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六十一章 明顯自己會成為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一章 明顯自己會成為對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因為他開口說話,穆程才知道原來王川柏跟白玉是一路人,只是,「師傅?白玉你還收什麼徒弟了?1比自己小一歲的姑娘,她會有個什麼本事?還能收徒弟?

越想越覺得荒謬的穆程,以一種很玩味的目光看了王川柏幾眼,這人莫不是腦子有什麼問題,所以白玉是哄著他玩兒的。

只是這人一舉手一投足都能顯示出他受到過良好的教養,行為舉止很有條理,目光也不是渙散沒有焦距的空茫,這明顯不是個傻子埃

他又想到之前在京都對白玉的認識,難道真的是有什麼奇人隱居在白玉那裡的哪座山上,正好給白玉來了個奇遇?

白子安可不知道短短這幾個呼吸之間,穆程腦子裡已經轉過了好幾個念頭,煞有其事的點點頭,「嗯嗯,穆程哥哥,川柏是我姐姐的徒弟,他跟著我姐姐學醫術,給人看玻為了顯擺,還說,我是大師兄哦。」

穆程想到火車上那個毛愛國朝整個鋪車間里的人都噴了迷藥,但是白玉正好帶的有相應的解藥,沒有昏迷,才救了梁月月和她自己。想到這些,穆程便瞭然的點點頭,那時候只以為她會點粗淺的中醫,但是現在看來應該很不錯。

這倒不是因為她竟然能收到徒弟,他才這麼說的。而是白子安介紹這人說的名字是川柏,可能普通人都不認識,但是他家也是個商政都有人從事的家族了,雖然不是一流的,但是他爸也坐到了D市市長的位置,但是接觸的人、知道的事也很多了。中醫世家王家年輕一代的人正好是川字輩,這件事穆程恰好都知道。

聽說他們這代人取名字,是把所有的川什麼的藥材名全羅列好,誰家生了孩子,父母看著選就是了。

不是穆程沒有想過可能是他想多了,但是一個男人恰好叫川柏,又恰好明顯的受到過名流教育,世間所有的巧合都是有原因的,所以穆程覺得這個川柏一定就是王家的人了。

不管是嫡支還是旁支,王家的人只要對醫術有興趣,都能去京都王家本家學習醫術,當家人會根據天賦和學習情況酌情教導。可是現在一個王家人不選擇自己的本家,卻拜了白玉為師學醫,腦子稍微動動就知道,白玉的醫術肯定很不一般。

把事情捋清楚了的穆程看著白玉都覺得自己生出一種嫉妒的情緒來,奇遇什麼的,都能被這女孩子碰到,這不是小說電視里才能有的情節嗎?怎麼能讓人不嫉妒?

不過這也是短短的一瞬間,很快穆程就恢復了正常,有得必有失,許是正因為有這樣的氣運,所以才讓她失去了父母,必須年紀小小就獨立撫養弟弟白子安,想到這個,穆程還是覺得沒有奇遇更好些。

雖然腦子裡想七想八的熱鬧的很,穆程表面並沒有冷落熱情的看著他的白子安,怕手心沾了食物弄髒了,笑著伸出手背碰了碰小孩肉呼呼的臉,「是嗎?安安還是大師兄?不錯啊你。」

「嘿嘿,一般一般。穆程哥哥這幾天就跟我們一起玩,好不好?」白子安笑眯眯的,還是想要更多人一起陪他玩。

「不行。」梁月月看到白玉在這樣的溫度下,微微出著細汗,還是漂亮的不可方物的臉,立時出聲拒絕。這鬼天氣,什麼妝都不能化,要不然一出汗,肯定糊的五顏六色的,比鬼還嚇人。可是不化妝,誰能有白玉這樣完美無瑕的肌膚,哪怕出汗也顯著清透,像她,不用照鏡子就知道自己現在是滿臉油光,難看的很。越是這樣,梁月月越是不想跟白玉他們一起出行,因為明顯自己會成為對比參照組。

好不容易才能跟著穆程來這裡,梁月月下定決心一定要纏緊穆程,最好是能一舉把他拿下。想到家裡現在的情況,梁月月看著白玉的目光慢慢的變得怨毒起來。

因為那次在火車上毛愛國說的母親周琴下鄉時候的事,梁月月在京都哪裡都沒去,就連比賽也是恍恍惚惚就混過去了。沒有計較比賽結果的心情,回到家,一分鐘都忍耐不了,見著周琴就拉她進了自己房間,厲聲質問她,「你認不認識毛愛國?」

本來周琴還以為寶貝閨女要跟自己說什麼,這麼著急,還覺得果然是小姑娘,什麼心事都藏不祝只是女兒嘴裡的毛愛國三個字就跟驚雷似的劈在了她的耳邊,臉色瞬間蒼白,毫無血色,最後又害怕的臉色發青還隱隱顫抖起來。

看到自己媽媽這樣好像見了鬼一樣的表情,梁月月還有什麼不明白,她跟周琴一模一樣的漂亮眼睛,迅速的濕潤了起來,眼淚大顆大顆的掉,好像再也看不清媽媽的樣子,不,是從來沒有看清過。她揮開周琴緊緊握著她胳膊的手,哽咽的說,「那毛愛國就是真的了,人家本來對你心動了,想著你遲早要回城,並沒有表示什麼。兩三年過去了,你為了回城,主動去勾引的人家?」

周琴聽到女兒這近乎責罵的話,心裡酸澀,對毛愛國的羞愧,還有對往事竟然還沒有徹底遠離自己生活的害怕,讓她想拉住梁月月,想讓她不要再說了,「月月……」

「別碰我?!我爸爸知道嗎?你是不是騙了我爸爸?你告訴過他沒有,你假裝賢惠,騙了人家毛愛國的村長爸給了你工農兵大學的名額?還有為了徹底把人家一腳踹開,偷偷的去打了肚子里的孩子。」

「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啊?我的媽媽絕對不是這樣的騙子,不是這樣狠毒的人。」梁月月哭的傷心不已,她一直以為她有個幸福的家,哪怕她是個女兒,但是在大學當教授的爸爸疼她疼的跟心肝一樣,媽媽也溫柔賢惠,還是大學生,在中學當老師,也是個體面的工作。他們住在大學的教師樓里,一直是很多人羨慕的家庭,可是周琴默認的她跟毛愛國的事,讓梁月月覺得自己一直以來的幸福生活成了泡影。

原本她一直自己安慰自己,周琴性子溫柔,教過的學生們人人喜歡她,肯定不是這樣懷著惡意算計人的惡毒女人。可是這一切都被周琴心虛的神色給打破了。

她用力的擦了擦眼睛,想要看清這個嘴巴張張合合,卻良久說不出話來的女人,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能把這樣的大事瞞的滴水不漏,好像從來沒發生過一般的過日子,還過成人人稱羨的模樣?