹌蹌,好幾次差點沒抓穩。

白子安擔心他抓不穩,快跑上去,幫他拉住一邊的扶手,琪琪顯然對新冒出來的白白嫩嫩的白子安沒有心理準備,嚇了一跳,差點沒抓穩,但是白子安力氣可比他大多了,輪椅也沒衝下去。

想來琪琪也知道媽媽要緊,沒說什麼,抓住另外一邊扶手,在白子安的配合下,頭一次輕輕鬆鬆的讓媽媽的輪椅滑到了家門口。

跟上來的白玉才知道,琪琪一家人住在這個斜坡下面的不足九平米的老舊屋子裡,斜坡正對著他家的門口。房子外面有一些空地,右邊用防雨布搭了一個棚子,白玉看了看棚子里的擺放的工具,琪琪家裡應該是修補塑料盆底,鋁製熱水壺、鋁鍋還有給人修鞋子為收入來源的。

門邊上就放了一個小爐子,白玉左右看了看,確定這就是他們家做飯的工具了。難怪琪琪媽媽說,別的菜琪琪爸爸不會做,只能買一把青菜。因為琪琪媽媽坐輪椅,完全沒法靠近這爐子埃

琪琪皺眉看了看白子安,這個男孩比自己長得高長得壯,穿的一看就知道很貴,他在學校里經常被這樣的孩子欺負和嘲笑,早就對這樣的人充滿了防備。他兇巴巴的問,「你是誰?為什麼幫我?」

這時候一個明顯截肢過,身子下面一張小凳子,兩手扶著自製的小板凳的男人,靠著兩手挪動板凳走到了白玉和白子安跟前,問他們,「你們是有什麼事嗎?我們修鞋子,修鍋,我老婆還縫補衣裳。」

原來一家三口竟是只有琪琪一個人是健全的嗎?看著琪琪爸爸溫和的臉,白玉發現自己看這一家自立自強的人家,很順眼。

白子安扯住了兩隻要去棚子里探險的狗的尾巴,「不許調皮。」

「汪汪1沒見過的工具好多,想看看,一模一樣的兩對閃亮的大眼睛,但還是被白子安拒絕了。他命令它們坐下之後,整了整衣服之後站直了,看著琪琪爸爸和放好東西轉過來的琪琪媽媽說,「叔叔阿姨,我叫白子安,這是我姐姐白玉,這是我們家的狗狗白嘟嘟和白胖胖。我們剛剛在水果攤看到阿姨在和琪琪買水果,就跟過來了,我們沒有惡意的。」

他又回頭哀求的看了看白玉,白玉仔細看了看琪琪媽媽,朝白子安微微點頭,白子安才笑成一朵花兒一般看著琪琪媽媽說,「阿姨,我姐姐是很厲害的大夫,你讓我姐姐給你看看,好不好?你放心,我姐姐不要錢的。」

白玉好笑,這個小笨蛋,你這麼說,人家能相信你才怪。人人都有防備心理的,不防備別人的都是瘋子和傻子。

果不其然,還不要爸爸媽媽說什麼,琪琪就上前擋在父母身前,氣鼓鼓的說,「你是不是就想嘲笑我們家一頓,趕緊走開1以前也不是沒有人借著關心的名義來過家裡,各種打聽情況,知道了之後,就各種諷刺是不是撞了霉神,或者自己是掃把星什麼的,家裡人才接二連三的倒霉什麼的。

每次都鬧得爸爸好幾天睡不好覺,媽媽也總是偷偷哭,琪琪捏緊拳頭,恨得眼睛通紅,卻是什麼都不能做,他知道自己還是太小了。

白子安忙忙的舉起小胖手搖的飛快,「不是,不是,我沒有這麼想……」可是也不知道要怎麼讓琪琪相信白玉會醫術,還是很高明的醫術,回頭求救似的看看白玉。

白玉蹲下身子,從背包里,拿出自己的針灸包,外科手術包,還有一些自製的藥膏和藥丸,然後才說,「我們住在星辰旅館,只是吃了早飯出來轉一轉,我帶的藥草都在我徒弟那裡。這些是我出門必備的東西,你覺得我要是只是為了打聽清楚情況,再來嘲笑你們一番,有必要準備這些東西嗎?」

男人終於眼睛里閃過一絲熱切的光,看著白玉驚訝的問,「徒弟?」

「對的,我姐姐可厲害了,算我在內,已經有四個徒弟了。要是不相信,我可以叫川柏來。」因為不論從白子安是白玉的弟弟,還是白子安爭著做了師兄,白子安叫王川柏的名字都是正當的。

白子安這樣一插話,男人的眼睛反而更加暗淡了,他以為白玉收的都是白子安這樣的小蘿蔔頭,都是過家家的玩意兒,當然就覺得沒有抱希望的必要了。

小孩兒不明白為什麼自己還不能說服他,能收弟子的大夫了,不應該就是很厲害的大夫了嗎?只是他也受到白玉的影響,本來想要幫別人是自己的一時好心,如果這人不相信,自己努力解釋過了,還是不信,那便算了,原本也不過是萍水相逢,不必太過較真。

這些是過年之前,白玉帶白子安去做游醫的時候,有些病人病的可憐,水米不能進,臉頰乾癟瘦削,苟延殘喘,白子安小人家覺得人家可憐,想幫助他們。只是即使要死了,死馬當活馬醫,也不會找個完全陌生的還是個小姑娘做最後的救命稻草,畢竟僥倖心理就是說不定堅持熬一下,還有希望。可是把自己的命交到這樣年輕的不像大夫的小姑娘手裡,那就是馬上可以去死了的節奏埃

那時候白子安也是解釋、證明白玉是個優秀的有本事的好大夫,白玉就告訴了他這樣一番話。

因此面對完全不抱希望的琪琪爸爸,還有壓根沒有把白子安和白玉的話聽進耳朵里的琪琪媽媽,白子安在琪琪爸爸工作的棚子旁邊站了一會兒,認真的說,「那算了,我們也不是非要救你不可。」

說完轉身,拉著白玉準備離開,白玉拍了拍孩子的肩膀,也沒說什麼。有些事要孩子自己經歷過,才能真正得到屬於他自己的東西。

白胖胖白嘟嘟知道哥哥好像被這家人給「欺負」了,情緒有些失落,生氣的朝琪琪爸爸汪汪幾聲,才回身跟在白玉身後離開了這個幾乎沒有希望的家。琪琪看著離開的白玉姐弟,努努嘴,好似想要說什麼,但是最後什麼也沒說。

路上,白子安扯扯白玉的手,嘟著嘴巴說,「姐姐,琪琪爸爸為什麼不相信,我都說你能當師傅了……」

白玉捏了捏手裡肉呼呼的胖手,朝他笑了笑,「你知道自己幾歲嗎?你才滿七歲沒多久,琪琪爸爸以為我收的四個徒弟跟你都是一般年紀,以為我們是鬧著玩的。也許我有些醫術,但是也只能騙騙像你這樣的小孩子罷了。」

聽完的白子安眼睛瞪的溜圓,滿滿都是,還會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