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六十章 遇到熟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章 遇到熟人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回了旅館,王川柏已經等在了旅館隔壁的早餐攤子上,正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一碗小餛飩,心裡各種暗罵自己,真是賤皮子,好容易可以睡懶覺休息了竟然睡不著。

唉……師傅已經起來了,徒弟睡懶覺,關鍵是徒弟比師傅年紀還要大的時候,怎麼想都覺得會遭天打雷劈。

這不看到往這邊來的白玉和白子安,他餛飩都來不及吃完,跳起來就到白玉跟前,「師傅,你一大早就去哪兒了?」

「川柏你浪費食物是不好的。」因為站的地方離早餐攤子不遠,白子安很明顯就看見王川柏碗里的東西沒有吃完。白玉姐弟都沒有浪費食物的習慣,自從有了大食量的胖胖和嘟嘟之後就更是沒有剩飯一說了。

王川柏沒辦法,經過一年時間,他早就知道白玉在有些方面對白子安算的上是家教甚嚴了,有的規矩是絕對不能破壞的,所以他只好坐回去,把碗里的餛飩三口兩口全吃完了,最後連湯水都喝了不少。

等他吃好了,白玉才說,「我們去買了點水果,你不是說要睡懶覺嗎?」

「算了,我就沒那個命,我還是跟你們一起吧。」

回房間放了水果,幾人就打算在這個城市四處看看,吃點當地的美事,要是覺得累了,就打的回去休息。這就是走一走,就找家店坐一會兒,買一點吃的,休息半個小時幾十分鐘的,一點都沒有前兩個星期那麼奔波勞累,王川柏吃一口辣乎乎的涼粉,感嘆總算是有點在旅遊度假的感覺了,不容易埃

「師傅,之前兩個星期你為什麼那麼趕啊?又沒有人在追你,像今天這樣,又舒服又愜意多好。」王川柏小小的抱怨起來。

還不等白玉說話,白子安就開說了,「川柏,你累了嗎?我都不覺得累,之前兩個星期,都跟今天差不多舒服啊,我覺得沒有什麼區別。只是多走了一些路而已,你要是覺得特別累,那肯定是你平時沒有注意鍛煉埃」

「嗯,川柏還是以後多多提高體力,有時候手術的時間長了或者病人多了,也是要體力堅持的。」白玉繼續補刀,王川柏嘴巴里包著一口涼粉,體力還不如一個七歲的孩子什麼的,還是不要知道,生活會比較美好。

「白玉?!你是白玉吧。」一個看著還帶著青澀的俊美少年站在白玉身邊,驚喜的看著白玉,又看看白子安,「你是安安吧,真的是你們啊,我是穆程你們還記不記得?」

白玉和白子安都是記憶力好的人,白玉更是過目不忘,哪能不知道眼前這個少年是高一的時候參加比賽在火車上遇到的穆程呢?在異地他鄉看到擁有共同短暫美好回憶的人,總是件高興的事,寡淡的白玉也是如此。她笑著問,「穆程你怎麼在這裡?」

穆程一向是個沉穩的少年,剛見面的時候,的確是興奮,不過打招呼這幾句之後,他也冷靜了下來。搬了凳子坐在他們這一桌之後,才說,「再開學就高三了,我打算出來旅遊,享受高中最後的輕鬆時光,正好我們家有親戚在這裡,就來了這邊。你們呢?」

「穆程哥哥,姐姐跟我要在這裡呆幾天,我們可以一起玩。」白子安熱烈邀請穆程加入到他們中間來,玩耍嘛,還是人多才熱鬧埃

穆程哪有不同意的,剛準備一口答應,同樣在那趟火車上,還有些的梁月月就過來了,一巴掌拍在穆程的肩膀上,「我剛點完單,一轉眼就看不到你了,你怎麼不等我?」

話音剛落就看到一襲長款淺藍色的,墜著粉色小花紗裙的白玉,安然的坐在穆程的對面,梁月差點驚訝的合不上下巴,指著白玉的手指顫顫的,「你,你,你怎麼在這裡?」

白子安最受不了別人對白玉指指點點和大聲說話,其實有人對白玉態度稍微有點不好,他就忍不住小脾氣要發作。現在長高了的他不用爬凳子跟別人干仗了,直接站起來,一把打開梁月月的手,「你指什麼指,說話就說話,別指這個點那個的,我姐姐又沒惹你。」

「還有,你小點聲,不許朝我姐姐喊,不然別怪我不客氣。」白子安氣哼哼的直接對梁月月發火,那他的忠實夥伴胖胖嘟嘟這兩隻肯定不會示弱了,前腿伏地,脖子下壓,喉嚨里嗚嗚直響,明顯的準備攻擊姿勢。

這兩個一看就嚇人的傢伙,故意嚇起人來,梁月月這樣沒什麼身手的小姑娘,哪有不害怕的?她第一反應就是躲到了還淡定坐著的穆程背後,兩手抓著他肩膀處的衣服,害怕的眼睛瞪大的防備的盯著兩隻狗,渾身哆哆嗦嗦的,卻朝白玉說話,「白玉,你,你,你還不管管你弟弟?」好像怕聲音大了,激怒了它們,就連聲音也刻意壓低許多。

「不好意思,我沒覺得我弟弟有哪裡做的不好。」白玉喝一口涼茶,舒服的眯了眯眼睛,這城市夏天真是太熱了,在這樣的溫度下,不出汗的人是怪物,所以白玉放棄了用靈力保持涼意。幾百年沒受過這樣溫度的白玉,還真有些受不了。喝點解暑的涼茶,可比跟人吵架舒服多了,便也給正氣鼓鼓的瞪著梁月月的白子安倒了一杯。

梁月月看到白玉滿不在乎的樣子,氣的更厲害了,只是明顯這兩隻狗是聽她的話的,跟她是一夥的,梁月月自然不敢輕舉妄動,被咬一口,那還不得痛死,這大夏天的,也不知道兩個月能不能長好?因此她緊緊的抓住穆程短袖肩膀上那薄薄的布料,好似有了些安全感,小小聲的哀求他,嗓音也是細細弱弱的,好似下一秒就要哭出來一般,「穆程,你幫我給白玉說說,別讓她的狗嚇唬我了,我,我,我不是故意那麼說話的,只是太驚訝了,真的。」

這邊幾個人好容易聚在一起,穆程也的確不想把氣氛弄的太僵,只是這幾天他被梁月月煩的要死,本來是來散心的卻是一點也沒有散到,就是這個死皮賴臉的梁月月像甩不掉的牛皮糖一樣,把他煩的要死。

所以他也沒打算這麼輕鬆放過她,回頭跟她說,「梁月月不是我說你,就算是驚訝,你也可以表現的溫和一點,不要這樣有攻擊性,不然安安也不會誤會。」說著掰開她的手,眼神示意她坐,才對白玉說,「白玉我們好容易見面,不要跟她一般見識,你怎麼來這邊了?也是來旅遊嗎?」

呸,土包子還懂旅遊,出門一趟,還不得回家扒地里吃土?梁月月覺得自己安全有保障了,聽了穆程的話,立刻露出鄙視的神情來。

「我師父是出來玩的,目的是帶著安安多見識見識。」王川柏不甘寂寞起來,也加入到聊天的隊伍當中,你們遇到朋友了,可也不要忽略我這麼大一個人好嗎?會傷自尊心的。長的不俊美,也算乾淨斯文吧,哪有這麼入不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